恶人睡得香:1960年日本的反腐作品

winterlight
2006-07-24 看过
  The Bad Sleep Well是这部电影的英文名,通常的翻译是《懒汉睡夫》,让人初看到片名不知所云。这部电影讲的是发生在1960年(影片上映的那年)日本城市里的一个复仇故事:主人公板仓(在片中登场时化名西幸一,是板仓和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西幸一交换了户籍,以下按人物原名)为了给在5年前贿赂事件中作替罪羊而自杀的父亲古谷报仇,设法接近仇家(公团副总裁岩渊,贿赂事件的主要人物)作为其秘书并娶了岩渊残疾的女儿佳子,一步步暗中实施复仇计划的故事。

三船敏郎的另副嘴脸
看过黑泽明比较多的是他后期的电影《乱》、《影子武士》、《梦》等,早期的电影只看过《姿三四郎》、《罗生门》、《七武士》、《蜘蛛巢城》几部,印象里只存留着黑泽明御用搭档三船敏郎----被西方媒体誉为“世界的三船”(后期和黑泽明决裂)在1950年的电影《罗生门》中的表演。在这部黑泽明暴得大名的《罗生门》中,三船饰演一个精力旺盛的强盗多襄丸,留着络腮胡,光着膀子腰系长剑,时而抓耳挠腮、呲牙咧嘴地吓唬人,活脱一个野猴子。然而这个强盗外表强悍凶恶,面目可憎,实则却还有一点点的道德感—他看不惯武士妻子对丈夫的出卖。
在本片中,三船饰演复仇者板仓,他西装笔挺,油头粉面,还带着一副眼镜,完全没有了盗贼相,让我几乎辨认不出。他暗中盘算着复仇计划,表面谦卑实则冷静而干练,精于谋划。只是在面对仇人时怒叱其罪行时,从他咬牙切齿的表情中依稀看见了多襄丸。没看此片前,完全想象不出三船还有这一面,真是个优秀的演员,从扮相到气质在两片中决然两人,真看不出多少的交集。

60年的日本和日本电影
 片中有处场景是:板仓和他的好友西站在一片废墟上,说起童年的记忆和各自相互见证的成长,一叹说“十五年了”。从1945年战败至本片上映的时间1960年刚刚好十五年,在这十五年里,日本历经了重建,经济上逐渐起飞,而片中的核心事件是腐败贿赂。岩渊作为公团(我看到的字幕如是打出,大概是政府部门)的副总裁利用职权和房地产商“大龙建筑”官商勾结,以特殊的价格将土地的建设权让大龙中标。然而岩渊在片中只是台前的主脑,他只是背后更有权力人物的棋子----岩源被许诺将来成为大臣,用片中人的话说只是“早晚的事”。
拍此片时,也是黑泽明拍出《罗生门》后的第十年,在手法上更加的纯熟老练。片子开场是板仓和佳子的婚礼场面,涉及到公团、大龙建筑、报界等众多人物,黑泽有条不稳的将片中的主要人物和其关系在这一场戏中就交待的清清楚楚。
早在四年前的1956年日本电影三大巨匠之一的沟口建二业已逝世,而生在1930左右的新一代正在拍自己的第一部电影或者还在等待拍片的机会。比如深作欣二(生于1930年)在1964年才拍出自己的第一部电影《饥饿海峡》,山田洋次(生于1931年)在1969年以后才拍出《男人好辛苦(寅次郎的故事)》系列,筱田正浩(生于1931年)也是1964年才拍出第一部电影。在1960年拍出片子的人中,大岛渚(1932年生)此时才刚刚登上舞台,1959年才完成他的第一部作品,关注青少年犯罪的《爱与希望之街》。在1960年,大岛迫不及待地用摄影机记录着时代的风潮,一口气拿出三部电影《日本夜与雾》、《太阳的葬礼》、《青春残酷物语》。年轻激进的大岛在这三部影片中的主题都是对于1960年“日美安保条约”的强烈回应以及学生运动的密切关注,可以说政治事件是大岛影片中最关注的焦点。今村昌平(1926年生)是和大岛渚同代的影人,从58年初登影坛以来至上映于1961年的《猪与军舰》已是他的第5部电影,在今村的初期几乎就已经确立了他关注社会低层生活的视角。
在同一年,小津安二郎推出的作品是《秋日和》,依旧描述在现实中已经分崩离析不存在了的日本传统家庭秩序,嫁女儿仍是他的电影主要事件。和黑泽明(1910年生)同辈或早一代的导演中,木下惠介在1958年拍出了《楢山节考》(后被今村昌平重拍);稻垣浩于1961年拍摄了以德川家康时代为背景的《大阪城物语》;市川昆在59和60年分别完成两部作品《键》和《弟弟》,两部电影都是为家庭成员的关系为主题;小林正树在1959年完成了宏大的作品《人间的条件》,背景设置一九三四年的伪满洲国,控诉了日本的军国主义。
黑泽明在他拍摄的两部武士题材电影《战国英豪》(1958年)和《大镖客 (用心棒)》(1961年)的间隙中拍摄了这部批判现实主义的力作《恶人睡得香》。

恶人睡得香,黑泽明在说话
比起那些新生代的导演,以及后来在70年代末大红大紫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品《野麦岭》和《日环蚀》(导演是山本萨夫),早期黑泽明对现实的触角是敏锐的,早在40年代末和50年代初他就拍出了《野良犬》、《丑闻》、《生之欲》等表现现实生活的电影。武士题材和现实题材是黑泽明电影中的两大主题,到他后期的电影中,似乎大师对于现实的关注远不如早期,直到他最后一部电影《袅袅夕阳情》才回归到现实中来,不过不在是大胆激烈地批判实现了,是温和的夕阳之情。
从电影的名字来看,无疑会让人觉得这是对强权者莫大的讽刺,可看完电影,我却觉得带有黑泽明对现实世界的巨大失望。
影片的情节一波三折,从气氛怪异的婚礼开场到主人公身份的揭示和其精心安排的计划,让人觉得一切都在主角的掌握之中。可是接下来却是主人公露出了破绽,几乎致于死地,然后又峰回路转,主角用险着攫得主动权,仿佛罪恶将要昭示天下,一切污秽将被澄清。但片尾的结局是大恶人副总裁岩渊把影片的主角谋杀,他的儿女和他决裂,在和他更大的后台后板报告事情已经搞定的电话对话里结束。影片中没有成全主人公的复仇,恶人依旧逍遥法外,英雄在没有成就其事业前就丧命。无疑,这样的结尾和片名更加重了批判现实的力度。
借主角的话说“法律制裁不了他们,如果要制裁他们,只有自己变成像他们一样的坏人”,主角最终没有成为那样的坏人,他没有下狠心把仇人推下楼以至于落于被动,他本想利用恶人的女儿作为报复工具,可是却爱上了身患残疾心地善良的佳子。恶人却欺骗了自己的家人,一着致命保住了自身的地位。在电影后半段,借板仓好友西长长的一段话,黑泽名忍不住说了话,大声怒叱让人绝望的现实。
在黑泽明后期,也有一个毛病就是忍不住要让电影中的人物替他本人说话,也因此让我感到絮叨(允许我对大师的一点不敬),不论是《影子武士》还是《梦》都有不少说教的话。不过在这部电影中,我觉得他的絮叨合情合理,是和人物合一的。
这部电影不论从叙事还是人物的刻画都堪称是黑泽明的一部力作,在40多年后今天的当下环境看来,依然不失其现实意义。


附带一点:在片中看到了小津御用“父亲”角色笠智众在里面演出的检查官形象,原来笠也不是只会演父亲啊。

10 有用
2 没用
恶汉甜梦 - 豆瓣

恶汉甜梦

8.4

506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恶汉甜梦的更多影评

推荐恶汉甜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