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的宿命

03:28
2006-07-22 看过
    《Before The Rain》,暴雨将至,一种令人窒息的沉重徘徊在巴尔干半岛。
    巴尔干半岛历来被称为“欧洲的火药桶”,1914年6月28日弗兰茨-斐迪南大公及其夫人在萨拉热窝的遇刺成为了一战的导火索,而刺客正是来自波斯尼亚的19岁学生加夫里洛-普林西普。
    历史上的巴尔干半岛与她的人民多灾多难,在经历了奥匈帝国几百年的统治之后,19世纪末20世纪初,巴尔干半岛上的国家相继独立,并在饱受二战德国炮火蹂躏之后的1945年11月29日统一成立了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后易名为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实际上这个南斯拉夫是由塞尔维亚、黑山、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波斯尼亚-黑塞哥罗维那(简称波黑)、马其顿几个小国家组成的联邦,民族主要包括塞尔维亚族、阿尔巴尼亚族、黑山族、匈牙利族和穆斯林族。如果你学过世界历史,关注世界新闻的话,那么你就能够知道并且想到为什么这里被称为火药桶了。几十年来塞族、阿族、穆族之间的仇杀从来没有停止过,电影《Before The Rain》的导演Milcho Manchevski是个美籍马其顿人,在美国大学毕业的他也许打从娘胎里出来就背负着自己民族与巴尔干半岛历史的沉重印记,他的这部处女作获得了1994年威尼斯影展金狮奖和第67界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如果说一场战争、天灾人祸算是灾难,那么无休止的民族矛盾、战争、仇杀像一个不圆的圆圈延绵下去又应该被称作为什么呢?
    故事被分成三个段落分别讲述,地点由马其顿转向伦敦再回到马其顿,三个段落独立成章确又有着诡异的联系,请允许我用诡异这个词,因为看起来时空错乱了。。。
1.Word:第一段落的标题叫“言语”,而主人公基卢却是一个许了“哑愿”的塞族东正教修道士。影片开始的时候,基卢正在半山腰摘西红柿,天上雷声滚滚阴云密布,主教在一旁喃喃道:就要下雨了。果不其然,麻烦来了,一个阿尔巴尼亚的穆族女孩偷跑进这座修道院,原因是她杀了邻村的塞族男子,遭到一批塞族武装份子的追杀。夜幕降临,基卢在黑暗的屋子中准备就寝,却突然发现黑暗之中一双油亮的眼睛正在注视着自己,正是那位穆族女孩桑米拉。基卢并不说话,而桑米拉的语言他又不懂,虽然无法交流,但基卢友好的将西红柿送给桑米拉并默许她可以留下来过夜,她很警觉的躲在角落,认为基卢睡着了之后才开始慢慢的吃西红柿,而装睡的基卢在黑暗中善意的笑着。很快主教发现了女孩并让基卢带着女孩快走。基卢准备带着女孩去投靠在伦敦做摄影师的叔叔:亚历山大-基科夫。两人本以为可以展翅高飞去过幸福生活了,结果却被桑米拉的族人撵上,穆族人决不允许桑米拉与塞族东正教徒相爱,并威胁基卢让他离开,基卢无奈的三步一回头的挪着步子,对桑米拉恋恋不舍,而桑米拉最后也终于爆发向基卢跑去,无奈桑米拉的哥哥在她背后扣下了冲锋枪的板机,桑米拉应声到底,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基卢伤心的看着她,抹去她额头的泥土,而桑米拉说出了最后一句话:我爱你。
2. Faces:亚历山大-基科夫在伦敦的工作室接到一个自称叫基卢的年轻人的电话,他要找他的叔叔亚历山大,而工作室的桌子上的照片中桑米拉无助的趴在地上已经被打成了筛子,基卢坐在行李箱上平静而又忧伤。从前南地区返回伦敦的亚历山大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情人兼同事安妮准备与其结婚。亚历山大几年前从马其顿来到伦敦供职,在拍摄了大量前南地区战争的摄影作品之后,他获得了普利策奖,但同时也有带着安妮回到家乡的愿望。而安妮是个有夫之妇,她正处于难于选择的境地之中,是回到日渐疏远的丈夫尼克身边重修旧好,还是将婚姻做个了断投奔亚历山大。可是此时的安妮已经怀了亚历山大的孩子,她做出了选择要与尼克离婚,谈判在一个小餐馆进行,安妮将实情全盘托出,尼克只要求能与安妮回到一起,其他并不在乎。当安妮再次陷入难以抉择的困境时,一个之前曾在餐馆寻衅的外国人持枪回到餐馆并向人群射击,安妮在餐桌下发现了尼克,他面部中枪,被打得鼻子眼睛嘴都错了位,已然咽气了。
3. Pictures:亚历山大独自回到了故乡马其顿,族人的热情招待、孩子们对亚历山大的崇拜都让他感觉到了家庭的温暖。可是平静之下却暗藏汹涌的波涛:相邻的村落中人们都是穆斯林,两个村子就像是处在风暴眼中,或许片刻的宁静即将被枪声划破。亚历山大来到邻村,去看望他的初恋情人哈娜,而身为穆斯林的哈娜已经无法再面对她的这个塞族前男友了。同时,亚历山大的族人遇到哈娜的女儿桑米拉,欲施暴,结果却被桑米拉杀死,塞族人抓住了桑米拉关在猪圈中,哈娜又来找亚历山大求情希望能放桑米拉一马,亚历山大不顾族人反对硬是救出桑米拉,但他却被自己族人也给打成了筛子,而从伦敦匆匆赶来的安妮看到的只是亚历山大隆重的葬礼。被救出来的桑米拉玩儿命的往一个东正教修道院跑,修道院下面的半山腰,基卢正在摘西红柿,而主教在一旁喃喃道:就要下雨了。。。。。
    片中反复出现着一句话:Time is never die,The circle is not round。时间永不消亡,圆圈是不圆的。当初我看了一遍没明白就是因为影片画的这个圆圈是不圆的,它没有封口:影片的开头和结尾用的是同一个桥段:桑米拉跑向修道院,基卢摘西红柿,主教犯精神病自言自语,而亚历山大为了救桑米拉而挂掉了,怎么可能再拍到桑米拉被哥哥打死的照片呢?从影片顺序上来讲,亚历山大也是不可能再出现在第二和第三段落中的了。这样的一个错位逻辑关系很容易让人糊涂,好比是:上帝是万能的,那么提问:上帝能不能找到一块他举不起来的石头呢?
    影片的开头与结尾相连,而中间又是以时空错乱的方式相链接,任何一个想去解读它的人都会在里面一直转下去找不到出口,最后明白,这是一场没有终点站的民族战争。每一位导演都是有倾诉欲的,这位导演Milcho Manchevski也不例外,他的家乡已然满目疮痍,而灾难仍将继续。90年代亚利安人德意志民族的两个国家民主德国与联邦德国中间隔着一堵高墙,而与民族统一相比,这堵墙犹如豆腐砌成,完全无法阻挡人民的前进。反观巴尔干地区,即便统一称为联邦国家,历史的车轮依然会无情的碾过,将这个半岛上的不同民族,操不同语言的人们推入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狭隘的民族主义已经完全占据人们的心灵,在这种力量的催动下,人们不惜向自己的亲人射出子弹,桑米拉、亚历山大,两个执著于爱的人都在亲人们惋惜的目光中倒下,而他们的死又加剧了民族仇恨。这是一个无休止的循环,以仇恨为起点,随着一代一代人传承下去,人生下来就要学会如何仇恨,学会如何杀戮,这里永远无法见到天堂的颜色,远比地狱更加恐怖。
宗教是个什么东西?宗教不等同于信仰,它是人类精神社会解决自身问题的产物,它的产生解决了一部分人的精神健康的问题,但却给更多人带来了仇恨与战争。
    桑米拉倒在血泊中的镜头又浮现出来,每次看到这里的时候我都会泪流满面,尤其是桑米拉的喉咙中呜咽出我爱你的时候。但是,这次再看到这里,我很平静,我感到了那将我勒得全身发紧的绝望:爱已无法将其拯救,因为这是一个宿命,一个轮回。
    Time is never die,The circle is not round。
173 有用
14 没用
暴雨将至 - 豆瓣

暴雨将至

8.7

2074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6条

查看更多回应(46)

暴雨将至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雨将至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