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狗 天狗 8.6分

影评:《天狗》是酱缸文化的例外

小哈
2006-07-2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先看了张平先生的原著《凶犯》,再看了改编的电影《天狗》。小说有小说的妙处,电影有电影的高招,相对比而言,因为目前的内地电影生态环境,结尾做出了重大的调整,相信观众和读者能够理解其中的变数,而这变数是绝对不可以被剔除的。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可恨之人自然有其可爱之处,《凶犯》采取类似《罗生门》一样的叙述手法,凌晨的枪声,响彻山村。作为护林员的李天狗,在回光返照生命处于倒计时的最后刹那,完成了对于恶霸的反击,当场杀死及重伤全部恶霸兄弟。随即赶来联合调查小组,但小组成员中多数人与恶霸兄弟有着切身利益关系,而同时,几乎所有的证人早被恶霸兄弟洗脑,更处于其保护或者说裹挟中,他们的利益同意勾连在一起。
  于是,聆讯及作证就变成了一种夸张的表演,演员包括整个村落。张平借此表达其对某些基层组织的不满,通过小说方式进行揭批,这是一个有良心作家,对于现实的原则性意见。根据众所周知的原因,电影进行了结构性调整,护林由果再度倒转回因。
  复原军人,成为林区的护林员,这在不同当事人眼中成为截然不同的事件。凭借靠海吃海靠山吃山的所谓传统,村霸定然和以前的护林员达成了默契,全村中人也因此获得不劳而获的惯性。突然,李天狗改变了这一切,导致一场猛烈的截击和反攻。个人对于利益的追求是没有止境的,尤其是在没有限制的情况下。当一种违法和犯罪的获利状态持续过久,就俨然是一种“乡规”。山村虽然小,但是五脏俱全,甚至有三龙杯作为暴发户对于他们心目中的中华传统文化的追慕,显然这便是酱缸文化的最佳映射。
  酱缸文化是中国最大的毒瘤,没有原则,没有是非,没有法律,更没有道德,坚决决绝君子和英雄的存在。先把水搅浑,最后各种大料和油盐酱醋统筹性的折腾在一起。或者民主过度泛滥,大家彼此兴致勃勃的泼脏水,然后弹冠相庆可以爱恨交加的混下去;或者小人驱逐君子,劣币驱逐良币,泥沙俱下,鱼龙混杂,权力要寻租,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你好我好全都好,有好处大家一起拿,利润要分成,把所有人都拖下水是最高境界,追求一种法不责众的集成事实--以上两种是简单对政坛和商场的描述。
  如果没有坚强的信念,根本就从出淤泥而不染。即便像李天狗这样的英雄和君子,也很可能在时候的“口述历史”或者“口供”中,而成为“恶人”,历史毕竟是胜利者,或者说是最后存在的人书写的。电影和小说最大的不同,就是结尾。而这可能被观众有些失望的结尾,却恰恰证明了历史忠诚于最后的人。活着,意味着可以将过程说出。
  君子和小人的战争,不在于武器,更在于站队。盲从和趋大永远是普通人的选择,乌合之众需要安全感,反抗者未必得法和拥有足够的实力,于是关于君子和小人的辩论,从先秦及上古便是学者和思想家以及先民的主流话题,义和利的背离,也是五千年的老故事。正如现在的城市中,尽管有小资和中产的生活方式,但是更多不过是一种姿态,实际上中国缺乏一种中间阶层。乡村更加如是,在电影《天狗》的语境里,农民必须要选择站在那边,即便是重伤的村霸还在,他们就不敢说出真相,不敢触摸那种在空气中飘浮的威权。
  酱缸文化,当然更有利于小人,于是作为国法和正义的双重守护者的李天狗,都无从在失去水源和电力供应获得帮助,甚至于同是复原军人的邮寄代办员都在村霸的压力下而私自扣留信件,最终导致一个结果:李天狗对抗一个村庄。酱缸文化的内核就是无从选择,小人天然拥有巨大的网络,而普通人最本质的悲哀就在于,忍耐和跟随只不过是一层纸那么薄。
  村霸们用尽了软和硬的办法,也改变不了李天狗的坚持,于是双发进行了赤裸落的原始力量的审判。奄奄一息的李天狗逃出了陷阱,那些棍棒刀枪都是村民招呼他的,这和电影开始载歌载舞鞭炮齐鸣锣鼓喧天有着绝对的讽刺,对于本片的城市里的观众,就好似荒诞剧一样吊诡。
  最大的恶,不是那些村霸,而是没有选择的余地。从这个意义上讲,李天狗是真的爷们,真的英雄。                  应朋友的强烈要求,将影片《天狗》编导原先设计的两条尾巴公示如下:
    一、豹尾:天狗死去,戛然而止。
    二、余响:天狗死后,镜头再次回到村头,几个老头正兴高采烈地聊着那天的事情。一个说是“砰砰砰”三响;另一个说不对,响声是“啪啪啪”,就在这样的争执声中,影片结束。是不是有点阿Q画圆圈的感觉?
   第一种结尾虽然简单,却最具力度;第二种堪称妙笔,但力度稍泄。无论哪一种,都比现存的结尾方式出色,因为,将英雄的死改成植物人本身就是妥协!


136 有用
1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0条

查看更多回应(50)

天狗的更多影评

推荐天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