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说说,什么是《守望者》的精神内核

今天肥宅了吗
2019-10-21 看过

完全瞎扯,没有剧透

说实话,在一部系列剧集播出第一集大家都还不太清醒的时候,凑出一篇看起来像“影评”一样的文字,内容无非是“xxx出品了xxx,风格像xxx,之前有作品xxx,口碑xxx……”扔在评论区,这种行为蛮不靠谱的。看起来也特像豆瓣特有的影评营销号们特爱干的事。

今天无耻地写这样一篇东西,一是在“豆瓣复活”第一天自己真的很激动,想说些什么,正好看了美剧《守望者》第一集;二是今天在给友人安利这部剧的时候,用的话术是:“快去看啊,可牛了,精神内核和阿兰·摩尔的《守望者》精神内核一致。”结果被反问“啥叫精神内核啊?”

自己口嗨的东西,自己得圆下去。

那就说说,什么是《守望者》的精神内核。


三十三年,一致的内核

“精神内核”这词儿,是我口嗨是顺嘴说出来的。硬要解释的话,应该是创作者的三观在特定限制下在艺术作品中的主观映射。

之所以说相隔了三十三年的漫画与美剧拥有一致的精神内核,并非来自角色传承、饱含暗示的“小彩蛋”(蛋液与蛋黄组成的笑脸、神似夜枭飞艇的警用飞机、表匠之子的梗……这些确实挺有趣的)。

真正一致的精神内核,是深入到作品最底层的“恐惧”。

阿兰·摩尔创作《守望者》时,那年是1986年。

那一年,末日钟被指向23:57的位置,人类距离末日还剩三分钟;那一年,里根总统与戈尔巴乔夫在大洋两岸执掌着两个极端对立世界的最高权力;那一年走在纽约的大街上还偶尔能看到一两个仍留着长发的嬉皮士;那一年也还不存在“阿兰·摩尔诅咒着DC”这档子事。

当年的末日钟应该是这样的

略没心没肺地说地话,那个年代挺酷的。

要说得有“画面感”的话,那个时候,在纽约小巷某个演奏着爵士的酒吧,叼着一根烟的男人放下手中的old fashioned对女伴说:“明天如果人类毁灭了,我们今晚该做点什么?”并不是特别荒谬的事情,甚至是有着那么些可能的。

那个年代,虽然资本主义世界似乎实现了“每个家庭后院都有一辆车、冰箱里有一只火鸡”的目标,但所有人都偶尔会相信,冷战随时有点燃的可能,面对呼啸而来的核弹,无论自由世界还是有着SHZY信仰的国度都会和全人类一起嗝屁。

所以当永远苦大仇深的阿兰·摩尔创作《守望者》时,洋溢着“人类随时会完”的恐惧情绪。一次次出现的末日钟、笑话一般的紧身衣英雄们是他这种情绪在漫画中的投射。主角罗夏脱下面具后总是行尸走肉一般在街头举着那块口号牌。

“我们的世界被彻底毁灭”,是三十三年前的恐惧。


美剧《守望者》播出于2019年。

这个时候,随着现代政治文明高度发达,世界格局一再变迁,我们似乎不会再担忧世界被毁灭掉这档子事了。但我们担忧着,我们的社会什么时候会彻底撕裂?

这个年代,黑天鹅事件总是不停地在上演;这个年代,一个个高度发达的地区街头上总是有一波波的示威人群(特指法国);这个年代阶层与阶层之间放弃了互相理解,精英政治的玩家们在推特上发点全部大写的单词似乎就是沟通了。

特指法国“黄马甲”

似乎没有人会相信,我们拥有光明的未来。

“我们的社会被彻底撕裂”是三十年后今天我们的恐惧。


所以才会有美剧《守望者》这样的故事。如果社会被极端撕裂,被法律所钳制的种族矛盾、阶级矛盾、掌权者与民众的矛盾种种,在压抑的风平浪静下波诡云谲地流动着;执法者们带上了面具并有着身着紧身衣的特警、极端组织也戴上了那个极具象征性的面具……这也就是我们今天的恐惧。

老实说,把我们真正存在的共性恐惧作为一部商业文化产品的内核,挺严肃的。世界观架构是一回事,但真正把它作为自己的内核则就是另一回事了。

美剧《黑袍纠察队》之流,世界观架构看起来也挺反思当下的,但当故事真正展开,也只是借着这一层壳子再讲一遍好莱坞量产故事罢了。

“奶头乐”这理论早就被我们证伪但仍流行着,因为确实在文化产品中试着妥协、轻松讲一个所有人喜欢的故事,是既简单又来钱的事。但至少在《守望者》第一集中,我们看不到这种妥协,能感觉到它的反思是严肃的。所以值得我无耻地安利。

“明天我们的社会彻底撕裂开了,今晚我们干点啥?”

未来一片光明

18 有用
4 没用
守望者 第一季 - 豆瓣

守望者 第一季

7.9

378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守望者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守望者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