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下的温暖注视----《ALWAYS三丁目の夕日》

丁小猫
2006-06-26 看过
  两个多月前,我因为没能去成香港的国际电影节而怨念颇深,想去电影节的原因也不过是为着这部《ALWAYS三丁目の夕日》。
  两个月后,电影里是炎热无比的东京午后,而我这里就算是后半夜,天气也还是一样闷热,我便是在这样的夏天,看完了这部电影,像蓄谋已久地寻到了宝物一样,被那样幸福的感觉摄住了心。我想这下我就不会感到奇怪了,它在年初的时候拿下的那么多的大奖,以及出人意料的高票房和纷沓而至的好评,绝对不是个意外。2006年刚好过了一半,这一年里,我看到的最好的电影,真的已经很久了。


  1958年的东京铁塔,起初只是钢筋水泥架,黄昏中向它望去,没有意识一天一天地正在变化,不易察觉的高度和攀爬,等某一天真正抬起头的时候,竟然发现它已经高高地耸立在那里,背负着万千人的希望,像一个结束,更像一个开始。
  昭和33年的东京,夕日町三丁目,举目就能看见东京铁塔的成长轨迹,那个年代人和人之间还没有走远,甚至都还没有意识到要疏离,生命保持着最初最天然的节奏,破旧的自行车和电动三轮车一并存在的年代,黑白电视机召集来一群观众的年代,小酒馆里悠闲地喝着清酒吃着烤肉闲聊着某个人的过去的年代,杂货店里的抽奖游戏还是写在白纸上用水一泡就看见字迹的年代,在这样年代的夕日町三丁目,人和人之间的眼神交流,被最美好的黄昏,温暖地注视着。


   车行一家的感情,铃木的爆炸脾气,一旦发作了妻子和儿子就像地震来了一样直呼大事不好,却也单纯得在买了第一台电冰箱之后把头伸进去大孩子气大喊大叫,细心地关怀在店里工作的六子,偷偷地把圣诞礼物放进她的屋子,两张回家过年的往返车票。
   说着方言的六子,初次来到东京的义无返顾和自以为是的无路可退,在这个当初大失所望的车行里,获取了梦想和温暖,能够这样,像一家人一样心无芥蒂地生活在一起的纯良时光,大概在那个时代,还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离家出走的一平和淳之介,穿着短裤和汗衫走在下雨的巴士站,吵嘴和哭泣,缝在补丁袖子里的护生符,着急得团团转的大人,狠狠地打下去的巴掌和惊魂未定的失而复得,那个晚上发着的烧和打了的针,这样似曾相识的童年时光,无论多少次回忆起,都会因为被温暖而充满了勇气。
  落魄的从来没有放弃写作的茶川,倔强的伪装无所谓的男人,潜意识里的日久生情和用手推开的生硬拒绝,那一幕奔跑在街上,那一幕泪流满面和拥抱,这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孩子之间,无法肢解的感情,无关爱情。
  为了父亲治病而不得不去歌舞町工作的广美,伸向空气中的手指上,环绕着魔法的戒指,许下承诺的人和收下承诺的人都记得彼此的愿望,为了一个家和一顿咖喱饭而努力着,直到有一天,愿望实现。
  在战争中失去了妻子和女儿的医生,记得女儿爱吃的东西,记得一家人一起坐在桌子旁的那些夜晚说了怎样的话,游移在现实和回忆之中,扮圣诞老人的满足感,二分之一的伤痛,二分之一的幸福。
  每个人的身后,是那一年,炎热的东京,最美丽的黄昏。


  1958年的东京,和1988年的我的童年,我总觉得,有些什么似曾相识的交点。模糊的清晰的场景,催我回想起很多遗忘了的细节,比如盛夏赤脚踩在河水的冰凉感,比如吃西瓜的时候汁液顺着下巴滴到脖子上的粘稠感,比如和生了病躺在床上就可以趁机不上课在家里看电视,比如,比如,即将要开花的桂花树的暗香浮动。
   在我的童年时代,尚未抵达人情淡漠时间高速转动的城市之前,我也确定,我曾经被一样的黄昏,温暖地注视着,缓慢而坚稳地,点点滴滴成长。


  三丁目的黄昏,也许今时今日也一样地绽放着美丽的夕阳和晚霞,但是某个年代的质感,是无论如何地再也回不来的东西,呼呼作响的电风扇的声音,骑自行车穿着绿色制服的邮递员,已经没有人会拿着酒拿着零食,在晚饭之后聚集在一个小小的电视机旁看同一个电视节目了。贫瘠和重建的时代过去了,取而代之的,是高科技和高速度,恬静安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不变的只是这几十年黄昏温暖的注视眼神,而恰好变了的东西,勾勒了恰好我们产生了共鸣的,一期一会的怀旧心情,还好,我们还有怀旧的借口,也还有借口因为温暖而感动。
118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7条

查看更多回应(17)

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的更多影评

推荐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