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故人来

狠狠红
2006-06-21 看过
     后来回想的时候才发觉,其实我看《阿飞正传》的次数并没有我以为的多。我以为我曾经一次又一次的去看这部片子,熟悉到一直到和我的回忆混淆不清。
    那么是应该写一写的吧。做电子书的时候搜集了这么多关于《阿飞正传》的影评来看,一篇一篇的看过去,只是无动于衷。我已经忘了,或者从来就不知道《阿飞正传》有多么好。又是如何一个好法。让我怎么说呢?旭仔是个怎样的人,而无脚鸟的故事背后有多少宿命的伏线?真的真的,我说不出来。如果有那么多的曲折才可以看见最末处那一点点的启示,我情愿放弃探险的精神——生命中有多少的得过且过?
    像旭仔那样放弃至生命一无所有。或者何宝荣也是这样的人。但旭仔那么年轻,生命本该新鲜的有着芬芳青草的味道,但偏偏不,那么早、那么年青就开始在脸上堆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王家卫说《阿飞正传》是他小时候对事物的看法,可以怎么有这样早熟的记忆?生命一开始就糜烂至此,新鲜的身体有着腐尸的气息。
    片子里流动着绿色。绿色真是一种最讽刺的颜色,绿油油的向阳植物,有着生命的力量。但阴暗角落里的苔藓也是绿色,并且绿的更深,尸斑也是隐隐的绿色。从出生到死亡,绿,一个好讽刺的故事,绿色是最疯狂的颜色。
    小时候掐死一只毛毛虫,染了一手绿色的血液。有很多有一搭没一搭的联想,关于绿、关于阿飞正传。
    闭上眼睛都是光影的碎片。手抚过他的脸时,他轻轻衔住那手指,既无心,又无限温柔。暗示想要和他结婚,但是却触及了他不可碰的那根神经,言语与言语之间,有长久的静默,那静默里,是对别人无法解释、对自己也同样无法解释,最哀伤最沉痛的地方。雨夜他的脸扬着,望向没有焦点的远方,他的脸熠熠生辉,那一刻他决心出发去给自己一个交待,脸上的光明和宿命的黑暗交错,徒然触痛人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他大步离开,决心要给那个遗弃他的人一个最无谓最坚强的背影,无脚鸟收拢翅膀,向地俯冲,坠落的姿势却是如此坚定有力,义无返顾。
    我以为我看了很多很多遍的《阿飞正传》,但其实不。我以为我可以对他永远保持缄口,但其实不。
    为什么一定要说呢?这样一部和自己的青春混淆不清的片子,可能有一种人,因为太早明白生命的希望从来都无,于是一开始就开始随波逐流,青春像从来就未有过,但又最顽固,永远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我以为对青春放手的姿势可以很轻松,既然青春的美德从未曾拥有,只是徒留一个长长但虚弱的尾巴,但又或许正是从来没有拥有过青春,所以更加变本加厉的贪恋——看见林夕写《青春残酷物语》,我笑得没心没肺,嘲笑多大的人了,还青春忧郁综合症啊?我一直笑,以为这样就听不见哭声。
    幸好有很多东西可以代替我们哭。比如这样一部电影,如果我们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已盲,看不见路旁的路标指向何处。但是我们可以至少在别人的故事里看到,无论多么曲折的道路,那路标只有一个,明晃晃的指向幻灭。
    曾经很喜欢幻灭这个词。像砸碎了一个万花筒,以为可以明白那个美丽世界到底何在,却发现只是一个骗局。希望的毁灭有一种头晕目眩的美丽,面对着一地的彩色碎玻璃。
    第一只万花筒破碎的那天,并不知道以后还有一只接一只更多的万花筒要砸碎,我们以为自己没有那么笨的。
    一直到砸碎最后一直万花筒才甘休。旭仔捧着一支最美丽的万花筒,那么美好,让人又多生了几分希望。旭仔以为自己是在给自己一个机会,他捧着那支万花筒,还是决心要看一看,如果这次他看到了真实的美丽,或许他就能找到一个理由全心全意的拥抱世界。
    可能飞翔和坠地都是同样需要理由的事情——这样我们可以把责任推开,这样我们就可以假装不是自己的意志,只不过是,恰恰如此、只有如此,于是不得不发生。
    那一刻旭仔是这样想的吧。他的母亲终于肯告诉他关于自己的身世,却又要加上这样的话:“你以前做人,总拿这个做借口。你以后不可以再用这个借口了。你想飞啊?好吧,你飞呀。你要飞就飞得远一点。你不要有一天让我晓得,你一直在骗你自己。”他听着,身体微微晃动,目光游移着,不敢直视他母亲的眼睛。待他母亲话说毕走开,他才慢慢转过头来,眼神里有张荒和无所适从——那一刻旭仔几乎要承认,如果生命有很多缺陷,那必然是我们自己的错,是我们总有太多软弱和太多借口。
    那必然是我们的错。世界和我们都要扮演无辜。我也几乎要承认,世界上从来没有悲哀,只不过会有人爱上悲哀的感觉。
    但被亲生母亲遗弃是不是自己的错呢?最后一只万花筒砸碎的时候,旭仔总会明白,生命力的失望,无所谓更多,也无所谓更少。
    最后的失望犹如瓜熟蒂落。最后的失望不是说此后一切满意,它的意思不过是,再也没有事情值得让人感觉失望。
    心之微痛,也不会更多,不会更少。
    而微痛在体内传播的速度也不会更快,缓慢的,以难以察觉的速度,从内到外,侵蚀一个人,刚好是一生的时间。
    他的哀伤别人并不明白,或许他自己也不明白,以为是其他。
    他再次对别人说起无脚鸟的故事,换来的只是嘲笑,而他在嘲笑面前,也只能无能为力——我怎么可以对你说,生命的种种失望和哀伤,沉在最底部,缓慢的蔓延,乃至侵蚀我的一生?我怎么可以对你诉说,在我与广阔明亮的世界中,隔着玻璃罩,如果你看不见,我又怎能叫你相信,此刻我多么缺氧。
    握紧拳头,指甲越刺越深入。但松开手,什么都没有。何不松开手呢?
    以放弃的姿态获得,不再失望的快乐。
    在火车上看着曙光渐渐照亮世界,那段好长的独白,最喜欢那句:“啊。天开始光了。”长长的一声感叹,似乎那刻无限明了,但又似全然无心。通透可能是什么都知道,也可能是本来就什么都不存在。我也不知道旭仔这一生有没有去想过自己的哀伤,何以他不肯给自己退路,不肯给自己丝毫的关怀。
    松手的那么彻底,生命也可以不要。突降的死亡,没有道理可言说。以前我写小说,也会如此暴力,让小说里的人物一个接一个的死去。作者对自己的人物通常有一种畸形的残忍,可以在作品里透支自己对死亡的恐惧和向往,那个时候我们都很年轻——再后来,王家卫的故事里人物再无此毫无来由的死亡,或许是对于生命,开始有了悲悯。也或许是在死亡之外,明白了更多人即使背负着生命的哀伤,也仍然努力活着,唯有这样生命的常态,使得更多沉痛郁结在胸,说不出道不明,渐渐幻化成另一个自己,而放弃和握紧都成了无谓的姿势,唯有懂得,自己给自己取暖的意义。
    第一次认识旭仔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年。五年里,我并没有经常的看到他,但有很多很多时候,他在凛冽的清晨或者在漆黑的夜里浮出来,站在那里,一个我一直看得见却无法到达的地方。
     
 
85 有用
7 没用
阿飞正传 - 豆瓣

阿飞正传

8.5

31292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阿飞正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阿飞正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