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错怪了《王的男人》

幸运儿与脱身术
2006-06-07 看过
我们如今在真正接受到一部电影之前总是会被过多的媒体和舆论所误导,那么在欣赏电影的同时如果将之与你已经现有的固化印象相比较,很难有对电影给予正确客观的评价,《王的男人》这部被誉为韩国版《霸王别姬》的电影,如果你希望能够在电影中看到一个模糊性别名优如何在舞台、人生、历史上悲欢离合,那么这部电影就会偏离你的预期,从而得不到中国观众的正面评价。

《霸王别姬》中竭力塑造的人物“程蝶衣”历经断指——我不是男儿郎——被公公猥亵,三个段落鲜明的心理历程,从一个男性身份走入一个女性身份,因此对于其性别身份的变化,陈凯歌给予了相当笔墨的描写,然而《王的男人》却只是在电影开始就给予了“孔吉”这个人物的女性身份,而并没有在剧作上给予人物足够的心理刻画的支撑。因此,在观影之后,李俊基卖力的表演总是让人觉得浮于表面,人物的不饱满和剧本的不厚重有很大的关系。此外,电影的主题也不尽相同,《霸王别姬》着重程蝶衣对于艺术人生的执著追求,理想与现实的巨大落差,和历史长河中人物的卑微命运。《王的男人》则只是通过小丑杂耍剧为媒介来展现宫廷内的欺诈和凶险,而结尾孔吉长生表示下辈子还做小丑的愿望并不是对于这种艺术形式的不懈向往,而是对于这种小丑化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的渴望。由此,比起那部历史痕迹厚重的《霸王别姬》,《王的男人》只能称之为一部合格的韩国古装正剧。

由此,一个错误的定位势必造成观影上的主观偏见。如果我们抛开《霸王别姬》这个前提,立足于《王的男人》本身,我们会发现,电影刻画主体并不在于“孔吉”而是“王”,电影英文片名“King and the clown”,中是两个集体抽象名词的对立,“王”和“小丑”,就这部电影来看,王只有一个人,而小丑至少是长生和孔吉两人。然而,实际上电影中的三个重要人物都是小丑的化身,长生被刻画为男性的小丑,孔吉被刻画为女性的小丑,王则是一个不纯粹的小丑。王从这些小丑身上发现了自己,无论在历史中,现实中,还是自己悲惨的往事中,自己都只不过是一个小丑,然而在作为王的至高权力的扭曲下,王固执的接受了小丑的身份却同时又扭曲了小丑的身份,他丢弃了小丑自我和现实反省的本质,而是使用这种戏谑的方式对待否定自己的人,用残暴掩盖自己的懦弱。王对于孔吉的迷恋更多的在于对孔吉身上的小丑身份对于自身的内在投射,简单说就是需要一个能够和自己感同身受的人,而后面孔吉在扮演了自己被杀的母亲之后,王内心强烈的恋母情结有投射到了孔吉身上。孔吉实际上也不是一个纯粹的小丑化身,他拥有太多的女性的优柔,因此没有选择离开王宫并不是他不愿意,而是由于他对于王的恻忍之心。然而,我觉得整部影片中刻画最为成功的是“长生”这个角色,其勇敢豁达,又自我嘲讽,游戏人生,才真正体现了小丑精神。

转自我的博客:http://spaces.msn.com/sprint16
368 有用
51 没用
王的男人 - 豆瓣

王的男人

7.0

7890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86条

查看全部86条回复·打开App

王的男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王的男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