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巴顿芬克》的4个理由

影生人
2006-06-04 看过
Movier 2006-5-12 23:55:00


 

引子:一只蚊子引发的血案

当镜头从Barton和Audrey的拥吻切换至洗漱盆的下水道并义无反顾地向下深入时,一只蚊子在我面前不识趣地叫嚣,逼我杀生;与此同时,它的明星同类,——一只十四年前便以自己的生命成就了当年嘎纳璀璨的金棕榈大奖的某蚊子,也正在与男主角Barton上演最后一场“对手戏”。很清脆的两声“啪”,几乎同时响起;不同的是,我洗洗手就完事了,Barton却要处理一床单的血和一具女人的尸体……

理由一:笔杆子工作者的共鸣

很多人会觉得前半部太“文艺”了,“闷”就一个字。我不苟同。除了Coen诙谐的台词,明快的节奏,符号化的隐喻让前一个小时也有滋有味外,笔杆子工作者的共鸣也是一个大原因。如何将源自生活的素材,通过大脑加工,用文字的形式生动有创意地呈现出来,并最终回归生活,是一个可能意义深远也可能一文不值的劳动过程,而其间,商业与艺术的矛盾,灵感的可遇不可求,被崇拜和被批判的极端轮回,都是折磨或者说考验创作者心智的利器。理想主义的Barton与公式化的好莱坞自然格格不入,但他的那份迂楞痴狂的文人气质,或许正是Coen兄弟独立制片的一种战斗姿态。

理由二:超现实主义的旅馆

是从何时开始爱上那间旅馆的?是与服务生的第一个照面,啊哈,原来是我们家Steve Buscemi啊!面无表情的老电梯员,复古华丽的走廊,码放在门口的一双双皮鞋,不安分的蚊子,融化的墙纸,画框里的女人,老式的电扇和打字机……精致的场景就如同达利的画,微妙的细节被逐个放大,超现实主义的氛围也是对观众想象力的一种挑逗。

理由三:两个John

《巴顿芬克》的人物不算多,给了John Turturro和John Goodman尽情飙戏发挥演技的空间,如果说Barton是Coen兄弟的自我写照,那么Charlie就是对创作者笔下角色的一种影射;正如,片中Barton会情不自禁地从Charlie身上获得创作火花,最后索性将他变成剧本的主角原型,这样的Charlie是神奇的惊喜的Coen的,也是超越好莱坞审美能力的。Coen兄弟在该片中对好莱坞的讽刺是夸张的,但令人称快,好莱坞也需要这样的叫板来自我解嘲,娱乐大众。

理由四:回归那滩蚊子血

引子里提到的那场“血案”是《巴顿芬克》的一个分水岭,后半部的悬疑夸张更具Coen的风格,是一种由点到面的畅快舒展,不知惊醒了多少昏昏欲睡的观众吧。Charlie回旅馆那场戏是高潮,妙语连珠的台词,被夸张恶搞的登场画面,酷得流油的对手戏……杀死一只蚊子和杀死一个女人或许只是流血量上的区别,Barton到最后也没有打开盒子,既然观众也能猜得八九不离十了,还不如保留那10%的意外惊喜,这也是Coen聪明的可爱之处!

 
14 有用
9 没用
巴顿·芬克 - 豆瓣

巴顿·芬克

8.1

2756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巴顿·芬克的更多影评

推荐巴顿·芬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