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流年

fi
2006-06-02 看过
《十八春》,《半生缘》,我曾经一直以为是一本书的两个名字。前阵子读《十八春》,为张爱玲女士淡漠却深刻的文字折服,同时也相当不满该书的结尾:似乎她已经完全对这对恋人放弃,无力无心为他们勾画新的希望,只给了个渺茫的北方,甚至暗示曼桢和豫瑾的结合--可以说是让我大失所望吧。
于是向朋友问起电影版的结局是否有改写,不甚意外地得知果然是另一个结局。其后又在网上查找资料,才知道《十八春》和《半生缘》其实是该小说的两个版本,后者是张爱玲70年代在美国改写再版的。
又特意去找《半生缘》来看,发现最主要的变动还是在结局:电影也正是按照《半生缘》的版本翻拍的--虽然英译名还是保留了Eighteen Springs。

《半生缘》这部电影,我很早就听说过,读完小说以后抱着很高的期望值找来看。短短两个小时确实无法照顾到全书,很多地方一“笔”带过,叔惠和翠芝之间微妙的感情戏份所剩无几,没看过原著的人可能甚至会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而影片到了后面小半部分进行的速度则令我惊讶:几乎是匆匆地结束。

世钧和曼桢相恋最初的红手套故事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书里描写世钧在深夜回到拍照的树林找到了手套,第二天曼桢接过手套先是“怔了一怔”,脸红,然后忽热忽冷(心内定是转过了千万个念头)。
电影切成了两部分:
世钧扭扭捏捏地把手套给了曼桢。一切尽在不言中,两个人心领神会:并不用任何表白。之后吴倩莲捏着那只小小的红色手套一个人偷偷地笑(或许她是红着脸偷笑?嗬嗬,这可看不清)。电影看到这里我也忍不住微笑了,一小部分原因是因为编剧的改编:也许就是这样,文字描述的心理再精确再细微,要用影像同样精确地表现出来……这几乎是不可能。
剧末,十四年后的意外重逢。世钧握住曼桢的手,说,让我想想,想想。能见面已经很好了,曼贞把手慢慢地抽出,慢慢地说,世钧,我们是回不去了。镜头从两人相邻而坐的饭桌;缓缓移到来往客人的过道,隔着窗格,很长;移到饭店嘈杂的包间,像是在办喜事;窗外是暗黑的夜……又复切回十几年前的晚上,世钧打着手电在树林里寻找曼桢遗失的红色手套。剧终.
我喜欢这个结局,虽然仍旧是悲情,可是总是冥冥给人希望。

吴倩莲演的曼桢和我想象中差别很大,吴倩莲的风格(或者说本色?)太硬,声音偏中性……想象中的曼桢应该看起来更温柔些。
黎明演的世钧倒还中规中矩,他反正演电影总是这副调调,有点呆有点憨有点懦弱,却不讨人嫌。
梅姐演曼璐就……风尘味?绝对有。可国语版曼璐的配音颇有政治“风味”(让人忍不住要想到一些革命电影的那种风味)。头发盘在脑后,紧紧地贴着,乍从正面一看还以为是短发。典型的梅姐造型。旧上海舞女,也许该是微卷着头发眼神慵懒吧;我想象中的曼璐可没有这样“男性化”(请原谅我用这么一个词,确实是我的感觉)。

曼璐和豫瑾久别重逢那场戏,我印象特别深的是书里如何描写两人默默相对,“只觉得那似水流年在那里滔滔地流着”。当时看的时候特别感触。这一句话,仿佛把这久别的多年时光物质化,具体成了不可逝的流水汹涌而去,不可逆回。我为着这一句话静默了很久,忍不住放下书想象那会是怎样一幅情景。正因此,这个场景也是我在电影中最期待的,可惜,实际电影里砍掉二人的相对沉默,对白更是残缺,听着甚至有些缺乏逻辑。梅艳芳也实在是无法在这种前提下演出曼璐的幽怨和留恋,至于王志文演的豫瑾……那就更不要提了。


世钧,我要你知道,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是永远等着你的,不管是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就连这么一句最经典的话,为什么电影里也忽略了呢?
7 有用
0 没用
半生缘 - 豆瓣

半生缘

7.8

6037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半生缘的更多影评

推荐半生缘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