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上的颤抖

琼斯黄
2006-05-26 看过
                         

影片开始于一片荒芜。沉重的雾气遮蔽了人们的视线。
战争结束后,空气都在废墟上颤抖。战争素来除了是人类血肉的战场之外,也是人性的转折点。孩子是最真实的,他们并不需要太多的物质,太多的领土,太多的天空,只要有家,孩子就是幸福的。在孩子的眼光中,家庭就是父亲和母亲组成的天平,失去一端的天平只能是倒塌的天堂。桑亚自小就生活在这倒塌的天堂里,看不到光明,看不到未来,只有偶尔孤独的时候迷蒙了双眼,才会见到死去的父亲,在自己不远的地方挥手,微笑,提醒自己要坚强。
我始终觉得,托扬,卡嘉,桑亚三人不像是父亲,母亲和孩子,而像是战争后流离失所的三个陌生人,偶然之间遇到了一起,彼此依靠来获取温暖,并且在彼此身上寄托了对生活一切美好的理想与盼望。联接他们在一起的不是爱而是恐惧。在那样的岁月里,一切都被摧毁了的岁月里,所有人都在颤抖,所有的人都害怕再失去,所有人都是那么缺乏安全感,不知所措。托扬只有通过不断的偷窃,物质上的满足来让自己安定,卡嘉只能通过情欲的满足,在一个男人永恒的拥抱里远远逃离现实,桑亚则孤单地通过幻想的力量和现实的信念来支撑自己去面对。
从桑亚的眼里看到的整个世界一直仅是母亲和两个军人父亲。一个早已葬身炮火中仅以幻像形式出现,另外一个则真实突兀,充满着让人屈服和依赖的力量。火车上的第一次见面,托扬就让桑亚感到了力量的存在,那是桑亚第一次看到那么咄咄逼人的眼神,是野心,是强势,是父亲的形象,与那个总是在记忆里出现的幻影不同。是真实的,可以让人依赖的,桑亚内心一直所渴望的形象。他告诉被人欺负后的桑亚为了玩具和冰激淋可以去杀任何人,他粗暴强壮能用舌头转动刀片,他背后纹着豹头……而最让桑亚吃惊的是他竟是斯大林的儿子。当托扬气势汹汹帮他打跑那些一直欺负他的孩子,拉着他的小手从他们面前骄傲地走过,桑亚第一次享受到有父亲支撑和疼爱的感觉。于是他渐渐对这个扮演他父亲的男子由一开始的陌生的敌意逐渐转变为后来的敬畏。他一无所知地随着父母颠沛流离,一无所知地崇拜者托扬的一切,一无所知地内心因为有父亲存在而充满安定和美好。

卡嘉离不开托扬是因为对无所依靠的恐惧,桑亚不愿意离开托扬则完全是因为彻底信任后的追随。如同党卫队追随希特勒一样发自内心地忠诚。他从不会怀疑托扬是个小偷,甚至帮助他攀梯开窗。每个人都会笑这个孩子傻,却又不忍心摧毁他内心纯洁的信仰。于是只有无可奈何地看着他在惊慌与流浪中成长。当小桑亚奔跑在西伯利亚的雪地里,奋力追逐着载着托扬的囚车,嘴里喊着:爸爸,爸爸……从这一刻起托扬完全取代了孩子心中的父亲。然而这不是桑亚自己所说的背叛,而是建筑起另一座可以让自己依靠的信念。

生命永远在生长和死亡,永远在沉默,永远在等待,战争让所有人孤独至极,让所有人疯狂至极。但没有谁能喧哗一生,妄想占据永恒。当母亲死去,桑亚的整个世界,便只剩下了托扬。托扬不在身边,他的枪,他的斯大林画像,就成了桑亚在生命汪洋里的救命稻草,是他唯一可以信任的东西。似乎桑亚活着,就是为了等待重逢的那一天。正是因为愿望太过强大,坍塌的时候才会天崩地裂。托扬轻而易举地否定了那段过往,其实是亲口否定了桑亚心中那个伟大的如同理想一般,让他日夜所想所念的父亲。

当所有的人都在战争的废墟上颤抖,女人可以依靠男人,孩子可以依靠父亲,那男人又该如何?所以我到最终觉得,过多地苛责托扬是不对的。本就没有谁可以拯救谁,谁都无可奈何。只因为桑亚是个孩子,只因为他有渴望,才会有绝望。所以他开了枪。他不是杀死一个作恶多端的小偷,而是处决一个背叛了妻子和孩子的男人,摧毁一个不再纯洁的梦想,遗忘一个废墟般的天堂。

什么都没存在过。我们从来看到的只是我们希望的世界,而不是真实的世界。
65 有用
5 没用
小偷 - 豆瓣

小偷

8.7

467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小偷的更多影评

推荐小偷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