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黑兰的火树银花

Silva
2019-09-0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故事发生在2005年6月8日,德黑兰阿扎迪球场。伊朗队在八万名观众的注视下,凭借诺斯拉蒂第48分钟的进球1-0战胜巴林队,时隔八年之后晋级德国世界杯。阿扎迪球场,亚洲第一魔鬼主场,堪比巴西的马拉卡纳和英国的温布利,伊朗队在这里有着超高的胜率,前来比赛的客队鲜有在心理上能够适应的:伊朗男性疯狂的呐喊,倾斜的看台,甚至球场上霍梅尼和哈梅内伊的肖像,都是对客队的“威胁”。在伊朗和澳大利亚的比赛中,阿扎迪球场创下过12万8千人的上座纪录。

第一位出现的女球迷在影片推进过程中非常沉默,最后她才说出了原因,她为了一位在日本和伊朗比赛中丧生的朋友前来球场,想用伊朗队的胜利祭奠其在天之灵,贾法·帕纳西在这里设置了一个非常惊艳的伏笔,在片尾出现,升华了主题:足球无关生死,足球高于生死。香克利的这句话,在片中出现过,在那个穿上警服的女球迷口中也出现过。最终,伊朗队的胜利让德黑兰陷入疯狂,人们忘记了一切伊斯兰教规,疯狂庆祝。马达维基亚,阿里代伊和卡里米们再次让伊朗疯狂。

片中那位崇拜霍达达德的警察,其心理活动是一条暗线,一直在向足球倾斜。从对女球迷们严加管教,到决定带其中一位去男厕所,到在大巴上为大家搭建天线听广播,直到最后被疯狂的球迷拉下大巴一起参与庆祝:伊朗人对足球的疯狂,可见一斑。

两年前,我在设拉子,酒店餐厅的一位女服务生告诉我,她来这里工作,就是为了攒够钱,可以去俄罗斯看世界杯。当然,伊朗经济水平严重落后,加上美国的制裁,完成这个梦想难度很大。后来,我没有询问她是否成功,我想没有,她的ins上没有关于俄罗斯世界杯的任何分享。她当时对我说,“既然伊朗政府不允许女性去球场,那么我们就去国外看球,这是我的梦想。”谈起如今亚洲一哥伊朗队的球员,她如数家珍,从塔雷米到阿兹蒙,从贾汗巴克什到埃扎托拉希……

片尾,德黑兰火树银花,这让我想起了2006年世界杯夺冠后的意大利,2010年世界杯夺冠后的西班牙,2014年世界杯夺冠后的德国,举国疯狂。伊朗仿佛一夜回到了巴列维王朝,波斯人依然有着西化的思想和与世界接轨的理想,他们为足球疯狂。足球,有着特别的力量,可以团结一个国家,可以停止一场战争,也可以让在伊斯兰教条下生存的伊朗人,忘却一切禁忌,忘情歌唱,忘情舞蹈。

2005年6月8日的德黑兰,火树银花。

1 有用
0 没用
越位 - 豆瓣

越位

7.8

177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越位的更多影评

推荐越位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