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归爽,女性能否从婚姻内拥有一切

半注销
2019-09-01 23:25:3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先讲个大家可能都听过的一个老套笑话:以前有家可供人挑选婚内伴侣的商场。女人走进后,在一层丝毫未停留便径直上了二层。接着她驻足稍稍观望了一番又毫不犹豫地走上第三层,这一层的选择果然更好。她心想,楼既然不止三层,自然还有更好的。抱着找寻完美伴侣的期许,她又往上走了走,一直走到顶层,不料顶层空空如也,只有一块招牌,上面写着:这层只是证明女人到底有多么难被取悦。相较之下,男性基本都停留在前两层,其他几层鲜有人问津。

讲这个笑话与其说是女性要求颇多,不如说在婚姻这场双方斗智斗勇的消耗性长征战里,男性步入婚姻几乎不需要过多理由,让女性犹豫不决的考量因素却着实太多。

回到《致命女人》剧情本身,看了前三集,不得不承认利落的剪辑和转场、高速发展的剧情和短时间内多线爆发的激烈冲突提供了一种观赏舞台剧的刺激感。作为观众,想必不难发现随着时代的变化,女人在家庭范围内面对的困境也在随着时代向后不断「进化」:

故事1中事事围绕丈夫的家庭主妇 Beth Ann 缺乏经济独立性和主体性,她像冰柜里冷藏的速冻饺子,只是半夜回家的补充,不是引人渴望的甜品。Beth Ann 在泼辣的意大利女邻居和金发女招待的双重刺激下的觉醒和种种反叛举措无不透着快感,可又引人担忧:出走的娜拉到底能走多远?这是女性在婚姻里遇到的第一重,也是最常见的困境:一个仅在家庭范围内有参与权,实际无经济地位的女性如何能不沦为婚姻的附庸,又该如何追回和实现她的自我价值?

故事2里,刘玉玲饰演的名媛 Simone 生活优渥,虽是半老徐娘仍不失艳光,丈夫英俊幽默有学识,俩人结婚十年,一切似乎都恰到好处的完美。而她背后有过两次糟糕的婚姻,却再次选择步入第三次婚姻。在被人爆料现任的丑事后,她快刀斩乱麻式的处理和与年轻男孩的地下情揭示了婚姻的第二层困境——社会名誉。正如《傲骨贤妻》里的 Alicia, 自嫁给 Peter Florrick 那日起,她的名字便和 Florrick 牢牢绑定。婚姻中如若出了丑闻,羞辱的不仅是犯事的那方,而是双方。对拥有优渥资源的人而言,婚姻不止是搭伙过日子,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捆绑关系。上流圈内的名声,旁人艳羡的目光下暗藏的落井下石的看笑话心思,无一不是桎梏。激情过后她回到派对餐桌上和丈夫十指相扣扮演恩爱夫妻,后厨里面对心思单纯、一身腱子肉年轻情人的质问,她回道,他是我的丈夫,我不会恨他。这一切让人感叹,婚姻何尝不是场处心积虑的表演,而这场表演又将持续多久?

故事3设在我们正处的2019年,编剧从各方面塑造了一个新时代先锋女性Taylor。容貌上,她不是迎合了主流审美的标准美女。职业上,她从事高难度高压力的律师行业。种族上,Taylor是非裔,在家的经济和话语权地位强势,也不具备多少传统顾家的特质。最后在婚恋观上,她是个女性主义者,性向上是双性恋,对婚姻的观念相对“开放”,并和配偶共同践行开放式关系。那么她在婚姻里是否一路顺遂呢?答案依然是否,且问题看上去更多了。丈夫长期没收入的事实无形增添了她的焦虑,虽秉持双方不隐瞒要坦诚的准则,实际生活中为维护男方自尊又按下问题避开不谈,只得通过炮友缓解焦虑并逐步心生依赖和爱意,带炮友回家被丈夫问起时又撒谎隐瞒实际认识时间。而在丈夫妥协让炮友住家中后,又不得不面对三人关系的复杂和炮友并非她个人专有物的失落和精神崩溃,也只有在此时,她才张口吐露心底真实的想法,即还是介意丈夫长期没有收入的事实,而炮友成了她压力的出口和依靠。如若将男女角色转化,她有没有些像那些苦苦一人养家,心里埋怨妻子没有经济贡献又不够持家,于是移情别恋到别处的中年危机男呢?这大概是婚姻,或者说亲密关系里最难处理的部分,即第三层困境——亲密关系的排他性和人在亲密关系中的权力欲。

若说故事1体现了男主外女主内式传统婚姻中的结构性不平等,故事2 则展示了社会对婚姻的期待对人的束缚,等到了故事3,在个人主义的重要性逐渐超越其他事物的当代社会中,当传统的家庭模式和婚姻边界变得更加不确定和模糊时,新的问题变成了个体应该如何平衡个人的欲望、亲密关系需要的稳定和他人介入后带来的种种人性上的挑战?当女性获得了传统语境里男性角色拥有的一切时,她是否就能高枕无忧呢?答案恐怕不是一个简单的是与否。

如此一路下来,没有经济地位显然不够得到幸福,拥有经济地位不能保证幸福,而有了经济独立性和话语权和开放式的婚恋心态依然没能得到幸福,问题究竟在哪儿,又该如何解决?回到开头的笑话,再套用下Anne-Marie Slaughter 于2012年在 The Atlantic 上发的那篇颇有争议性的文章标题,why women still can't have it all (为什么女人还是不能拥有一切)?

接下来的剧情走向一波三折,并从六七集开始显露崩塌之势,好在结尾数弹齐发,该死的、求死的、不该死的都有了一一对应的结局,也算给了观众满意的交待。三个时代的女人,Beth, Simone 和 Taylor 也似乎找到了更适合自己的路。这里不多赘述剧情,但想说说不同时代的三对关系分别折射出的一些令人玩味的设定。

60年代:女人的敌人究竟是谁?

按照多数八点档爽剧的设定,女主是唯一的正确,那些家庭破坏者都是女主晋级路上应被铲除的绊脚石,所有的一切指向一个目标:婚姻保卫战。在这目标下隐藏着共同的逻辑:该骂的是那些破坏我幸福的狂蜂浪蝶,而不是事情的始作俑者,那个不忠的配偶。基于此点,不得不说60年代这条故事线写得颇为引人动容。

我们已在数不清的影视作品中看到女性之间的猜忌和相互倾轧,也习惯了日常生活里对这种针锋相对的同性关系的刻画和渲染。假若一名女需要靠依附男性来完成自我实现,那么她在这条道路上遇到的敌人必然来自同性。在致命女人里,能看到 Beth Ann 的自我救赎不是通过打压同性实现的,而是通过和其他女性结为同盟实现。不否认 Beth 最初假用 Sheila 之名与 April 交好带有些许私心,但随着接触的深入,能看出二者的纽带越来越深, 且如一面镜子,折射出传统婚姻对女性的桎梏来,不管她身处笼中或笼外。若说 Beth 的天真是以为勤勤恳恳地当个好妻子和好母亲就能挽回婚姻或留住丈夫的怜惜,那April的天真则在于,以为婚姻是男人能对女人许下的最诚挚的爱的许诺,却不想这看似甜蜜的许诺正是锁住她脚步的镣铐和砝码。因而在这段旁人看起来有些扭曲的友谊里,Beth和April在未揭开的明面上是竞争对手,在实际的行为互动中却是相互照应的关系。无论是April对Beth自我意识的催化和鼓励,还是Beth对April的安抚和照顾,尤其是带她逃离地下堕胎私人诊所的一幕,均体现了女人之间设身处地的相互理解和惺惺相惜。感谢编剧,这一条线没有烂尾。在片中结尾,随着真相的揭露,Beth Ann 彻底摆脱了曾经身为母亲的“失职”带来的愧疚和束缚,她从赎罪的角色里挣脱而出,借他人之手惩戒了那个始作俑者,不仅为自己,也为他人寻得了自由。

诚然,现实生活中有剧中这般理想结局的少而又少。但Beth Ann这条故事线还是给我带来了不少触动,让我看到女性关系的更多可能性。

80年代:假戏亦可真做,无性的形婚竟是最体面的婚姻

关于这一对的溢美之词已有太多人写过,这里不多重复。三对婚姻中,只有这对真正实现了开放式关系。从最初的愤怒到不解到和解,爱即是放手,也是与自己的和解。

当代:S和M,谁才是关系里的实际操控者?

人看故事时倾向自我代入,并把剧中发生的事设想在自己身上,如此引发的愤怒和焦虑自是人之常情,却也易一叶障目。论狗血程度,Taylor & Eli 应是三对故事中最闹心的一对,Eli 因吸毒、长期待业无收入、没收入还胡乱消费等原因毫无例外地成了众矢之的,那么在发泄愤怒之余,有人是否想过如下问题:为什么Taylor 作为头脑清晰、事业有成,一出场便自带气场的成功律师会选择看上去各方各面都远不如自己的 Eli 做配偶呢?是被真爱影响了理性,还是另有缘由?同样,Eli 性格上的种种弱点并非在Jade到来后才暴露,此前吸毒已算突破底线,为何当时的Taylor 没有选择离婚还努力帮Eli戒毒?开了上帝视角的观众或许会觉得Jade的行为破绽百出又虚情假意,那么顺着前两个问题,如果说对Eli不离不弃是因为俩人之间的情意,那见过各种场面的Taylor 又是出于什么缘由爱上了Jade,甚至不惜违反和丈夫的约定执意把炮友身份的Jade带回家呢?答案肯定不只是那双摄人心魄的蓝眼睛。

要让俩人发生肉体关系,只需营造化学反应稍稍推一把即可。可俩人如能长久地在一起,必是从深层次彼此需要。从Taylor在某集的自述和整部剧中的行为中不难看出,她遇到困境时喜欢掌控全局和解决问题,也享受具备这种能力带来的安全感。 放在感情关系里,Taylor像dominant (S),即主导的一方, Eli是M, 性格上相较温和被动,也更能接受妥协。在俩人坎坷不平的多年婚姻里,我们很容易把Eli视作一个处处需要Taylor收拾烂摊子的失败者, 却很难注意到Taylor恐怕也是需要通过「拯救Eli」来实现掌控感和成就感的一方。这样的例子现实中比比皆是,为什么有人放着优秀的伴侣不找,却总被性格有重大缺陷的人吸引?为什么有人痴迷在感情中当救火员?我们习惯了男强女弱、男人拯救女人的叙事, 可能忘记了女人也想且也能做拯救者和主导者。事情的吊诡之处在于,在看似不平等的SM关系里,S的安全感是以M的顺从和妥协为前提的,而M的脆弱和对自我弱点的暴露也恰恰是让S欲罢不能的地方。如果你问在这样的关系里,谁才是真正的控制者,答案恐怕是被控制方,因为一旦TA不想被再拯救或顺从,主导方的安全感和成就感便不复存在。

Jade的介入正是如此,她不仅是作为第三者打破了双边关系,更是以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极品M姿态搅乱了Taylor和Eli间的平衡。当Eli因长期写不出稿,在家自我封闭并逃避和Taylor沟通时,Jade的出现让Taylor觉得自己是「被需要的」,她那无家可归的可怜姿态更是激发了Taylor想要再次拯救他人的情结,很难说Taylor对Jade的爱意不是从这种被需要的需求里生根发芽的。随着Jade侵入两人的二人世界,并以极度迎合的姿态讨好Eli时,长期处在感情弱势一方的Eli心底的保护欲和表现欲被激发出来,以Taylor为核心的家庭结构开始不稳,这种冲突不断发酵,并在三人和Eli经纪人共进晚餐时爆发得最为精彩。当Eli的经纪人称Jade为Eli的女神缪斯时,Taylor情绪失控,因为缪斯二字意味着那个曾经掌控全局,给Eli出谋划策解决难题,那个在Eli精神世界里占据重要一环的人不再是她自己,而是Jade, 这是一种真正意义的夺权和越界,与这点相比,二人私底下调情或上床根本算不得什么。至于后来的发展由于过于狗血,不想赘述。

剧末二人重归于好,也能看到Taylor的一些转变,她舍弃了自己曾坚持的那部分自我(双性恋),选择和Eli专注在现有的二人关系,看了不禁莞尔,这正像剧中的探戈一般,有退方有进。


婚姻之路曲曲折折,在二人的一进一退中蜿蜒向前。如抱着输赢的心态,争夺权力的路将没有止尽。有人选择放手,有人选择逃离。没有完美的伴侣,亦没有一蹴而就的完美解决方案,无论选择哪种,自有其答案。

816 有用
28 没用
致命女人 第一季 - 豆瓣

致命女人 第一季

9.4

54122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4条

致命女人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致命女人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