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原作的砍杀竟可至如此

于是
2006-05-17 看过
清显对聪子的爱,究竟是怎样的罪孽呢?

这个问题,甚至三岛由纪夫在撰写《丰饶之海》之第一部《春雪》时,就大致给读者布下了陷阱。以一部纯爱小说、贵族风物、皇族阻碍为卖点的小说,对一整卷弘扬三岛美学的“日本近代史上篇幅最长的小说”,显然是有益无害的。甚而是唯美的。

如果要我这个三岛迷站在“改编三岛小说”的基础上来评论此片,只能说是暴殄天物。编剧的用意固然很鲜明——聚焦于两者、乃至两个家族之间的爱恨纠缠,烘托出两个悲剧人物的恋爱。但,这个用意恰恰是浮在小说最表层的东西,甚而,你说不通。因为在这个表层下面,潜伏着未来三卷书中的佛法、禅意、以及转世轮回观的源头,再深一层,还有三岛对青春、爱情的绝望和留恋,亦即死在最美时的残忍决心。

如上所述,这部电影对深层含义几乎完全没有涉及。
转世轮回,这一点在影片中略有涉及,但除了断翅的蝴蝶、聪子和清显在镰仓海边的倾诉、清显临死前的遗言,之外,便再无涉及。这就如没根底的呓语。看过小说的人都知道,清显转世的最大标志是腋下的一颗痣。这个重要细节,影片根本取缔了。也就是说,这是一部虎头蛇尾、压根儿没打算往下拍的断章之作。否则,下一部该如何表述本多认出了转世的清显?
基于这样的定论,我们不得不反问一下,既然没打算说来世的下文,那所谓的转世,就成了简化至煽情的情人间的生死相盟。人生观中的悲戚和希望,已退化为青春期的多愁善感。

除了痣,还有那本被着重突出的梦日记。梦日记在四卷丰饶之海中意义非凡,如果说痣是转世之肢体再现的标志,梦日记就是清显三世魂魄的先知记载。本多后来就是揣着这本梦日记去了泰国和印度。所有的梦,都是在第一卷时埋下的伏笔。所以,如上所述,既然您没打算接着拍后文,那郑重其事地凸现梦日记,只是一场蹩脚的煽情戏,精致的蛇足。

说到蛇足,电影开始时廖科和绫仓伯爵的一席“约定”看得人亦是一头雾水——这里说的是没有看过原著的人,相反,看过原著的人更是莫名其妙——干吗一上来就提这茬呢?虽然廖科在故事里举足轻重,人物形象也非常接近小说中的描写,但无论如何,作为电影的引子出现,是极其不恰当的。要说编导欲以此来说明两个恋人悲剧的不可避免,那也只能说,心有余而力不足,根本无法在其后的情节中显示出廖科对绫仓家族的潜流般的影响力。

无论如何,这部电影拍的是很精致,但在明眼人眼里,无非是个行货级别的熟手作品。既无明显的失手,也无拍案叫绝的灵感。总之,是乏味的。

对于两个主要演员,我想说的是,竹结内子的西洋装扮显然比和服要漂亮得多,在和服方面,显得极其臃肿而做作,确实缺乏老一代日本女星的风范。她饰演的聪子,让我觉得好像比我感觉中的小了几岁。少了那种敏锐的机智,和果断。
妻夫木聪,按照我个人的眼光来看,饰演清显未免。。。太不够清瘦忧郁了。固然,有一种残酷的冷漠,被得以突出表现,但也表现得过于日剧化,比如他和本多在剑道馆的一段对白,恶狠狠的眼神是对的,但又觉得比书中那人显得过火了。这个清显,还是没有脱去现代日本高中男生的一些冷漠气息。最最缺乏的,我看倒不是面容的清秀绢致,而是高贵的优雅。
没有优雅。

相反,倒是本多和廖科,这两个辅助角色令我觉得很舒服,很有种看书时的形象感。话说到这里,我又要苦笑起来,书中原来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角色——清显的书童:饭沼(其子后来成了清显的第一轮转世)。也被砍成无。事实上,这个人物不仅仅为后来的转世伏下脉络,也是三岛用来反衬清显的贵族气、以及人生哲学的镜子般的人物。也没了。

那段前往奈良月修寺的山路,在文中是那么让人难受,直至《天人五衰》时令本多那么艰辛。而电影里,只是一段数得出来的台阶。倒是看得我心里难受起来。

要说对三岛原著最大的污辱和砍杀,依我看,恰恰是文中那些精彩的对白。对白是三岛小说中的灵魂部分。相比于情节,是真正三岛由纪夫的心声、执念和思索。但您瞧,一旦要排成电影,这些冗长的对白就变得无一需要了。因此,站在这个角度说,翻拍三岛由纪夫的作品,简直就是电影人的罪过。

这部影片在去年被誉为东京国际电影节的“特别招待作品”,打着三岛由纪夫的旗号,想必是夺了不少眼目。但至少,我趋之若骛地赶来一看,唉,不说了。
155 有用
13 没用
春雪 - 豆瓣

春雪

7.1

592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1条

查看全部61条回复·打开App

春雪的更多影评

推荐春雪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