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哪吒(剧本)

嘿摄绘
2006-05-1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从小,我就没过「花零用钱」的滋味,不盖你,在眷村那种穷毙了、落后呆了的地方,我老爸、老妈,永远只会担忧下一顿饭的着落,「零用钱?别逊了,赚吃卡实在啦!「花钱,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很难达到的梦想而已,真的很难「偷」,是我唯一能够实现梦想的方式。
              慢慢的,顺手牵得到的东西,再也不怎么吸引我了。「偷」,就像强力胶一样,很容易牢牢的黏着你,也很容易上瘾;它更狠狠地烙印在我的心上,怎么也挣脱不了所以,我总是随时观察周边的环境,随时准备「梦想一下!
              钱来的容易,去的,是不是也更容易??我偷别人的,别人是不是也来偷我的?我常常这样想,如果别人也把放在我身上的「零用钱干走呢?如果我千方百计「借回来的东西,又被人「转借走了呢?
              你偷我的,我干你的,大家偷成一团,想想,还真教人起一身的「鸡母皮」
              所以,我的「零用钱哲学是:马上干上马上花!把它尽情挥霍掉,只留下一顿的饭钱,反正,来的快去也快,要是真有人来偷,也只有一顿饭钱而已,不会偷到明天的、后天的、大后天的……从「小偷」到「大偷」,就这样从小偷到大「三岁看大」,这个陈腔滥调的台词,对我,倒还是蛮贴切的。小一点,是「小偷,干的是杂货店里的糖果、阿呆家杨桃树上黄澄澄的大杨桃、工地里的钢筋废铁……;等到大了,胃口也膨胀了,「小偷再也不能满足我。我要更有挑战性的、更实际、更实质的「大偷。路边的公共电话、自动贩卖机、电动间里的电动玩具,都是我下手的目标。每翻新一种手法,我就会很兴奋、很激动,整个精神也亢奋得不得了,那种快感啊,实在有挡不住的吸引力。
              「全身每个毛细孔似乎都警觉地撑开着,沁出了一颗颗的汗水……动手」,尤其是试新手法的那一刻,那种高低起伏、喘荡不安的、兴奋、刺激、紧张、害怕的感觉,简直是帅呆了!不过,这种上了瘾的感觉,也随着失风被捕、出入少年看护所的次数越多,越来越淡,越来越少……
              为了追逐那样刺激的感觉,我只有继续,再继续……不是不要做「好子」!
              你问我靠什么打混?你说呢?
              其实,我也很想重新站回人生的光明面的!我真的想做「好子」!尤其是当老爸老妈到警察局保我时,老妈那闪着泪光、不住地向条子「谢谢!!谢谢」的感激眼神,更教我激动不已,可是,这些激动又有什么用呢?只要老爸一个严厉的、鄙视的眼光,就把它给浇熄了。算了!挺过老爸那一阵毒打,过阿洲轻视的、以我为耻的嘲笑声,我还是回我那个冰冷无天日的晦暗角落里吧!至少,在这里,我还是一个「人」!
              这个社会对我没有信心,可笑的是,我对它也没有。「阿泽」这个坏东西,天生贱种,如果哪家快餐店敢请他,保证店里的现金都会被偷光;汉堡、可乐、薯条……,也会被他的狐
            狗党搬光……这些流言,打破了我想和正常人一样生活、一样工作、打工的幻想,也把我的工作都给说丢了。
              也许,有老板很开明,愿意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但只要店里、厂里有任何意外,像是遗失、窃盗、差错……,所有箭头一定都会指向阿泽这就是「阿泽的操作型定义!」
              哼,反正混日子嘛,靠我的双手,也没什么不可以。我也想让生命好好的Show一下!
              「生命」,在我认识阿彬之前,只是一堆垃圾,我一点也不觉得需要去珍惜、发挥,反正,苟且偷生混日子嘛!自从阿彬进入我的生命以后,我突然觉得,两个人应该要追求一点什么;直到阿桂的加入,我才发现:我的生活完全改变了!我也想让生命好好的Show一下!
              生命的价值对我来说,不再是「为何老天爷给了我生命,却要折磨我的人生;而是:在世界的舞台里,每个人都有自己扮演的角色,我所扮演的,就是人渣、叛逆青少年。我努力的扮演它,让自己不会虚度青春;所以,我也卖力地偷抢拐骗,让自己顺应天意!
              序场 夜 台北 雨,一直下一直下。
              第1场 夜 电话亭 阿泽跟阿彬冲进电话亭,两人抹去脸上的水,拿烟出来抽,看起来像是躲雨的……,一会,两人从背袋取出电钻跟起子,熟练地撬开电话机退币口旁边的钥匙孔,拉出钱箱……。
              第2场 夜 李家 房里,小康坐在书桌前,课本摊开,他的身体往后倾,椅子前面的两只脚离地。
                  一只螂从暗处爬出来,经过椅子时差点被忽然放下来的椅脚压到。
                  小康发现螂,他抓起桌上的圆规。
                  螂被圆规刺穿。
              第3场 夜 骑楼 雨越下越大,阴暗的骑楼,阿泽阿彬撬开另一 公共电话的钱箱……。
              第4场 夜 李家 被圆规钉在书桌上的螂看起来已经死了,小康拔起圆规,拉开窗,把螂掉,关窗,玻璃外面的雨哗啦哗啦地下着。
              第5场 夜 电动游乐场 阿泽阿彬走进电动游乐场。
              第6场 夜 李家 小康在床上望着窗口发呆……忽然,他发现了什么,起身走近窗口。
                  刚才被掉的螂竟没死,黏附在窗外面的玻璃上舞动着触须,小康伸手拍打玻璃,想将它震落锵啊用力过猛把窗子打破了。
                  血一路在滴。
                  小康开门走出房间,按住伤口快步走进浴室,把正在看电视的李母、吃消夜的李父吓一大跳。
              李母: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流这么多血?给什么割到了啦?……
                  李母拿药箱进浴室帮小康消毒包扎,李父走到小康房门口望了望,又折回浴室门口。
              李父:怎么把玻璃给打破了呢?
              李母:什么玻璃?
              李父:窗口的玻璃啊!
              李母:吃饱没事干啊你?……
              第7场 夜 电动游乐场 阿泽阿彬在打电动;「快打旋风里的盖世魔头与噬血狂猿」正撕杀得天昏地暗……
              第8场 凌晨 中华路 雨停了,天要亮不亮的时候,阿泽阿彬两台机车从西门町骑出来,在湿湿冷冷的中华路飙。
                  阿彬按了两声喇叭,骑到一条叉路上去,剩下阿泽一人在中华路飞驰。
              第9场 凌晨 国宅大楼 阿泽的机车在一栋旧国宅大楼前停下。
                  阿泽走进大楼。
                  走进电梯。
                  电梯到四楼停下,门开却不见有人,阿泽按键,门又关上。
                  电梯里阿泽一副倦容。
              第10场 凌晨 阿泽家 阿泽开门进屋便呆住了,到处是水,水显然是从厨房排水口冒进来的,停了却又不流出去,成了死水,阿泽找了一把通马桶的抽把抽压排水口,无效。
                  阿泽涉水回房,爬上榻榻米,脱衣擦干脚,下,彷佛在一艘船上,慢慢睡去。
              第11场 早上 路上 交通巅峰时刻,小康背着书包,右手包着纱布,骑着50㏄夹在车潮中。
              第12场 早上 补习班 补习班办公室人来人往。
                  小康被叫到教务主任面前。
              主任:要退费啊?怎么回事?离联考只剩下六十天哦?……是不是要转到别的补习班?……有没有跟班导师谈过?……这样好了,你先回去上课,我跟你班导师商量一下,好不好?……
                  小康一语不发。
                  一会,小康回课室。
              第13场 早上 阿泽家 阿泽睡觉,隔壁传来男女呻吟声把他吵醒,他用枕头压住耳朵,可是男女越叫越放肆,渐渐地他也按耐不住了,一只手不由自主伸进两胯之间……。
                  隔壁房忽然响起BB Call的声音,男人的手拨开榻榻米上的内衣裤找到了BB Call,关上。
                  阿泽达到高潮。
                  隔壁房,汗淋淋的男女也分开了。
                  阿泽平息下来,阖上眼睛。
                  隔壁房,男人爬起来穿衣服,边穿边用脚趾头去摇睡着的女人。
              男人:A!起来了,起来了,我出去啰!你要不要走?A!……那你等一下记得帮我关门……你有没有朋友要买车,电话通知我一下,这是我名片……。
                  男人把名片塞到女人手中,女人哼了一声继续睡。
              第14场 中午 自助餐厅 人满为患的自助餐厅,小康在角落吃饭,一名少年跑进来发传单,小康也分到一张。
                  传单是一张折价卡,写着「寂寞芳心24H男来店女来电七五折优待。」
              第15场 中午 补习街 街口,一长排违规停放的机车被女警开车拖吊,一名少女忽然冲过来跳上拖吊车,女警猛吹哨子要她下来,她不肯,苦苦哀求拖吊工人把她的车子放下来。
                  小康路过来,发现自己的50㏄也被吊了。
              第16场 中午 街上 李父开出租车经过,看见小康在等公车,李父忙靠边停车。
              李父:小康!小康!小康!
                  小康过马路。
              李父:你要去哪里?怎么没去补习。
              小康:我摩托车被吊了啦!
              李父:上车吧!
                  李父拉下脸,小康很不情愿地上车,发现后座坐了一位客人。
              第17场 中午 阿泽家 房间里又闷又热,阿泽醒来全身是汗,他走下榻榻米,推门,浴室里传出一声尖叫 啊,他吓一大跳忙跑回房。
                  浴室里,女人坐在马桶上死命地拉住门把,门锁是坏的,她随即把泡着脏衣服的塑料桶拉过来挡住门,女人的名字叫阿桂。
                  阿泽整个人清醒了,他坐在榻榻米上点了根烟,他听到冲马桶的声音,听到阿桂在水上走动的声音……。
              第18场 中午 路上 乘客下车之后,出租车上剩下李父跟小康,父子俩一路无言。
              第19场 中午 阿泽家 阿泽在房里穿衣服。
                  隔壁房阿桂在化妆,顺手把男人给他的名片放进包包里。
              第20场 中午下午 水果摊 出租车在水果摊旁停下,父子各挑了一盘水果站在路边吃起来。
                  李父忽然注意到小康包扎的手,再看他不开朗的神色,一阵心软,他把好吃的水果都叉到小康的盘里。
              小康:不要那么多啦?
              李父:什么多?吃啊!
              第21场 中午下午 国宅大楼 八楼走廊,阿泽等电梯,一会,阿桂走过来,阿泽没理她,电梯来了,两人进来。
                  电梯里,阿泽感觉到身后的阿桂在瞄他。
                  到四楼时电梯门开了,阿桂以为一楼到了走了出去。
              阿泽:还没到啦!
              阿桂:……哦!
                  阿桂忙又折回,电梯门关。
              阿桂:……你们四楼是不是有鬼啊!
              阿泽:对啊!
                  阿泽木无表情,阿桂却很想笑。
                  一会,两人走出阴暗的大楼,阳光很烈,阿泽去牵车,阿桂走到路边张望了一下,走向阿泽。
              阿桂:A!我现在在哪里呀?
              阿泽:……。
              阿桂:这里什么路?
              阿泽:克难街啦!
              阿桂:哦!……你要去哪里?我可不可以搭你便车?
              阿泽:……你要去那里?
              第22场 中午下午 路上 出租车上,父子的神情缓和了许多,阳光迎面而来,有点刺眼但也很温暖,李父看了看手表。
              李父:小康,我们去看场电影好了,看完电影我再载你去拿摩托车,你下午不要去补习了,偶尔轻松一下也好……。我也好久好久没看电影了,你小时候啊!我跟你妈常带着你去看电影你还记不记得?……
              小康:……。
              第23场 中午下午 路上 阿泽载着阿桂飞驰,阿桂的身体紧贴着阿泽,害他一路上神经紧绷着……阳光好好……。
              第24场 中午下午 路上 出租车跟机车在某段路段上相遇了。
                  小康转头看。
                  阿桂紧贴着阿泽彷佛一对亲密情人。
                  小康静静地看着。
                  机车又像一阵风地飙远了。
                  红灯。
                  机车刹停。
                  出租车也跟着过来,要右转被机车挡住。
                  李父按喇叭。
                  阿泽充耳不闻。
                  李父再按,冒火。
              阿桂:在叭你了啦!
              阿泽:……。
                  阿泽回头瞪了一眼,挪动机车。
                  李父见前面挪出一条路便小心地开过去。
                  出租车经过机车时李父瞪阿泽一眼。
                  阿泽也瞪李父。
                  忽然,阿泽抓出大锁,出其不意地朝出租车过去。
                  锵照后镜开花。
                  呼机车一溜烟跑远。
                  李父猛打方向盘想追。
                  呼后头的车子挤撞过来。秤 父子俩呆住,喇叭声四处,有人跑过来用力拍打车窗。
              我孤僻、我冷漠,我痛恨阿洲!
              阿洲这个自私自利的家伙,竟然会是我老哥,鲜吧!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他从来没有鼓励过我、支持我,对我,除了冷嘲热讽之外,还是冷嘲热讽,最可恶的是,他在街坊邻居间,居然不承认我是他弟弟!算了!谁居他?老爸总是偏袒他,那又如何?我孤僻、我冷漠,那又如何?
              我讨厌阿洲,我痛恨他!
              所以,我抢了他的马子阿桂。
              除了母亲之外,阿桂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她呀,话之多的,永远没有停下来的时候,真的很疯狂,总是让我的生活很精彩,每天都快乐得不得了。
              她,也是第一个进入我内心世界的女人,虽然她对爱情仍抱着玩乐的心态,随时都会有意想不到的举止,但我还是喜欢跟她在一起因为,她和阿彬,就是我生命里的打火石,没有他们,我永远只是一根点不着的蜡烛。
              在阿桂之前,我从来没有把过马子。很逊吧!孤僻的我,从小就是街坊邻居的「拒绝往来户,连同性的朋友都没有了,哪里去泡马子?我讨厌女生,更讨厌我自己为什么她们都瞧不起我?我也是个「白马王子啊!就算我只是个「黑马乞丐,也有憧憬爱情的权利,不是吗?
              把阿桂抢过来,或者,是我这辈子最有意义的一件事。算了,给他去吧!
              在我被排挤被冷落的成长过程中,我老妈对我影响最大。
              我永远忘不了她挺着瘦弱、坚毅的背脊,挑着一篮青菜,穿梭在古亭区的大街小巷中,沿街叫卖的背影。这么勤劳、刻苦的好女人,也只有她会在老爸毒打我时,偷偷躲在一旁哭泣;也只有她会在清晨四点半时,挑着菜篮,到古亭市场卖菜,菜没卖完,绝不回家……
              有一次,和他们搞到天亮,当我又睡又倦、累得一塌糊涂走回家时,在市场的阴暗角落里,我又看到那熟悉的背影那是我老妈!可是,她正以哀求、拜托的神情,向每一个过路人兜售生意……卖完那一篮菜,我们全家人才有饭吃!老天!我躲在角落里看了好久、好久,除了把握每个每个可能上门的生意,应付那些挑三捡四、讨价还价的混蛋外,也根本看不到角落里的、缩在一旁哭得全身颤抖的我。
              我知道她只在乎有没有人买她的菜,今天的菜到底卖不卖得完;可是,我在乎她的辛苦,我在乎她的卑屈,我在乎她那一口脚的台湾国语,和我的悲哀……
              回家后,我忍不住跑进厨房洗碗、扫地、拖地。可是,阿洲却老是阴魂不散的,亏我、损我,说我别有用心……我干嘛呢?我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为了母亲?为了找回那失落已久的父爱除了烂醉如泥,他还能做什么?还是为了要寻回那一丝丝的手足之情?
              算了,给他去吧!
              第25场 下午 万年大楼 阿泽把阿桂送到万年大楼,阿桂跳下车。
              阿桂:我在六楼上班,有空上来找我。
                  没等阿桂讲完机车呼一声跑掉。
              阿桂:臭屁!
              第26场 下午 补习街 破碎的照后镜里四分五裂的世界一路往后退。
                  出租车在街口停下。
              李父:电影改天再看,你回去上课吧!
                  小康推门下车,用力上车门,走进补习街,一直走一直走……。
              第27场 下午 善凤宫 仙姑在神坛前起灵给一名小孩收惊,嘴里喃喃地念着凡人听不懂的话……李母跟其它信徒围在一旁,耐心地等待仙姑指点迷津……。
              第28场 傍晚 李家 李母进小康房间,把一道符折成三角形压在床垫下面,随后又在碗里烧了一道符,符烧成灰便倒开水泡成「符水,炒菜的时候,每道菜都洒上一些符水。
              第29场 入夜 李家 小康吃晚饭。
                  李母看电视,忍不住回头偷瞄小康。
                  小康在菜里夹出碎纸灰,继续吃。
              第30场 深夜 楼梯间 李父拖着疲惫的身体上楼。
              第31场 深夜 李家 浴室的灯亮着,传出李父吐痰的声音,李母从房间出来。
              李母:今天怎么那么晚?
                  李父没答腔,李母转身进厨房去热菜,李父走出浴室,回房……一会,小康从另一间房间出来,急步进浴室,关上门。
                  小康拉肚子。
                  饭桌前李母帮李父盛饭。
              李母:我下午到善凤宫去问了啦!你知道那个仙姑怎么说我们小康吗?他说小康是哪哇三太子投胎下来的啦!……A!你有没有在听啊?
                  李父捧着饭碗不动,脸上有一丝痛楚。
              李母:胃又不舒服了?
                  李母起身去拿药。
                  浴室里,小康悄悄推开一点门缝,倾听外头的动静。
                  李父吃药。
              李母:你有没有听到我刚刚说什么?仙姑说小康是哪哇三太子的化身啦!难怪你们父子的感情那么不好,你知道哪哇最恨的人是谁吗?就是他老子李靖,那么巧你也姓李,李靖你知道吧?就是四大天王里面手里拿宝塔的那个,他那个宝塔就是专门用来对付他儿子的啦!……
              李父:你说够了没有啊?
              李母:……。
              李父:我看你干脆去帮他修座庙把他供起好了。哼!什么三太子六太子……。
                  浴室传出冲水声,随即小康走出来。
              李母:……你还没睡啊?
                  小康没答腔,回房,走到房门口又停下,忽然全身抖动起来,嘴里发出古怪的抽搐声。
              李母:小康你干嘛?
              小康:……我……是……三……太……子……哪……哇……。托李母:啊!
              李父:畜牲!
                  李父火大,抓起饭碗过去。
                  饭碗在墙上开花,小康呆住,不敢造次了。
              第32场 夜 西门町 阿泽阿彬两台机车像风一般在灯光璀璨的街上穿梭。
              第33场 夜 万年冰宫 冰宫里满满的青少年男女,随着热烈的音乐在绕圈圈……。
                  柜 ,阿桂在帮客人换鞋子,有同事喊她,她看到阿泽阿彬站在入口处,认出阿泽,忙叫撕票小姐放他们进来,三人在吵杂声中交谈。
              第34场 夜 万年厕所 两个男生进厕所小便。
              阿彬:A!你刚刚有没有闻到她身上的味道?
              阿泽:什么味道?狐臭啊?
              阿彬:操!狐臭还会约她去看电影啊?等一下看电影的时候给她坐中间,这样大家才能爽到。
              阿泽:伊娘咧!这样不是给你哈到?
              阿彬:干!你哥的马子你都敢把了,给我哈一下会死啊!
              阿泽:肥水不落外人田。
              阿彬:好东西要跟好朋友分享,这是孙伯伯说的。
              阿泽:你去死啦!
              阿彬:你给我干!
              第35场 夜 万年走廊 阿桂从女厕出来,阿泽阿彬在外面等。
              阿桂:走,我到三楼去拿一件衣服,谁请我一根烟?
                  阿泽拿烟给她,阿彬上火。
              第36场 夜 万年服饰店 阿桂在一家日本服饰店买了套红色的迷你套装,当场换上。
              第37场 夜 戏院 阿桂坐在阿泽阿彬中间,银幕上传来哼哼哈哈三级片的声音,三人边吃零食边看。
              第38场 夜 路边摊 三人在路边摊吃消夜喝啤酒。
              阿桂:A!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阿泽:我们啊?……在电信局上班啦!
              阿彬:他是局长。
              阿泽:他是副局长。
              阿桂:我还是总统夫人哩!
              阿泽:阿彬还有在兼差哦!
              阿桂:啊!你在做午夜牛郎啊!
              阿彬:我这种型的去做午夜牛郎不被操的死死的……
              阿泽:好啦,废话少说,喝酒啦!……先划拳。
              陆拾剧本贰陆拾壹 两个男生划「毛巾拳」。
              阿泽:硬。
              阿彬:软。
              阿泽: 阿桂在一旁忍不住笑。一会,阿彬又有新点子,要一人交一百块,把三百块纸钞塞进玻璃杯里,然后,用另一只杯子叠在上面压住。
              阿彬:不能用手,也不能用身体任何部位去碰,弄开杯子钱就是你的,你们慢慢想,我去上厕所。
                  阿彬离座,留下两人对着杯子发呆,一会阿彬回来 把嘴凑近杯子用力一吹,两个杯子分开,钱滑了出来。
              第39场 深夜 路上 阿泽载阿桂,阿彬紧追在后,一路上大呼小叫……忽然,阿桂在机车后座站了起来,张开双手,以为自己变成了鸟,飞呀飞呀飞呀……。
              第40场 深夜 捷运工地 阿彬蹲在水沟旁呕吐,阿泽过来帮忙拍背,递烟给他。
                  阿桂也醉了,摇摇晃晃走进工地,在铁板上了下来。
              第41场 深夜 旅舍 阿泽阿彬合力将不省人事的阿桂抬进旅舍;柜台后老板娘态度冷淡。
              老板娘:客满了,没房间了。
              阿泽:今天又不是礼拜六怎么会客满?
                  正巧,一对男女出来退房。
              阿泽:现在有房间了吧?
              老板娘:……还没有清理哦!
              阿泽:不用清理了,多少钱?
              老板娘:三百五啦!
                  一会,房门被推开,两人把阿桂上床。
              阿彬:A!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阿泽:什么味道?
              阿彬:刚才那对不是才在这里大战一场吗?
                  阿彬边说边进浴室,阿泽在床边坐下,随手开电视,萤光幕上跳出妖精打架的画面,他点了根烟,忽然阿桂翻身,把小腿搭在他的大腿上,他转头看阿桂,阿桂睡得跟小孩一样……哗啦浴室传出马桶冲水声,阿泽把阿桂的小腿推开,阿彬出来,看到A片忍不住啊啊叫起来,阿泽扫他的头。
              阿泽:没看过A片啊 干!
              阿彬:A片谁没看过,可是每一次女主角都不一样啊!
                  阿彬点烟,转头看阿桂。
              阿泽:你在想什么?
              阿彬:想你在想的。
              阿泽:……干嘛?你想上人家?
              阿彬:难道你不想?上马子还要挑日子?
                  阿泽忽然起身,关电视。
              阿彬:干嘛?
              阿泽:走啦!
              阿彬:不要。
                  阿泽出去,阿彬又开电视,在阿桂身边了下来……一会,阿泽又折回把阿彬拉出来。
              第42场 深夜 电动游乐场 阿泽打电动,阿彬在旁边睡。
              第43场 凌晨 国宅大楼 四楼的电梯门开了又关,里面的阿泽苍白疲惫。
              第44场 凌晨 阿泽家 阿泽打开什么都没有的冰箱,电话铃忽然响,他涉水走到客厅接电话。
              阿泽:喂!找谁?
                  电话那头传来阿桂的声音。
              阿桂( 我现在在哪里?你跟阿彬把我丢在什么地方了?)
              阿泽:是一家旅舍啦!
              阿桂( 你娘咧!你们很够意思,把我一个人丢下来你们就落跑了……。)
              阿泽:你知不知道你自己醉成什么样子?妈的,我们又不知道你住哪里?不然怎么办!
              阿桂( 你们有没有对我怎样?)
              阿泽:什么怎么样?
              阿桂( 有没有强奸我啦?)
              阿泽:有吗?你要不要自己检查一下?
              阿桂( ……。)
              阿泽:……喂?干嘛不讲话?你没怎样吧?
              阿桂( 没事。……你会不会再来找我?)
              阿泽:干嘛?……大概会吧!
              阿桂( ……那我要回去了,拜拜。)
              阿泽:拜拜!
              第45场 凌晨 旅舍 阿桂挂上电话,把名片收进包包里,起身倒了一杯开水又坐回床上去喝。
                  开水很烫,她吹着热气,脸上慢慢浮起一丝甜意。
              第46场 凌晨 阿泽家 这边的阿泽也睡不着了,眼睛亮亮地在床上抽烟。
                  榻榻米下面的死水忽然动了起来。
                  厨房的排水口通了,水一直流一直流……。
              日时上班等下班,那到月初等领钱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干这一行,简单呀!好赚嘛!每天只要做8个小时,月休四天,就可以领到2万元!虽然礼拜天要提早半个小时上班,有时候还得忍受客人的香港脚,、「臭脚烧,不过,忍一忍也就好了,不然,你叫我上哪儿去找这么好的工作?只要盖个章,帮客人提提鞋子,既不用伤脑筋,又不累,还可以付得起房租、饭钱(其实我常常「鸭霸」别人的,要不就找个凯子付帐我可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咧!)
              可惜,算来算去,还是没有多余的「郎」可以买衣服,咳……。虽然我高中没毕业,也没特殊才能,不过,人一个倒也好用。而且,工作其实很好找,做厌了就换一个,反正,全台北市那么多工作,一辈子还怕做不完啊做什么事,对我一点差别都没有,真的。
              到了周末,日子也算蛮好打发,要不就是约阿洲出来,叫他开车载我到阳明山玩,晚上再到狮子林地下楼新开的舞厅,阿洲说他认识里面的老板,进去可以免费,蛮不错的。万一他没空,那我就试试「男来电,女来店,找个男人出来玩玩,要是看得顺眼,还可以约他去淡水看夜景当然,他付帐!
              要不然,一个人压马路去也好。小玲好象跟我提过,有条忠孝东路听说也很棒,那里的人穿的都很骚,和西门町不大一样,咳,真想去看一看,偏偏我又是个路痴。在台北待了三年,走来走去,还是只记得我家前面的大马路,还有旁边的那座桥忠孝东路?听起来好象很遥远,出租车又这么贵,算了算了,我还是在马路上看看有没有人可以陪我玩好了,我实在很怕无聊……?昨天阿洲带我去的咖啡馆,不是可以坐上四个小时吗?一杯饮料只要一百元,真是太完美了。
              我们就是「三五牌马子」!
              说起阿洲,就得先提一下我的死党们。
              本来,我们一伙5个人,都是从台南上来台北的,我们租了一间破房子,5个人挤在一起,相互照应。不过,房子实在太小、太破了,大伙儿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只要有两个人同时塞在浴室里,就要开始练蟹功了。
              阿云来过台北两次,比较了解台北人的生活,当她先找到工作后,还帮我们陆续找到工作。有了收入,生活也可以奢侈一点了,晚上我们还常去跳舞、去玩呢!别人都说我们是「三五牌马子」,有够好玩!
              不过,没玩多久,阿珍和爱玉就被家人抓回台南,乖乖上学去了。看到她们依依不舍的样子,我也忍不住开始想家可是,我真的不喜欢念书,要我回台南干嘛呢?抓跳蚤相咬?
              还好,这只是暂时性的低潮,过没几天,我就忘得一乾二净了。我在舞厅,又认识了一个很不错的男人哦!他大我九岁,是属于有车阶级的。每天晚上,他都带我去不同家的高级酒店,没事还会送我小礼物,哇!这样的男人实在太正点了!虽然,这是我第一次谈恋爱交男朋友,不过,我们的速度大概只有火箭才比得上吧!
              一个星期后,我离开阿云和秀娟,搬去和他住三个月内,我们就分手了六、七次,不过,每次都是我没事就闹着要分手,后来他真的受不了我了,只好说拜拜……。
              和他分手以后,我又回去找阿云和秀娟,这次,换阿云陷入热恋中了。她和阿洲,此刻正打得火热,所以我也见过他几次面说实在话,如果他不是阿云的男朋友,我一定会心动的。
              阿云理所当然搬去和阿洲住,没想到秀娟竟然也要离开我,回台南去结婚……
              听秀娟说,对方家里有五、六甲田,还有甘蔗园,孤子一个,也没有兄弟姊妹,嫁过去不用担心被欺负。能「相到这样的丈夫,还有什么好挑的?台北,其实也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为了秀娟要结婚,我还鼓起勇气偷偷回台南万一被阿爸阿母看到了怎么办?看到他们伤心,我就会心软,然后,我就会留下来,然后,我就完了,永达要窝在这里一辈子不是我自夸,我居然可以回去看阿云和姊姊们,而没有被抓到,运气真好!
              现在,台北的房子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一个人负担房租,稍嫌贵了点,店里的同事就帮我找到一间市场边的国宅,房租较便宜,也合我意。等我一搬家,我们的「三五牌马子就真的散了。我们很少联络,也不知道彼此的近况……直到我遇到阿洲为止。
              花心大少爷认识阿洲,大概有两年了吧!要不是那在天狮子林楼下碰到他,我还不知道他和阿云早就分手了呢!
              其实,我对阿洲一直蛮有好感的,要不是他和阿云一见钟情听说好象是,说不定……不过,好朋友的男朋友是抢不得的,这是原则!
              倒是后来有蛮多人告诉我,阿洲是个花心大萝卜,要阿云小心别受骗。但是这些话我一句也没传给阿云,再花心的人,一定也有真爱的!不过,或许他们会分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可惜,我再也没有机会了解了。
              如果你看过阿洲,你一定知道我的感觉的。他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男人的气息,又很会打扮穿衣服,虽然不顶好看,但是就很有吸引力。简直迷倒了所有的女孩。而不管他和阿云之间的事怎样,或是外面如何谣传,都没有改变我对他的感觉。
              在狮子林碰到,真像是上天掉下来的奇迹一样,他是一个人,我也没有伴,于是我们便相约去吃饭,聊一聊,顺便问一下阿云的近况。就在附近的地中海餐厅里,我们边吃边聊,在迷人的音乐中,「喜欢他的感觉,又被唤了出来,而他的眼神,如慕如诉,更是让人怦然心动于是我们又去看了一场电影,而他握住了我的手,我也没有拒绝……就在那样神奇的感觉中,我们发生了关系……
              事情结束后,我唯一的感觉就是:喜欢他,只是一种错觉!我不乖,我只是有点坏!
              回到家里,突然觉得好想、好想台南的老家,阿爸还好吗?阿母呢?其实,我是住得很舒服的,压根儿也很少想到老家。这里房租便宜,离上班的地方又近,到冰宫去玩也只要15分钟就够了,真的很方便。晚上,我常在西门町这一带玩,要是玩得不愉快,也可以自己回家,不怕人家不送我,你看,不错吧!
              除了浴室之外,整个家都可以一眼看透,别看它才十二坪大,可是我的精心布置哦!音响、电视、冰箱之外,我还自己弄了一个小酒吧,偶尔喝点小酒,听点音乐,还可以幻想一些有的没有的,像是自己变成电影明星啦、服饰店的老板娘啦,很有意思,反正,幻想也不要钱啊!
              不过,我还是给自己一个原则:虽然我喜欢和男人厮混,可是我绝不让男人侵入我可爱的窝以免麻烦嘛!
              我在台北过得是很惬意,就不知道家里到底怎么了?
              我不知道阿爸有没有后悔阿母没帮他添一个壮丁?而我不再是他心目中的乖宝贝了,他还伤心吗?
              阿爸曾经跑过船,也走遍了世界各地,每次他一回来,就会带着各国的钱币和邮票,让我们大开眼界。不过,他的船却在我六岁那一年沉了。全船只有8个人获救,幸好,他也是其中之一。
              获救之后,阿爸就再也没有上过船了。他留在家里,和妈妈一起工作,管理家里的果园。家里的经济状况并没有很好,也请不起工人,所以那么大片的果园,都由他们自己做,至于大姊和二姊,则要轮流去果园帮忙,另一个留下来照顾我和妹妹,还要做好饭菜等他们工作回来。
              在我小学六年级那年,妹妹却死于肺癌。
              我还记得,平常跟我最要好的妹妹,只能无助地在病床上,等我放学时去看她,一到星期六、日,我也会自告奋勇,代替妈妈照顾她。
              妹妹的病拖了将近一年,家里乱糟糟的情况也维持了一年。尤其是经济状况少了妈妈去工作,再加上庞大的医药费,那时候,真的是只能「举债度日妹妹死了,家里的情况,也无法恢复旧观了。
              原来从不吵嘴的阿爸、阿母,变成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吵来吵去,还不是因为没钱,因为心情不好
            我几乎都不敢回家了,每次都拖到不能再拖了,才偷偷的溜回房间……
              所以,我高中当然也考得很烂。虽然妈妈咬着牙硬让我上私立高中,可是,我也不想成为家里另一个负担,于是,我和同学在学校附近找到了一份工作,半工半读;高二的时候,大姊、二姊出嫁了。大姊夫在火车站前开了一家服饰店,二姊夫则是汽车修护厂。还好两个姊姊都很照顾娘家,因此,家里的经济也逐渐好转。
              可是,我还是很不喜欢念书。父母一直觉得自己不识字、没知识,希望我能为他们争口气我实在快喘不过气来了!当同班同学建议我们翘家去台北时,我很高兴的跟着去了。
              我知道自己这一走,会让阿爸、阿母很难过,二姊也曾找到台北来,劝我回家可是,台北真的很适合我,我在这里也过得很快乐,为什么一定要强迫我呢?
              没有我,他们一样也可以过得很好的,也许,有一天,当我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时,我会回家的!
              当阿桂碰到阿泽认识阿洲,很自然的,就碰到了阿泽。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那种感觉:好象我是个隐形人似的,他根本就忽略了我的存在!虽然,我也不是美到哪里去,但也不赖啊!平常人都会多看我一眼的!难不成,是我变丑了?
              他们兄弟俩,唯一相像的地方,只有眼睛,一双很迷人的眼睛好啊,阿泽,你越是不理我,我就越要逗你,我就不信你对我一点感觉也没有!试试看,到底谁撑得久!
              好吧!虽然他还是不怎么理我,至少人还算不错,愿意送我回家……!会不会是他以为我是阿洲的女朋友,所以不敢理我?怕被老哥"K"?
              哎!碰上了没意思的男人,算了!
              可是,为什么看到他我会觉得特别高兴,心情特别好?有他在,做任何事情都变得更有意思?难道,我在不自觉当中,喜欢阿泽?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我对他只是一种好奇、一种挑战的心理,我并不想喜欢上他的啊!
              和他发生关系的那一天,当我醒来时,发现他已经离开了,那种感觉真是糟透了!就好象被遗弃了一样。没想到他也是这种男人,只想和我玩一玩就算了平时,这种男欢女爱我并不是很在意的,可是,阿泽就是不一样!
              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或者,是那天我喝醉了,他并没有占我便宜,所以我才对他有好感?或是,他也和我一样,敢爱敢恨,个性差不多,做人也不太糟?
              或者……
              总之,有了阿泽,我的生活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我一直很怕孤单一个人,所以,我到处找人玩,做一些可以暂时填补心灵空虚的事,等到结束了,人也模糊了,事情也不记得了;可是,有了阿泽,我的生活也就有了目标,有了精神的寄托。有时候,我甚至会想嫁给他,在家当个乖乖的老婆,每天等他回家。我会努力去学些才艺、学烹饪,来取悦他、照顾他,让他一辈子离不开我的身边……
              不过,这也只是个一闪而逝的念头而已,因为,我也不敢肯定,如果我们真的在一起,我会不会这样做?我会不会……
86 有用
7 没用
青少年哪吒 - 豆瓣

青少年哪吒

8.0

1450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7条

查看更多回应(17)

青少年哪吒的更多影评

推荐青少年哪吒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