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的逃离

小茶
2006-05-10 看过
我一个人看了断背山。BROKEBACK MOUNTAIN。在病假在家的傍晚,抽搐着鼻子头发散乱,衣服里面长外面短,套着毛裤坐在被子里。靠着竖起来的枕头。


我清晰记得他们第一次的碰面。ENNIS。土黄色泥土仆仆的衬衣。神色拘谨木讷如每一个乡下入城打工的兄弟,带着分怯生生。拿着个纸袋——他若是在外面吃饭必是会打包回家,彻底干净。JACK。看到他我也是失望。怎么一个是二愣子一个是二流子,那么白又俊的脸,眉毛黑又粗,眼睛转起来滴得出水,抬起三十度的视线,手搭到车沿。他适合演唐璜,法国意大利某个欧洲国家的情圣,在咖啡馆,小酒吧……



牛仔的装束不变的宽檐帽棉布衬衣皮带牛仔裤。生活也是单调。两个人一座山,吃来吃去都是豆子,看来看去只有山和羊。还有你和我。

在看电影之前见过有人说。那么大一座山就两个人,天天腻在一起,不搞都难。的确寂寞的日子。
ENNIS用木头削成马,JACK吹口哨。我在想如果是我面对如此情境是如何打发,或许可以看书,可以画画,若是有颜料最好,可以变幻山色。大概也会写东西。时间过掉两天一定会寂寞得发傻。也许会向另一个人滔滔不绝。像那天晚上的ENNIS。JACK错愕,你今天说的话比你过去一个月说的加起来还要多。



月黑风高。当他喝醉了决定就此留下,没有任何预想。我们亲近,我们陌生。他甚至不确定是否可以被允许被接纳进入帐篷,冻得裹着打哆嗦。
一切发生了。好象累了正好有枕头,饿了捧起手边的饭,肌肤枯萎了有身体来抚慰。他说,我们只能有这一次,我不是同性恋。他说,我也不是那种人。自然而然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


看他们在山上追耍是多么的快乐。黑的眼看不到任何坏的预兆。绿树绿地蓝天蓝水,扎帐篷,河中汲水,煮豆子烤肉,骑马穿林。四年后再次相逢,来到山中,他们依然如此。仿佛中间的岁月只是漫长剧集中间插播广告,不影响剧集连贯。安稳直至亘古。恐龙灭绝冰河融灭行星撞击税额升高汇率变化,风掠过山谷。
他们真的以为可以就这样就这样。已经退了这么多步,不在一起,呵护各自家庭,老婆孩子,努力扮演自己的角色。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面,只是就几天,逃离这扮演的生活。就几天而已。那么单纯的认为。都这样了卑微的一点愿望总能够得到满足罢。只见春光明媚万里无云。眉宇间投不入阴影。



而我为他们担惊受怕。从一开始老板拿着望远镜,ALMA推开窗,到每一只蚂蚁脚步的错乱。风吹草动。ENNIS说,不,我们没有办法在一起。他记得小时侯父亲带他看到的。同性之恋,是罪恶亵渎不可被接受的。是挨了揍受了伤只能血泪和了牙齿往肚子里吞的。而JACK说,我厌倦了这,只能在长久的煎熬忍耐后短暂的见面。为不可控的事件左右。没有自主,躲躲藏藏,偷偷摸摸。我已经无法忍受。
无法忍受。“不要以为大自然的脾气总是那么好,当他极度愤怒时所爆发出的万丈火舌足以令你惊声尖叫。那愤怒的力量,比核子武器还要大上数千倍!一切生命都将在他面前枯萎,就连太阳的光辉也将被吞噬。”炽热的融熔状态的岩浆,火红炙热滚烫,版块撞击,熔融的岩浆喷发。在那一刻,他很无奈,多么不容易争取到和女儿相处团聚的机会,无法放弃,而他知道他的无奈两难,他还能怎样?还能怎样?彼此相知道,你知道我不愿意让你为难,我知道你明白我的心,我知道你其实也想着我念着我盼望着这一刻。。。只是……这是不是叫造化弄人。还能怎样?还能怎样?

"岩浆在地底流动,极度灼热,混合着炙热的气体,猛烈的向地表冲去"而他不能爆发。不说话。什么话都是多余,也没有意义。他转身。开车门。打开音乐。关闭音乐。开车。开车。

墨西哥。





“如果只是为了生存,这样的拼命是否值得”《昆虫记》这样写。
而如果只是为了偶尔得到的逃离快乐,这样的忍耐煎熬是否值得。





他离开了。拨电话时ENNIS听那个从来没有谋面的女子客观冷静地描叙着整个过程。她穿得一丝不苟,精致美丽。手指尖端是鲜艳的红。这样就离开了。很快。来不及加以设想。他去看他,他的父母他居住过的地方。那件衬衣。他或者已经遗忘他曾经丢失的那件衬衣。每一个突兀是火山的爆发,提心吊胆但以为如此小心翼翼总能够相安无事。最后以为的能够逃离还是被掩埋。“火山的喷发总是令人毛骨悚然,那猛烈的爆炸形成浓密的烟尘,遮天蔽日;黑暗中滾烫的岩浆从火山口向四面八方奔流,遍及之处无所不摧;大量的火山灰从天而降,没有办法逃避,令无数生灵涂炭。”



在废墟之上。那件衬衣。唯一最后的逃离。掩埋他带他逃离。
54 有用
7 没用
断背山 - 豆瓣

断背山

8.8

55557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8条

查看全部38条回复·打开App

断背山的更多影评

推荐断背山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