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大三的愤怒

入梦寻帅宠
2006-04-22 看过
  开片时的马大三是个懦弱而又自私的男人。他与鱼儿云雨在床,发出嘿嘿的笑声。鱼儿说,快些快些,你不要停下来。他不愿吹灭油灯,想要看着他身下的女人,完全不顾鱼儿是否难为情,他一定要看着她。于是,麻烦因着那油灯,找上了门。
  大三顺手便把责任和担子推到了全村人头上。一件沉重的事情,一个人背负是种折磨,若交给大伙一块背负,便可以是件挺好玩的事了。就好像我们小时侯在玩过家家,和长大了之后对很多事情的煞有介事。
  最是记得那顿饺子。那样的年头,去哪找白面呢。硬生生地被那中国小子糊弄,恶狠狠地赌上承诺借一还八。自己舍不得吃就算了,大着肚子的鱼儿也吃不到嘴的东西,就全给了那两个俘虏。这与他们杀鸡保命那段是有着相同本质的。
  只是,到了这个节骨眼上的大三,不再自私过度。他有了他爱的女人,他那女人的肚子里还怀有他的孩子。他要娶她。一脑子的幸福全是老实巴交的本分幸福。
  再要说的就是下不了手杀人的那段。鱼儿有着中国妇女传统的迷信思想,贤惠温顺之余,毕竟是短了见识且很有些泼性。这时的大三理应让他的女人认识到时局的严重。男人是应用睿智的眼光去眺望长远的。可他却恰恰是在这最不该伏在女人裙下的时候伏在了女人裙下。杵逆全村只为讨好他的女人。我们宁可大三是黄天霸,也不愿他在这节骨眼上犯起善良的毛病。
  活下的两人就又是包袱。没有人忍心动手,健康着的人没有人敢。只有那病榻上的老头将那重复的话喊了半年多:“我一手掐巴死两……”何等的年轻,何等的窝囊。若说曾经他的精力都在床上的女人身体里,那么没了女人的他的精力又去了哪?
  这不是我们想要的,但这却是真实的。真实的,属于大三的愚昧。可怕的是,大三还把这愚昧进一步的扩展,他就像一名传教士,用他的愚昧蛊惑了全村。
  杀身之祸伴着他们的短浅逼近。在那场聪明的杀戮里,我在想,如果村子哪怕有一个人有日本军队队长那样合乎逻辑的思维的话,也就不至于有这样的下场。不得不说这样的死也还算仁慈。死之前,全村人尚且沉浸在大喜大乐里,献丑的献丑,高歌的高歌。大婶年龄不小了,嗓音却还婉转,小嘴尚且动人。只是,我一直一直都在想,她藏在抽屉里的白面,不是一次就用完了吧。那剩下的,她是准备做什么用的呢?还有那个被推下了井的人,为什么他不干脆先在井底躲一阵子再出来呢。那么多米倾泻而下,那被大米埋葬的死法是怎么样的难受?还有,那六车米,在大火下面,是不是都成了爆米花?
  脑子里蒸腾出许多奇怪的想法。那些未尽的事尚未被完成,那些主事的人就这样消失了。多多少少有一些悲凉。这悲凉在大三深夜摇撸于冷湖之上的动作里就已经预见了。
  一直挥不去的是鱼儿那可爱的小儿子。那么疼爱他的日本军叔叔,天天早上都会多给他一粒糖的日本军叔叔,怎么会突然拿起军刀朝他刺下去呢。他是在环抱着日本人的腰的时候被害的,死后双手依然保持着拥抱的姿态,双手间的弧度正是日本军叔叔腰的尺码。那惊恐的,圆睁的双眼。他不明白,他不明白,他永远都不会明白了。
  这样,大三才愤怒起来。可这时,他已经不该愤怒了。你看,造化弄人。总是才刚赶上,时势就过。他马大三当然是有血有肉的汉子,他积攒着的愤怒一旦爆发便是一座火山。可是不合时宜,已经不合时宜了呀。杀掉被俘虏的那几个日本人又如何呢,挂甲台村能在烈火里重生么?
  杀了几个落魄的日军,换来自己的死亡。其实,每个政府都是国家机器,又哪里能够按照人性办事。这事怪不得政府。于是,我在想,鱼儿还活着么,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活着么。她们怎么办?

  
26 有用
9 没用
鬼子来了 - 豆瓣

鬼子来了

9.3

46402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5条

查看全部15条回复·打开App

鬼子来了的更多影评

推荐鬼子来了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