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雯丽 vs 李慧云

AW
2006-04-21 看过
  Vivien Leigh,香港译作李慧云。港译的电影名大多诡丽奇巧,只要不是夸张到过分的一类,都甚得我心。胜过中规中矩的大陆译法不只一筹。《她比烟花寂寞》,《两生花》,《情迷六月花》,单一个“花”字即用到出神入化。《大胆地爱小心地偷》,《笔外断肠天》,这样的名字足以使得拣碟片的手停留。
  惟独李慧云我不能同意。太闺阁太中式太超脱。费雯丽虽说有俗艳但因着她的身世而显悲戚特别。与之相对的有张爱玲,同样俗,同样有苍凉之气。
  她的美以惊人的速度破败到无法收拾的地步。与劳伦斯奥利弗一同在公众场合出现,笑容里就有了一种勉强。她这么敏感脆弱,怎么会觉不出这种不般配。劳伦斯正是成熟到恰好的地步,天生的丰神俊美,演惯了莎剧培育出的举手投足和事业的成功自然更添光彩。她却总是疲惫的勉力维持的样子。精心的装扮也掩不住松弛的皮肤和大概是服药带来的脸部浮肿。这已是打起精神的最佳状态,令人想到在人后她经历着怎样不堪忍受的神经的折磨。但她要来同他一起,为了他,也为了自己。她爱他,她好强,女人的两种致命伤,她偏都有了。
  她想要好起来,但情绪的不稳,美貌的衰减更多来自不可控制的遗传,也就是天命。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不是过誉,而像谶语。她注定被过早毁灭或者说她身上毁灭的气质过于强烈。她像只猫,从醉人亦摄人魂魄的眸子到甜美,任性中却隐隐有种惊惶与防备的神经质都像。神经质是灵魂燃烧得太热烈得结果,给了她令人叹为观止的演技,帮助她追求并成就了人人称羡的爱情,却过早得连肉身一并焚毁。
  看她在《欲望号街车》中的表演真是心如刀割。在幽暗的房间里她暗自幻想一个男人可供倚靠的肩头和一段温柔的音乐,却被妹夫一声粗喝打断,她的美好人生也几乎是急转直下被打断的。这样一个角色对于一个本就是病人的演员来说是危险的。她看不到或者说她看到了也逃不掉,就像她注定会爱上那个阿波罗神像一般的男子,他和戏剧是她不能失掉的牵系。就像妮可躲到一个假鼻子后面自沉河底一回就可以晒干了心情再世为人。她一样能逃进角色中去。但像森林的尽头还是森林。这个布兰奇的神经质和敏感比起她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样的角色是饮鸩止渴,这样的表演是荆棘鸟飞身扑入刺丛中选中最长最尖的一根刺入胸膛。绚烂惨然。令观者惊叹,同时又深深觉得自己的无力和无用。面对美的消亡,被残忍地撕毁,而根本不能作些什么。也许,我是真的开始爱上这个女人了。亚特兰大的火光照亮了她绿色的眸子,开始了她的电影传奇和我的观影生活。她的脸对我来说意义特殊。
  有这样一张照片,她在一旁望着奥利弗,眼里有仰慕,眷恋,竟似还有深切的悲哀。一如我望着屏幕上她的身影,心里想着究竟什么是地久天长。
164 有用
34 没用
欲望号街车 - 豆瓣

欲望号街车

8.4

3418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1条

查看全部31条回复·打开App

欲望号街车的更多影评

推荐欲望号街车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