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30度的青春行走

illusion不忘记
2006-04-18 看过
   刚看这部电影时,并不明白为何是《大象》而非其他名字。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才在一个自然节目中了解,青春期的大象是最最危险的。

  《大象》是一部反映青春题材的影片。同类题材中,杨德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和陈果的《香港制造》都以描述青春的残酷见长,画面粗糙灰暗,电影语言也极尽激烈,如同导演所要展示的质地尖锐血脉喷张的边缘青春,最终走向毁灭。而这部影片,画面精致秀丽得实在让人赏心悦目,节奏如诗般舒缓,却展现着那样残酷的事实——校园枪杀案。

说实话,在影片开场前半个小时之内,琅还真不知导演要讲什么故事。还以为就如同贾樟柯一样,纯粹是一些琐碎的展示。开始,第一个画面,几分钟的镜头全部都给了浮云徜徉的蓝色天空,依稀听见蓝天下球场的喧闹。浮云流转,光线渐变渐暗,直至天黑。然后各个人物悉数出场。金发黄衣的男孩,他喜欢的女孩,正在为筹备影展四处拍照的男孩,刚刚来注册的学生情侣,其貌不扬内心自卑的图书管理员,围在一起唧唧喳喳的鸟雀派,俊秀忧郁受人欺侮的男孩……影片的叙事线索完全以各个人物为脉络,且个个都在做着太平常不过的事情,是我们在学校里都在做的事情。上课,讨论,课外活动,去校园餐厅吃饭,上厕所,定约会……一切都如此正常,而不安的隐患却潜伏其中。每个人身上的叙事脉络又常常莫名其妙地断了,有点让人不知所云,尤其对琅这样记性不好的人而言,呵呵。直到不同人物不同脉络之间的重复和交会,到最后以一声枪响,所有人物的命运在这一声枪响中全部汇合,才恍然大悟,所有脉络的断点,竟是死亡的前兆和生命的终结。一部影片,只在记录一日的杀戮和毁灭。

影片用了大量的长镜头,来记录各个人物的行走。在过道,在餐厅,在活动室,不停地从此到彼,不厌其烦地记录行走。且多为背影。一部影片里几乎听不到配乐,在行走的过程中,只有隐约模糊的说话声,脚步声,笑声。一个人拿着一台DV在校园各处走一遭也就是这效果了。可是不管是谁,都以低头30角度的姿势行走。青春或许就是这样的姿势吧。内心困扰的愁郁,让人不自觉地回避着自己和天空。低头30度,看得清路,却不足以审视自身,面对问题;也不能仰望天空,看见希望。终于两个孩子以这样的姿势走向毁灭,还毁灭了他人的鲜活。

影片从始至终都未渲染惨烈和残酷,相反却在刻意淡化这些。或许是因为考虑到曾遭受此种悲剧的家庭的情绪,但琅更愿意相信这是对悲剧背后的思索和终极关怀。在两个孩子枪杀校园的过程中,几乎看不到我们以惯性思维预想的恐慌画面,只有一些轻而坚定的枪响,和些许逃跑的身影,恐慌的声音甚至不及先前行走时琐碎的说话和笑声;而两个扛枪的孩子,也并非一脸兽性满嘴粗话,而是平静的,甚至是无辜的。其中一个孩子,俊秀得如莫扎特一般,在弹钢琴的时候,乐曲流淌的都是盈盈漫漫的忧郁和情感。直到最后,影片也未见丝毫灰暗阴郁,即便在枪击案发生的时候,也是满屋子清澈透明的阳光。

在影片的最后,又回到开始时的蓝天,白云。音乐响起,致爱丽丝,那个俊秀的凶手曾经弹奏的乐曲。他在开始枪杀校园时,曾说这样做是为了爱。影片的创作者显然没将谴责和痛恨施加在两个孩子上,可是,究竟要让谁来负点责任?这是个沉重的话题。

或许我们应该抬起头,仰望天空。
115 有用
20 没用
大象 - 豆瓣

大象

7.8

6320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3条

查看全部23条回复·打开App

大象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象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