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鸟人:在福柯关照下的症候分析》

游园
2006-04-16 看过
人们几乎无法恰切的评价福柯这个20世纪60年代以来最有影响力的哲学家,他的思想辐射之广,几乎深入到西方哲学,文学,社会科学等各个领域,他的理论似乎是一种对理论的反思,一种对文化的不同侧面的探讨,因此精密的语言无法概括、包含福柯的理论,而更为疯癫的语言表述似乎更容易令人信服:福柯,一个非历史的历史学家,一个反人本主义的人文科学家,一个非结构的结构主义者。

现代生活的种种隐秘的弊端无法逃脱福柯的锐眼,监禁,精神病,同性恋以及医学都是福柯研究的领域,而这些貌似极为边缘的话题却恰恰在福柯的阐述中成为隐藏在社会最基层的推动社会运作的原初动力,是社会权力机构最为敏感和薄弱的环节。因此,福柯的理论是社会运作的机理式分析。而《鸟人》却恰恰可以看成是福柯理论的电影本文。

《鸟人》中鸟人生性喜爱小鸟,梦想着象鸟儿一样自由的飞翔,而残酷的战争在他的面前血淋淋的剥夺了大量鸟儿的性命,他开始拒绝同杀鸟的人类说话,并象一只受伤的小鸟一样蜷缩起自己的身体。而鸟人的少年好友艾尔则有着一般人的所有爱好,比如喜欢追求女孩,热衷*。然而他却能理解鸟人并与他为伴,在鸟人被关进医院之后,艾尔为配合医院的治疗工作——将鸟人恢复为常态,而每日对鸟人重复往事,以期唤起鸟人的记忆和与人对话的欲望。在影片中,对待鸟人的怪异秉性有着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这两种态度的代表分别是艾尔和威斯。

威斯是理性世界的代言人,他以医生的身份出现,力图将癫疯的世界按照文明世界的规则来规范。艾尔是界于理性和非理性之间的过渡,起初他代表理性/文明世界对非理性/癫疯的鸟人实施拯救行动—— ,威斯和艾尔之间的差别仅仅从他们对鸟人不同的形容词中就能看出来,威斯说鸟人是“快疯的”,而艾尔则认为鸟人只是“很特别”。反复努力之后,他发现他自己正在被鸟人所同化——说服者被被说服者所说服。(战争残酷的记忆越来越强烈的刺激着他的神经),他也开始象一之受伤的小鸟一样卷曲着手脚,蜷缩着身体。直至后来他自己意识到了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对鸟人说:‘如果威斯知道我在想什么,他也会把我关起来的。’”这个时候他已经非理性而癫疯的世界之中而无法自拔。他甚至在向鸟人道歉说“我不应该留下你”。但这时威斯已经不再相信艾尔会再继续按照他的意愿整治鸟人了,他对他已经失去了作用,换言之,艾尔已经站到了理性世界的对立面。他也被当作疯人一样对待。

我们且看艾尔成为“疯子”之后的反应,即他是如何对抗理性世界的,他也拒绝同自相惨杀的人类对话,但是与鸟人不同的是,他是以嚎叫的方式来表达他的拒绝的,当护士以和颜悦色要求与他谈话的时候,他这样说:“从我进来之后就一直在谈,但是没有人会听,即使他们没疯。” 这句话,实际上是建立在自身形成的一套完整的价值观念体系上的一次义正严词表述,他以自身清醒的,卓然的纯自然的眼光来看待周遭的这个整个世界,这无疑是一个充斥着残害他人,神经质,压抑和癫狂的世界。从某种程度上讲,这是一种更为“理性”的拒绝,是一种积极的拒绝,一种自觉的选择。

“我不知道在那些绷带下还是不是我,老天我不要一张拼凑的脸。”这个社会,是以扼杀理想和真正自由为代价来存在的,这正是这部影片的主题。

从影象上看,虽然并未被表述为监狱,但影片中呈现出来的医院显然就是一个用于囚禁的场所。鸟人居住的小屋很象一个牢房,而只有一个小小的天窗,使他能够看到外面的蓝天,这个窗户是如此的小,以至于他只能定睛朝一个方向凝视,而天窗上却也布满了否定自由的铁丝网。由天窗中射进来的一缕蓝光笼罩着蜷缩着的鸟人,这是他的希望之光,而也就只有这一束光守侯着鸟人。

片头蓝天中滚滚的云朵和稠密的铁丝网的叠画形成强烈的对比,也给影片在一开场就蒙上了一层悲剧的色彩。鸟人以其经典姿态:象鸟爪一样勾起的脚趾,紧紧蜷缩的双手,赤身裸体,婴儿般的蹲在床栏杆上,扬头向上,望向窗外,好象一只始终作好了准备,时刻梦想着展翅高飞的金丝雀。

鸟人用他的形体对抗着监禁他的环境。通过其健壮的身体所显示的野性未羁的无言的青春力量,透露出一种生而自由的,已经获得解放的人性存在。如果说这些身体的姿势暗示了他们的梦想,那是因为这些事特别张扬了他们的那种不被承认的自由。

福柯说:人们不能用禁闭自己的邻人来确认自己神志健全。而被禁闭的人能够始终坚持着确认自己的信念,而不被另外一种的癫狂所颠覆,这将需要多么大的勇气。至少,鸟人的疯癫不是一种被投入监狱的疯癫,而是被投入黑暗的疯癫,在黑夜中,他只能与自己内心最隐秘,最孤独的东西交流。

鸟人以这种卓然不群的姿态,所要对抗的是一种权力产生和行使的机制,一种将特别的人当做马戏团的动物进行驯服的习俗,使世界上所有人都摆有这种姿态而不是那种姿态的所谓的约定。18世纪以来出现的一整套“管理”技巧,而监狱只不过是其表现之一,以及在刑罚领域里的变形。

在艾伦帕克这位颇又感悟力而深有社会责任感的导演手中,还诞生过象《迷墙》这样更直接的意向性,符号化的影片,它的以后现代的方式对现代生活的控诉,甚至是更为直接的吼叫。

现代世界的艺术作品频频地从疯癫中爆发出来,这一情况无疑丝毫不能表明这个世界的理性,不能表明这些作品的意义,甚至不能表明现实世界与这些艺术家之间的联系和决裂。

“凡是有艺术作品的地方,就不会有疯癫”,这便是《鸟人》这个后现代电影文本存在的最根本的理由。
149 有用
12 没用
鸟人 - 豆瓣

鸟人

8.3

1889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鸟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鸟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