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籍由一个常数发现了整个世界

huntermu
2006-04-13 看过
我籍由一个常数发现了整个世界


   和所有毕达哥拉斯主义者一样,数学家马克思(另一位犹太人更加狂热又理性)坚信全部外在世界的演进发展可以由数字精确描述和预测,掌握了某个二百一十六位的数字及其背后隐藏的规律,也即掌握了通往天堂的钥匙和了解宇宙万物的密码。《π》片散发出来的数字崇拜的神秘主义气味,让那些喜欢做几何证明又谨遵禁食豆子戒律的人们顿生相见恨晚之情。

  马克思六岁时直视太阳,眼睛被耀眼的阳光灼伤,落下偏头疼的毛病。十几年后马克思把自己关在唐人街的公寓里,用计算机捕捉到一个神秘的数字。该数字同时为华尔街公司和犹太教狂热分子追逐。前者妄图预测股市,后者希望开启天堂之门。每当这个数学家快要接近该数字的时候,或者计算机死机,或者脑神经短路,该神秘数字如同太阳,代表上帝般的不可接近的绝对存在。他观察混沌的世界,股票的涨跌,观察枝桠的分杈,潮水的起落,观察大理石般明亮的云层的变化,冥想某个数字潜藏的规律性。这个数字就是这个可怜的家伙的全部世界。
  
  马克思的疯狂想法也曾经出现在许多伟大的头脑中,该片构思有拉普拉斯的一个假设的影子。该假设认为,如果知道宇宙中所有质点的足够多的信息,我们就能够预测宇宙的下一刻的行为。影片导演阿罗诺夫斯基选择圆周率常数π作为线索,因为π是圆的钥匙,而圆则是整个世界。基督徒认为立体的圆--球体的中心居住着上帝,因为从球心到球面的任何一点距离相等,天体的运行也同样按照上帝的安排井中然有序地围绕地球运转,以至于但丁的神曲世界依照这种结构完美生长。平面几何的完美性让许多基督徒数学家相信,上帝一定是位几何学家。更有甚者,某些在山区居住的环形教派的信徒已经佩戴指环代替了十字架。

   现代社会对数字的崇拜同样无以复加。蓝血十杰用冰冷的数字管理通用。麦克纳马拉从数字计算断定美国会在越战中胜出。爱因斯坦要找到只带一个常数的方程,以统一所有力的世界。看来总有一天我们这个星球会被数字淹没。这些疯子的意图,用帕斯卡的一句话来表达贴切不过:我要制造的只不过是“一个骇人的圆球,圆心无所不在,而它的圆周则不在任何地方。”
23 有用
6 没用
死亡密码 - 豆瓣

死亡密码

7.5

880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死亡密码的更多影评

推荐死亡密码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