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来韵味大减,还是去看电影吧……

木卫二
2006-04-1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黑发》制造了一种虚实交错的情境,现实中的冷落和以往的温暖在武士脑海中交替出现,当他回到家中时,断墙残瓦,荒凉一片。镜头缓慢移动,观众心里早有预感妻子可能已化为厉鬼——不想妻子容貌依旧,还是那么热情地等候着丈夫归来,直至一夜缠绵都无太多诧异。

不想天明后武士身边躺的是一具骷髅,瀑布般的黑发成了妻子索命的器具。武士惊慌万分地逃命,在水缸中看到了自己苍老干枯的面孔……


《雪女》一段最为中意,有关承諾的信守,人鬼相爱十载亦敌不过背叛。

室内舞台布景的华丽,不是实景又胜似实景,天空中出现着幻化的眼睛、嘴唇,不知其状的物体和瑰丽的色彩;灯光的突然变化,切合人物心境变化。

心生爱慕,不忍杀害年轻男子的雪女,留下了不准泄露秘密的口信,男子答应了誓约。后来男子成亲生子。多年后的雪夜,妻子在烛光下缝补,男子柔情地端凝着贤惠的妻子,竟发觉她与当年的雪女有几分神似,遂讲起了往事。不料妻子说我就是雪女,丈夫脸色惨白,那种震惊还真不是说故事般吓人。


《无耳芳一》,不是很喜欢这段最长的故事。

虽说这段故事在场面、形式、配乐、服装上都堪称经典,可能是琵琶弹唱得太久的缘故,看了几十分钟就纳闷着怎么还不结束。主持在芳一身上写满经文阻止鬼怪近身,在之后寺山修司的《草迷宫》里,成了妈妈用毛笔把手球歌词从头到脚写在儿子身上作为咒文,防止他再被女人引诱。再再后来的《枕边禁书》就不说了。

搞笑的是自己以为那耳朵是特意不写上经文,这样才能听见鬼魂叫唤而不做声,结果主持后来说是疏忽,于此可见《无耳芳一》还是让我觉得幽默为多。


《茶碗中》留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尾,比之小泉八云原作改动稍大,碗中倒影的貌美女子改成了陌生武士。武士看到了碗中的鬼影,一番思量他还是喝下,果真是死活不怕鬼神的,再之后便是鬼怪寻上门来,疯打做一团。

作家写的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出版商寻上门来,结果和家人先后撞见水缸中作家的脸影,影片结束在这般匪夷所思中。


4段故事从《黑发》的绝望到后面《无耳芳一》、《茶碗中》感觉不断往诙谐方向发展,听画外音“几年过去了”说故事的感觉很浓。对于1964年日本就已有这般作品确实佩服万分。
12 有用
11 没用
怪谈 - 豆瓣

怪谈

8.5

1448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怪谈的更多影评

推荐怪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