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金基德《弓》我之观点

大隐
2006-04-03 看过
    可以肯定《弓》是一部关于占有和爱的影片。且放下影片所描写事实在现实社会中是否能够成立,且放下老人是怎样的动因使它将女孩在渔船上抚养十年,单就情感上老人方面甚至在扩大到女孩方面,这的确是一部关于爱和占有的影片。影片前半部分始终洋溢着和谐的气氛,甚至让人有这样的错觉:生活就该是这样,就应该这样和谐并且平静的进行下去。影片中也无处不流露出这个内在轴心,每当女孩被商船钓鱼的游客调戏时他并不会惊慌,因为老人的箭总不会错过;每夜老人给女孩洗澡时她甚至流露出的美丽笑容,生活本该如此,也许在她的心中;当老人身处险境时,女孩会不慌不忙展现出机智勇敢,即使时常有危险,但这样生活依然保持平和;在算命过程中所体现出来老人与女孩在技巧及情感上和谐总是这样恬静。总从容不迫的微笑似乎显示了在这个小小渔船——她的全部生活的和谐和平静。
  导演在这部影片中营造出了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环境,小心翼翼的保持着其内部的平衡,一切矛盾的来源都是导演有意只得在这个小小环境中打开的一个通向现实的洞,这似乎也是紧急的影片中一个共同的元素。
  这部影片的一个重要特色是导演在影片中可以表现出来的主观价值多元性。这导致这部影片并没有一般影片的对于是非的粗略认定,在正确与否这个问题上甚至不带有任何作者的价值判断,仅仅是在描述一个事实。此类手法在电影主体及形式日趋个性化及多元化的今天并不算是个异类,但像《弓》这样彻底地做到这一点的却是少见的。尤其是在来自现实社会的男青年进入这个孤立于现实之外的世界之后,每个角色之间的价值矛盾愈见尖锐。对于老人的描写,在影片中有许多细节,比如老人越来越狂躁甚至没有耐心在一天一天的画去日历上的日期;比如老人粗暴的将女孩从男孩的身边带走,全然不顾女孩的想法;比如老人身也将男孩赶下船;老人出外带回嫁妆等等,但同时,导演也蜻蜓点水式的描写了老人的孤独,老人一人在船头用手中的弓奏出悲戚的曲调;老人独自修整船上的机器,将心中的失望和对于原先把握的逐渐失去的失落发泄在机器上,无异于一种极端无助的自我伤害。对于女孩的描写也是如此,从多方面叙述女孩的性格,并不重点刻画其某一方面。先前生活在自己小世界中的恬静和和谐,在平衡被打破后对于老人越来越极端的不从及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对男孩的依恋,一直到最后挣脱男孩选择自己的方式来解决过去与将来的问题,整个过程中导演仅仅是对过程的描述,看不出任何价值倾向。你能够看到老人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还是选择了生但是当他意识到女孩回来之后藏起匕首的细节,也能够看到女孩为了表示对老人独断的反抗而主动对客人投怀送抱的行为,这一切描述都直指一点——人性。而非停留在截取某个人物的某方面个性以体现并推动某段情节的矛盾的古老套路,这也是金基德的独到和大胆之处。人性在这部影片中着重体现为中性概念,并无对错之分只有主体之别。每人都有其立场和思想,每人都有其欲望和诉求。围绕着每人的利益和要求所产生的矛盾才使这部影片描写和推动情节的动力,在狭小和概念化的环境中这样的矛盾钢架突出和针对化,也更易让人深入其内的体会和感受。在整个故事结束后你并不会有自己的价值判断,不会说你对某个人物有或喜或厌的态度,而都是一种来自心灵的怜悯,一种与自己同病相怜的怜悯。这就是导演的高明之处,真正在影片中看到的是人性,看到的是人的本质,甚至你会在里面看到自己的空虚和孤独。一部优秀的影片,应该做到这一点。
  对独立环境的塑造,是导演在其影片中的一个连续性特征。无论在《春来冬去》《空房间》或是这部《弓》中间,故事的发生都是在一个远离人世的环境中,姑且认为是导演为了情节进行而创造出的一个虚拟的世界。海,在影片中是一道屏障,一道将这个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相分离的屏障。与此相类似,在《春来冬去》中,宁静的湖和身在湖边的门,就是一道屏障,一道将寺庙与外界世界相分离的屏障。一切矛盾都来自屏障之外,所有不和谐都是来自屏障之外。在导演眼中,似乎这屏障将一切现代社会的浮躁嘈杂和不和谐都过滤殆尽,仅仅把简单和谐留在这个小小的虚拟世界。这里体现了导演对现代工业商业社会的基本态度:对于人性本质的忽略和泯灭。因此,设计出一个简单得近乎原始的,所有情感都不受伪装的世界。而现代与传统或说和谐与不和谐的矛盾,就外化体现为通过屏障内外有限接触而生出的。小世界自有其独立的生存法则,并不受真实世界的影响和控制。在导演塑造过程中,这就相当于一杯晶洁透明的水。无论弓,或者经书,或者木鱼,一切都自在起和谐中,他们统一起来形成了完整的一个体系,被一道道屏障保护着。这既是影片发生的合理性背景,也是影片艺术性及深刻性体现的关键。也就是从这点出发,表明了现实和传统,作者思想和现实环境之间的矛盾。
    金基德作为一位韩国导演,显然都东方传统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这一点在其影片中体现得十分明显。
    首先——画,其作品中的意境都体现着明显的水墨绘画气息,无论是山或水或人,无不洋溢至东方古典悠远静谧的气质,我想这点体现的最明显的就是电影《春来冬去》。远离世俗的众山,众山环抱的一潭镜湖,灵静深湖之中飘动的一座古庙。这些意向生在一起,心境早已被缭绕群山中的云雾,氤氲湖面的水汽的清幽气息所感染,这仿佛就是一幅随意而至却又不无深意的水墨图景。对东方传统文化的提取,也是金基德电影被称为艺术和商业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金基德曾宣称自己的影片是面向欧洲观众。在这点利用了欧洲观众对于东方世界及其文化的神秘幻想。)
    其次——死,金基德作品中也流露出对于东方宗教的崇尚,特别体现在宗教中的人生态度和对死亡的认知。这些观点在其作品中被融入了任务的刻画和塑造中。《春来冬去》是禅理回归到生命本体时呈现的一种真实,是善与轮回,并从一个侧面表现出了善与真实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统一的。而在《弓》中,老人最后的纵身一跳,体现的正是一种对死亡的直视。事实上,我并不认为老人根女孩结婚是为了行鱼水之欢,而在更多意义上是为了了却精神上的孤寂,影片结尾时在寂寞中盛大的仪式,就是一种对于自身的祭奠,是一种原始的朝拜。在这个过程中,老人完成自己久远的一种文化使之应然的心愿,也知道仪式的结束就意味着生命的结束,他所要完成的仅仅是一种精神的交合,一种古老的仪式。死亡是一种解脱,是另一端旅程的开始。死是生命轮回的必然,老僧人自知的离去与老人的跳入海面,在这个意义上都是对生命的一种豁达的表现。
    再次——玄,作者对东方文化的推崇甚至狂热通过在其作品中对东方神秘主义的描写可以看出。在《弓》中,老人死后女子与之的神交,甚至一支箭象征着她已经成为女人,以及对于算命的数次描写;在《春来冬去》中,老僧人意志中船不走,它便停留;《空房间》中通过修炼通过手中的眼睛延伸出个体的感官。都是对东方文化的神秘化倾向描写。东方文化是一种内敛的自知的文化,注重个人精神的修行和自我修养的提高,是关乎个体精神的哲学,金基德作品中对佛道文化的渲染及对整个东方文化的神秘化倾向描写都是作者对东方传统意识境界的描述,也是作者对自身文化的认识在艺术化之后的体现。
    压抑的冷色风格,对这部影片风格及情感基调的概括,也依然延续了导演对另类情感的偏爱。


    
                                                               初稿 05.11.24. 于杭州
43 有用
5 没用
弓 - 豆瓣

7.8

2951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0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弓的更多影评

推荐弓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