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怨女录

Jai
2006-03-29 看过
拍出这样一本片子,不能说功劳全无,侯至少让人管窥了上海妓家,然凭他的想象力,拍半生缘那个时代还勉强,再往前,就有了隔膜。
本来电影出彩靠的就是角色之间的相互激发------昆曲里单单两个人,道具极端精简,一桌一椅里有无尽乾坤。而侯舍本逐末先去投资服装家具,还宣传“得来不易“,好教人去惊叹那全堂红木和大镶大滚,因此经费吃紧,外景石库门影子也不曾瞧见,演员只好在八仙桌和烟榻的空隙里为难地走动,点点烛光聊胜于无,又不是远古洞穴------精美的保险灯在原著插图里张张挂着,说到赖二公子纠缠孙素兰时,”挂上十盏,房间里又亮又热,不独眼睛几乎照花,且逼得人人头脑发烧,额角出汗“;体现意境不假,构图光线也美,但没必要把异国的寒酸之风生搬硬套到海上繁华梦里,人人都像“黄昏清兵卫“,面孔都看不出,嫖什么?配乐也不敢恭维,慢而哀的调子里还夹着平安朝的笙,呜呜地考验着听觉,若李漱芳陶玉甫这对苦侣能现身剧中,倒也契情合景,然而通篇讲的都是欺诈背叛,为何不能用评弹和“一班小堂名”来营造更真切热闹贴近人心的氛围呢?
当时苏妓吃香,五方杂处的女子争相标榜苏州制造,所以“海上花“全本都用苏白,仅少量官话,行为描写淡而少,全靠对白来体现性格,但苏州话太费唇舌,所以侯导体贴地让步为上海话,还是不行,加上长镜头不间断的折磨,人人都讲得慢而吃力,语言上的死记硬背僵化了神态举止,于是本来拿起琵琶就能唱的嗓子变得如鲠在喉,刘嘉玲是苏州人,上海话却不地道,这个双珠总是像太夫人一般正经惟坐通烟斗,长三再怎么有家庭气氛,也不至于严肃成这样,她在饭桌上结结巴巴,松散的一篇训话完全没有说服力,也不知双玉为何要点头,而双玉双宝似乎是点缀------“真正一对玉人“,总穿着白衣说广东味的话。
李嘉欣鼻音甚浓,在这群迟钝的人中间稍带点火气的人也只有她,然而还是个贵妇,带点西洋风,教训诸金花时简直是台词接龙,平和得叫人失望,本来可以显出她性格的“阿是教耐姆妈去吃屎“改成了相对较长且音调不准的“吃西北风”,文雅有余,泼辣不足,诸金花的过场不是不必要,可以凸显翠凤从前的烈性,可还是因为语言关把本能轻松点明缘故的几句话给省了,最后连她发怒拍断臂钏都省了,黄二姐无端耸上来说“哪来的晦气”。潘迪华是个异数,精明活跃还讲苏白!特别是同翠凤斗嘴蒙蔽罗子富时,一句“耐实概照应我噶“让人着实佩服笑倒。
羽田美智子的确又美又有智,幽幽一口上海话比同样从头学起的梁朝伟不知好多少(或许配音?),他看着似乎深沉,实际根本讲不出来,他去请罪,沈小红和大阿金两个絮絮叨叨讽刺他,他因为内疚而不响倒还正常,然而一路下去,大家吃酒时他也没声音,张蕙贞买了镯子给他看,他放下筷子,无声地翕动一下就传给洪善卿,仿佛得了失语症,以至于沈小红也不得不讲起广东话,这才引得他抱住她,不然简直不能交流。行为的重复性在剧中因为语言的匮乏经常存在,比如片首宴席上劝酒者说了几十遍“吃老酒”,全靠中途一个笑话作调剂才看得下去;大阿金作为莲生和小红之间唯一运动的物体,永远在绞毛巾;多数演员一直低头在想下句台词怎样讲。
朱天文似乎是胡张二人的影子,落入他们的泥沼再也没爬出来,这样草率改出的效果好似折子戏,碰巧原著线索又纵横交错,缺了哪个交代都不行。沈小红怒打张蕙贞,连莲生也掐出血来,但他还是爱她,他跟她的感情不是张蕙贞能比的,这样一大段激烈的情节仅仅作为“前略”,之后四平八稳的姘戏子就没多大意思了,仿佛是普通三角恋爱,王莲生也看着像个懦夫。主角们各个都脱离本位,或柔或刚的风尘外表下,都掩藏着或幽怨或淡泊的善良之心,仿佛那大段大段的周旋谋算都是“不得已”,若真是如此,还不如叫鸨母去买批清倌人,歌舞训练后卖到大家去当老婆,何苦天天挂着牌子迎客。其实长三的境况比诸金花这样的幺二要好得多,有的时候她不满意客人,她还懒得出去,而普通观众还以为她们都是野鸡翻身,自然会同情她们的辛苦,然而长三里的确是女人掌大权,唯一目的是要把客人敲得一个子不剩,原著开篇里就写出著书的目的是为了劝戒。而这本电影只拍出前两层,“诈”只字未提。
129 有用
46 没用
海上花 - 豆瓣

海上花

8.2

3604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8条

查看更多回应(38)

海上花的更多影评

推荐海上花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