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恩兄弟电影的存在主义解释

橙子爷爷
2006-03-18 看过
一周看了科恩兄弟的《雪花膏离奇命案》、《巴顿·芬克》、《米勒的十字路口》。

科恩兄弟的电影,有些难以评价,至少对于我。

他们的电影中,处处有嘲弄的口吻。《雪花膏离奇命案》的绑架犯、汽车推销员、警员,《巴顿·芬克》中,好莱坞的制片商、剧作家,《米勒的十字路口》中的黑帮分子,个个夸张可笑,不可理喻。睿智老到的警花,即使最终破了案,也是事事后到,阻止不了命案的连续发生。甚至科恩兄弟开了个玩笑,一位与整个案件无关的亚裔男子,约警花叙了旧,表达爱意,却原来精神不正常。而黑帮混战的场面,完全可以作博尔赫斯小说的脚注。

然而,嘲弄不是目的。任何事情,都可以是讥讽的对象,只要你想。但嘲弄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似乎可以将这种讥讽的姿态,当作科恩兄弟习惯性的手法,成为科恩兄弟电影的主要特征。

将他人作为玩笑靶子,可以表明自己有俏皮的能力,但亦技止于此。高明的人,不动声色,将自己纳入嘲弄的核心,引申出个体与环境的对立,旁人不由自主由第三人角度进入第一人称,或笑或喜,若悲若怒,既疑且惧……而他轻轻掸去香烟燃尽的灰,嘴角或许一抹不易觉察的讥诮,放在桌边上的帽子,让风带走,和着落叶,这便是《米勒的十字路口》那令人难忘的画像。帽子的主人,是孤独的,留个落寞的身影。

这个身影,是科恩兄弟刻意要人们记住的,单身鏖战的形象。这个身影,是与自己的魔鬼合作的浮士德,是失望离开人间,回到离群索居的山顶的查拉图斯特拉。然而他们是超人,他们咄咄逼人,而他欠缺他们的强力,他并不嗜血,甚至有些仁慈,对人们还有着那么一丝爱意,但是他身上充满了无力感,有如那顶帽子,随风而逝,不知飘往何处。因为,他面对的是“什么都没有”的虚无。巴顿·芬克,“你侵入了别人的环境,要不就适应,要不就消失”,一切就像在图画中那么不可捉摸,不是狂乱,就是迷失。警花,以及米勒十字路口中的汤姆,看起来似乎把握到了事态发展的脉络,然而对结局的把握、控制是那么的虚弱无力,或者滞后,而周围的人们,或者漠不关心,或者无理性,全部都不知生活在何处,全部不在场,仅有一个个身影。这就是现实。科恩兄弟以影像的方式,为存在主义作了出色的注解。当然,这是我的角度的注解,也许他们本意不在此。谁知道呢。

“最真实的莫过于虚无”。——塞缪尔·贝克特
20 有用
10 没用
米勒的十字路口 - 豆瓣

米勒的十字路口

7.9

920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米勒的十字路口的更多影评

推荐米勒的十字路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