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天地苍茫时

一剑光寒十九州
2006-03-14 看过
屋顶上的轻骑兵》是一部法国电影的名字,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爱在天地苍茫时》。
也许,在瘟疫横行的念头,彷徨才是真正的主题歌。
人们忙乱地各奔东西,谁都不知道该往哪里去,谁都不知道是否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而爱情,似乎成了无关紧要的事。
也许正是这样,在乱世里的爱情才更能成为旷世的传奇。
19世纪中叶的欧洲大陆,大革命风暴来临的前夕,意大利在奥匈帝国的统治下,年轻的安哲罗因为策谋暴动的计划败露而流亡到法国艾城(艾克斯),由于儿时朋友的出卖,依旧脱逃不了被奥地利政府派人追杀的命运,为了躲避追杀,他无意中陷入了一个瘟疫横行的地区,霍乱的肆虐使人们陷入狂乱,安哲罗被混乱的群众误认为是投毒者,成了被追捕绞杀的对象。
他逃到了高高的屋顶上,俯瞰着脚下发生的一切,尊严与良知在死亡的威胁下已经泯灭,猜疑与自相残杀成就了一幕又一幕的悲剧。
安哲罗,那个意大利国骑兵上校。一个举止得体的男人,一个听从母亲教诲的革命战士,穿着干净的白棉布衬衫,黑色的马靴,眼睛如天空一般深邃,他逃亡在霍乱横行的村庄,轻轻地踩着钝角形的屋顶,阳光把生命和死亡在镜头里进行了完美的分割,村庄里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死去,乌鸦拍着那它们黑色的翅膀,贪婪地啄食着那些尸骨。那是一副可怕的景象,而安哲罗在屋顶上行走着,却如同这死亡的布景里跳出的亮色,耀眼而平静。在一场暴风雨来临的时候,安哲罗失足跌进了一间阁楼里,他浑身湿透,狼狈不堪。这时候,宝琳娜款款而来,穿着一身典雅华贵的白衣裙,一手托着一个熠熠生辉的烛台,烛火映衬着她那张精致的脸庞,如同仙子一般清新脱俗。
他许诺可以帮助她越过封锁回到北方寻找她的丈夫。就这样,他护送着他,一路结伴而行,他们骑着马在广袤的草原上奔驰,冲过重重关卡,越过层层阻碍。
霍乱是可怕的,它的可怕不仅仅在于死亡本身,还在于它所传递出的恐慌。
这似乎注定了是安哲罗与宝琳娜的故事,发生在澎湃的革命浪潮之下,发生在霍乱爆发的年代。从安哲罗偶然从屋顶天窗上跌落开始,一直到最后,生命与爱情就如同两滴水,融入这时代的滔滔洪流之中。
在她将要找到自己的丈夫时,故事也已经快要结束。天空布满了阴霾,外面大雨如注。他与她闯进了一幢死寂的城堡,为了取暖,他们找出烈酒,点燃炉火,矜持而忧郁的宝琳娜似乎从未像现在这样迷人,她似乎醉了,她告诉安哲罗:她的丈夫罗伦侯爵是六十多岁的人,她是在河边发现胸部中弹的罗伦,作为一个贫穷医生的女儿、心地善良的她,将罗伦带到家中医治,夜以继日地护理直至康复,于是就成了他的妻子,那年她才十七岁……安哲罗听完她的故事,却只是说了一句:你已经安全了,我该回意大利去了……安哲罗克制的爱情深深刺痛她的心,此刻她忍不住大声哭泣,蕴藏在心里的情感併发而出:“你不爱我……”。
万念俱灰的她,慢慢地着向楼上的卧房移去……而后,她倒下了,潜伏在她体内的霍乱病毒伺机侵袭她的身体。
安哲罗为了救活她,撕裂了她的衣服,将烈酒倾在她的身体上,用双手拼命地搓着,用尽了一晚上的时间,他终于保住了她的生命。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依旧牵着车将她送到了她的城堡她的家……
我喜欢这样波澜不兴的爱情,在《屋顶上的轻骑兵》里,所有的死亡都因此而变得软弱无力,也许村庄可以烧毁,乌鸦可能迁徙,尸体会腐烂,但是爱情却不会随着这些而消失退色,它只是慢慢地萌发,拱破土壤,轻柔地绽放出美丽的芬芳,然后,这芬芳随风飘散,永远若离若既,永远如歌似泣。这是一种坚忍的爱情,不必厮守,却总可以选择遥遥相望,在曾经拥有后,把美好的记忆珍藏于心,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在苍白的岁月里我们才能找到一丝火光。这样的爱情是遗憾的,而遗憾中亦夹杂着等待的美感。哪怕是在影片的最后,安哲罗和他的骏马消失了,宝琳娜的背影也显得与阿尔卑斯山一样的瘦削与憔悴,但是爱情已经成为了他与她生命里可以共同欣赏的风景。
在最后。
永远无法忘怀安哲罗的宝琳娜一直给安哲罗写信,可是每一封新都如同石沉大海。就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一封来自意大利的信被送到她的手上。宝琳娜走过冰冷的大地,她的丈夫从窗帘被后看着她的背影,影片的画外音传来。“他比宝琳娜更早知道她无法忘记安哲罗,却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的。她纵要离去他也不能留的。”
在兵荒马乱的年代里,两个人热烈的相爱,然后分开,既充满了命运的仓促与,又满是无限的欲言又止的期待。
我喜欢这样的故事。
117 有用
5 没用
屋顶上的轻骑兵 - 豆瓣

屋顶上的轻骑兵

7.9

1433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1条

查看全部31条回复·打开App

屋顶上的轻骑兵的更多影评

推荐屋顶上的轻骑兵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