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与死的大是大非面前,哪容得这么多圣母病

美工猫
2019-07-1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生活里新闻里我们总能见到这样一些家长,当他们的孩子做了错事,划了人车子,偷了同学东西,甚至是强过奸杀了人,他们总会说“他只是个孩子呀”“孩子闹着玩呢你们大人别当真”“你知道我家孩子有多可怜吗”

这样的熊家长你们熟不熟悉?熊孩子必有熊家长这话真是一点没错。

美国当地时间7月10日,章莹颖案量刑阶段庭审第三日。嫌犯克里斯滕森的父亲、叔叔和朋友出庭。
克里斯滕森的父亲向陪审团求情,不要判处其儿子死刑。他称,几天前曾“在脑海中闪现他被处决(注射死亡)的画面,但我不得不停下来”,随即痛哭。他说,他仍然爱他的儿子,并将支持他。“我是他的父母,我必须在这里,我爱他,没有什么能阻止这一切,我别无选择。”
嫌犯父亲表示,自己的父亲在其年幼时从来不在家,而且酗酒,所以他试图在三个孩子面前表现得与父亲相反。但他提到,克里斯滕森的母亲酗酒。
他说,克里斯滕森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参加了田径项目。他还描述了克里斯滕森成长过程中半夜惊醒,以及他15岁时从二楼门廊跳上一辆面包车试图自杀的经历。
克里斯滕森的父亲说,最初他认为儿子可能是无辜的。儿子被捕几天后,他告诉儿子,如果被证明无罪,他会告诉章莹颖的父亲,他(章父)应该为自己感到羞耻。克里斯滕森的父亲说,他很沮丧,因为在儿子被捕后,每个人都认为他的儿子有罪,而他却能想象出他没有犯罪的情况。

“他是我孩子,我只能支持他,别无选择“=不管他做了啥,我都必须原谅他因为他是我孩子。

“他母亲酗酒。他15岁还试图自杀过”=你们知道他有多可怜吗

看看,是不是和影片里的两圣母冈田和小松的论调差不多?

就因为这孩子很可怜很寂寞曾经自伤过,所以就必须无条件原谅她造成的如此严重的后果?世界上可怜的儿童千千万万,为什么别的孩子没有堕入鬼道和邪灵合为一体?

要是克里斯滕森一案的法官宣判说“他曾经自杀过,他觉得自己是个坏孩子。他只是想被关注,所以才会发狂杀死了章莹颖。我们不能杀死一个寂寞的孩子”的话,你们会有什么感想?

这种圣母病论调甚至让我联想到了光市母女杀害事件里被告的辩护律师的精彩陈词:

“被告福田的母亲是自杀身亡,被告因为渴望母爱,希望被母亲拥抱的欲望过于强烈,才会在见到被害人时情不自禁的抱紧被害人,最后造成被害人死亡的遗憾.

被告并非是强奸目的而侵入民宅,而是想求取失去的母爱.至于被害人死后还对被害人尸奸的行为,世纪辩护团的律师是这样辩解的----因为被告福田认为,只要将精子送入被害人的体内,被害人就会起死回生.所以死后对遗体的性行为并非污辱遗体,而是一种起死回生的仪式.”

“他只是个孩子”

“他很可怜”

“你们不能杀死一个孩子”

这种论调让犯罪变成了未成年人的特权,于是即使犯下将女子高生监禁强奸残忍杀害并藏尸水泥如此惨绝人寰的罪行,主犯们也因为未成年而逃过了应得的制裁。

于是即使制造了尸山血海,知纱也得到了一个happy end。


而当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应不应该惩罚一个孩子?”并为此争吵不休的时候,却很少有人跟影片中的琴子姐姐一样清醒地意识到,更应该得到关注的是那些受害者,

对这句质问,冈田和小松对此的回答是如此苍白无力。他只是反复强调

我很好奇,亲眼目睹过这样的场面以后

到底是怎样的圣母病逻辑让冈田有脸说出“这不过是孩子的恶作剧”来?

好吧,如果说知纱的父母因为经常虐待知纱,某种程度上算是冤有头债有主的话,其他受害者怎么算?第一个被杀死的公司里的后辈招谁惹谁了?

然后可能这时候有人会为知纱辩护说“人不是知纱杀的,她只是引来了魄魕魔”。但是影片里琴子也明确说了

这是因为魄魕魔本身就是一群被父母抛弃的儿童的怨灵。这些怨灵会主动去吸纳活着的儿童扩大自己的军团,自然也很容易和同样境遇的知纱产生共鸣。

是的,这些魄魕魔在生前也是很可怜的孩子。但是呢?就因为他们很可怜,所以他们就可以获得践踏他人生命的特权吗?

这个可怜的护士仅仅只是因为目睹了这些孩子路过就被惨杀了。这就是男主口中的“不过是孩子的恶作剧”“捉弄大人”?

然后,知纱本人到底有没有攻击他人的意识?

影片里对此其实已经多次直接和间接地表现了儿童同样有伤害他人的欲求,正因为他们是儿童他们可以以一种天真无邪的态度表现出残酷的一面。

这里直接表现了知纱对于他人的攻击欲。当然这主要原因可能是因为香奈是个糟糕的母亲所以知纱缺乏教育。所以呢?很多杀人犯往往都有一个不幸的童年,这能成为伤害他人的特权吗?

影片在这里解释了儿童是如何天真而又残忍。当他们拥有生杀大权的时候,他们会出于天真的好奇心去制造死亡。(秀树也许出于好奇心杀死了病床上的外公的暗示已经有其他人提到了这里不再敷述)

这两张构图的强烈对比,导演就是直接在告诉你,被杀的护士就是孩子们脚下的蝴蝶尸体。

关于知纱本人的这种残酷又天真的性质,影片里同样用蛋包饭这个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比喻来表现了,对于知纱本人来说血浆=蛋包饭。

如同《尸人》里常人眼中的地狱在尸人眼里却是天堂一般的景色一样,可能在成为魄魕魔的孩子们眼里看来杀人不过是做蛋包饭。

这到底是个happy end还是bad end?将来的知纱能成长为一个普通的孩子还是制造更多的尸山血海?这就只能留给观众自己想象了。

也许是母亲教育的缺失导致了她无法正确的认识死亡。但是并不是每个孩子都有这种可以随意把他人变成血浆的特殊能力,也并不是每个寂寞的孩子都会引来邪灵并与之合为一体。

但是从影片里的描写可以看出,知纱有主动伤害他人的欲望,并且她甚至不认为这是错误的。而化为魄魕魔的其他孩子将知纱的这种伤害欲望变成了实际的危害。

秀树死前听到的是女儿的“爸爸”

香奈死前先听到的是女儿的这句话

秀树和香奈可以肯定都是直接死于知纱之手。虽然要为知纱辩护的话可以说成是“这里知纱是被被恶灵附体了在说话的并不是知纱”,但是考虑到后面琴子姐姐说的“知纱驯服了它”可以推断,知纱并不是被魄魕魔控制而是平等的共生关系-----因为魄魕魔也恰恰是一群被父母遗弃的小孩子。所以它们把知纱看做是自己人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所以这里应该是知纱有意引来魄魕魔杀死了自己父母,因为如果她真的不想父母死,她完全可以表现出任何想要阻止魄魕魔的举动。但是全篇里我们没有看到任何这样的举动,只看到知纱对于父母逐渐绝望的眼神:

这里导演特意安排了一个特写,说知纱没有对自己父母绝望我是不信的。

全片末尾,杀死了旧的父母得到了新的父母的知纱,开心地笑了。

所以这就回到了标题那句话:

在生与死的大是大非面前,我们是否得无条件地原谅就因为他/她是个孩子?

当你的家属、你的亲人、你的朋友被未成年人伤害时候,你是否得无条件地原谅就因为他/她是个孩子?


关于影片结构之类的分析这里就不敷述了,

最后,中岛在这部影片对于多主角的群像剧把握得并不好,因此观感经常处于很奇怪的状态,远没有看《告白》时候那种一气呵成。但是作为全片高潮的退魔仪式实在是太好看了。

但是这些都是小事,最后几分钟里的冈田和小松的圣母病简直就像是一款美味的蛋包饭吃到尾声时候吃出了老鼠屎。

其实我甚至怀疑导演中岛在这里是否是想要反讽圣母病。因为冈田和琴子的那段对话里,每当冈田说出“她不过是个孩子”“她只是恶作剧”的时候,镜头会马上切换到血淋淋的游具,和尸横遍野的驱魔仪式现场,简直就像是导演在用事实打脸冈田的每一句话。

多么可爱的“恶作剧”


最后,我把我的最高敬意给予影片中的琴子姐姐和她的退魔师战友们。他们才是真正在用实际行动保护所有人的那群人,他们才是真正的无私奉献者。

这里需要强调一个事实:实际上,小松和冈田对于知纱的爱并不是无私的。

小松因为不能生育(原因不明,严重怀疑是她出于对姐姐的嫉妒而作死在肚子上造成了疤痕)想要把知纱变成自己的孩子,这本质上与其说是为了知纱不如说是为了她自己想当母亲的愿望。

冈田因为曾经拔吊无情逼女友打胎,一直对被打掉的孩子怀有愧疚,因此最后几分钟的圣母病本质上与其说是为了知纱不如说是为了治愈自己的愧疚心。

这两人都不是真正的大爱无私,固然有对于知纱的同情,但更多的原因是他们两人需要知纱甚于知纱需要他们俩人。

而影片中表现的退魔师们,都是为了一个“职责”前仆后继,无惧死亡。就像那些出现在抗洪抗灾第一线的警察和军人们一样,没有矫情,没有废话,只是默默地做他们职责内的事,前面的人倒下了,后面的人顶上。

来自冲绳的灵媒师老太太

现实中冲绳的灵媒师老太太也是很有名的

虽然未能跟邪灵交战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但是这几个来自冲绳的灵媒师老太太的刻画非常真实。当她们放下灵媒师工作时候,在生活里的她们就是和其他人无异的一群可爱的乡下老太太。我看到有答主认为这里是在表现“被大都市的浮华迷住了眼睛”这个就有点上纲上线了。就像第一次去上海旅游的人会去看外滩景点一样,乡下老太太来到大城市看看沿途的景点又怎么了?这不恰恰表现了她们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脱下巫女服装以后,这些年轻的巫女们也只是一群普通的女子高中生。爱笑爱玩爱自拍享受生活。她们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这场退魔仪式里,就因为“知纱很可怜”,而你看不到冈田和小松这对圣母病把他们的同情给这些女孩子们。

其他的人我就不多说了。这里导演给了每个人一个镜头,让你看到这些被认为是特殊人群的退魔师们也有着和普通人一样的笑容。这是对生活充满爱、对明天充满希望的人才会有的笑容。他们不是田园夫妻那样“空壳一样的人”,但是他们为了拯救这些空壳一样的人义无反顾地来了。

是的。他们都是普通人,他们站在这里只是因为职责。

我本人并不是宗教信徒,但是在这里我不想去讨论“是否所有的宗教都是骗人的”这个话题,因为当宗教成为文化的一部分以后,事情并没有这么非黑即白。以宗教名义行骗的“大师”们终究是少数,而大多数普通的宗教工作者们从事这行只是因为他们选择了这个职业。逢年过节去庙里抽签图个开心时候,和尚道士并不会像地下教会那样给你洗脑(甚至还会有实诚的道士哥哥告诉你“过年时候不会放凶签,图个开心就好”),圣诞节也早已失去了宗教含义变成了一种文化。所以对于大多数普通的宗教工作者们,我倾向于把他们看做一种负担传统文化的职业。是否真能如同影片里那样驱魔我不清楚,但一位善良的宗教工作者确实能给人们提供心灵的抚慰。

例如这张311震灾

例如这张311大地震时候,在废墟中为死者念经超度的僧人的照片。也许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摆拍”。但我的看法是即便这是摆拍这张照片也足够动人,尤其能够一定程度上抚慰在震灾中失去亲人的人们的心灵,让他们知道还有人记着他们死去的亲人,为他们的亲人祈福。

震灾照片里的僧人小原师父的生活照。可以看出脱下僧衣以后他和其他28岁的年轻人并没有什么不同,热爱生活,脸上带着对明天充满希望的人才会有的笑容。就像影片里那些退魔师们一样。

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战友,步履蹒跚独自面对黑暗的独臂老太太。这组镜头的悲壮感堪称全片最佳。什么是大爱无私,如果有人愿意为了职责而赌上生命,这就是了。

实际上一直以来,很多影视里都有这样一种奇怪的倾向:导演和观众似乎都会默认警察和军人不算在受害者里。比如好莱坞影片里经常会看到这样的描写,谁谁谁杀死了大批警员,但只要演员外表够帅够酷,然后顺手救个小猫小狗啥的,观众马上就会觉得这个角色好有爱心哦。

而圣母病们似乎也从来不会把自己的同情心给予这些人,比如千星之城里的女主可以对外星难民大发圣母病,但对于为了护送自己而死的军人看都不看一眼 连一句感谢都没有,似乎他们的死是理所当然。

这部影片里的冈田和小松也给我这种感觉,即使因为知纱死了再多的人,即使琴子姐姐冷静地指出了这点:

他们永远只会跟所有典型的圣母病一样重复着这句话:

如果导演的意图是通过退魔师们前仆后继的悲壮来反衬出圣母病们的可笑的话,那么我必须说,导演的意图真的达到了。


补充几句:实际观感应该是3星,但是退魔师片段拍得太好了加1星。

总觉得中岛这次没有把握好到底自己想拍一个家庭伦理片还是退魔灵异片。因为这两者的内核不同,解决问题的规则也不同。现实里的熊孩子可没有召来鬼怪杀死成年人的能力,而人类的家庭伦理都是基于现实基础的,所以用人类的家庭伦理去套鬼怪就会像用法律去约束恐龙一样不着边际。

所以我觉得结尾这里的矛盾大概也是 ,如果这是个灵异片,那应该用退魔师姐姐的方案去解决,把牺牲减到最小。如果这是个家庭伦理片,那应该用冈田和小松的方案去解决,拯救不幸的孩子。但是最后导演把灵异片的部分做大以后,却又试图用将其作为一个伦理片来结尾,这就造成了很糟糕的观影体验。冲着告白而来想看伦理片的人可能会觉得后半退魔师的部分很虚假很多余,而冲着恐怖片而来的人则可能会希望看退魔师姐姐打满全场。

结局时候两个主角冈田都小松都表现出一种仿佛解决了知纱的不幸就万事大吉世界和平,自己的小家庭幸福美满的话他人血流成河与我何干的奇怪态度。这种态度在没有灵异元素的伦理片里是完全合理的,但在有灵异元素的恐怖片里就很奇怪了。

因为非灵异片里的孩子并没有这么大的能量可以轻易杀人。而在灵异片的大环境下,我问你--------如果有个有超能力的小孩子正在屠杀你的家人,可能他就是出于寂寞,或者是好玩,就像小孩子捏死蚂蚁那样捏死你的家人,你会怎么做?

你会因为他很可怜就放过他吗?还是将他轰杀至渣呢?

所以这种在灵异片和伦理片之间反复横跳的做法,看起来并没有能中岛再一次取得一次《告白》那样的成功,这个大概也算是导演的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386 有用
18 没用
来了 - 豆瓣

来了

7.0

1787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02条

查看全部102条回复·打开App

来了的更多影评

推荐来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