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还是欲望?

天涯
2006-03-03 看过
昨天逛国美时,偶然发现了黑泽明的《蜘蛛巢城》,意外的惊喜。特价五元正版,不买白不买:)

《蜘蛛巢城》是日本版的《马克白》,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之一。此外,黑泽明还拍了《乱》,日本版的《李尔王》。黑泽明对莎翁的热爱是不言而喻的,他的电影也深得莎翁的精髓----关注人性。

陈韵琳的《莎士比亚之梦》是这样评价《马克白》的:没有节制的野心导致的悲剧。“「马克白」,是四大悲剧中最后完成的,在性格描述上,比诸前面三大,是更成熟更辛辣更单刀直入。而探讨的主题 ──一个人是如何从仅只是欲求愿望,到最后会犯下不可赦的罪行的心路历程 ── 也非常的惊心动魄。”“这出戏虽然因女巫预言的戏份,比前面三出戏增加了宿命论的色彩,但莎士比亚著易描述的,不是马克白的反抗命运,而是马克白因野心而堕落,犯错后良心不安,却不肯悔罪反而更加选择堕落的人性幽暗。那种欲求追逐、罪恶感、与更加犯罪好压抑罪恶感的过程,刻画的非常生动深刻。”

看罢电影,我一直在思考:到底是宿命导致的悲剧?还是欲望导致的悲剧?我觉得是后者。《马克白》里班戈一语道破天机:“你若相信女巫的话,就会想办法把王冠攫到手里。魔鬼为了要陷害我们为恶,先在小事上取得我们信任,然后让我们在重要关头堕入他的圈套。”妖婆的预言之所以屡屡应试,很大程度上是利用了人性的弱点,即无穷的欲望。正如妖婆和妻子所说,鹫津一直不敢正视自己的真心。如果鹫津自己没有野心的话,就不会为妖婆的预言所动,更不会听从妻子的怂勇去弑君。令他坠入罪恶深渊的不是宿命,而是他对权力的欲望。关于这一点在《蜘蛛巢城》里是用歌声来传达的。

片头和片尾是同一首歌,“看那充满欲念的古城遗址,游魂野鬼仍然徘徊不散.人的欲望,就如惨烈的战场.不论古今,都永不变改.”片中鹫津和三木在森林迷路时,导演更是借用妖婆的歌声直接点题“人间多丑恶,既托生于世,贱如蝼蚁,尚且偷生.何必自寻烦恼,多愚蠢.人生若花,来去匆匆.终须也要化作腐肉骷髅.人们为了权欲,不惜欲火焚身,不惜跳入五浊深潭.罪孽囤积不散,到了迷惘的尽头.腐肉落土开花,放出芳香.可笑的人,实在太可笑了.”黑泽明已经表达得再清楚不过了。

之前湖边的鱼评论《无极》里说过,光明在林中迷路遇满神这一段,完全照抄黑泽明的《蜘蛛巢城》。同一个桥段,陈凯歌讲的是宿命,黑泽明讲的是欲望,前者是虚无,后者是人性,这就是思想的距离。
44 有用
5 没用
蜘蛛巢城 - 豆瓣

蜘蛛巢城

8.5

1861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蜘蛛巢城的更多影评

推荐蜘蛛巢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