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流的慢箭

[已注销]
2006-02-28 看过
   前两天,看了《河流》。那两天天气很差,灰灰的天,闷闷的,到处都很潮湿,身体内部似乎有点古怪,人打不起精神,就一个人躺在家里看片子,常常弄不清楚是白天还是黑夜。也许人在这种很迟钝的状态下,适合看闷片。
   电影看完后,房间里暗暗的,我很久没有说话。电话没人打,房门没人敲。我死气沉沉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脑子一片空白,忽然很想对着已经暗淡的屏幕大骂一句,“什么烂片,什么古怪片子!”
  
   《河流》讲了一个男孩叫小康,有一天脖子扭了,然后一家人带他看病。脖子扭了也不是什么大病,却说不出的难受,整天歪着脖子,神经质地抽动。人歪着难受,别人看着也难受。就象某一天你的牙疼了,疼着让人难受死了。若是没完没了的疼,就想着赶紧拔牙,要不然疼的难受,让人真想自杀算了。
       小康在电影里也是那样,恨不得自杀了事。但人怎么会那么容易死呢,想着死,当然还是歪歪扭扭地活着,到处看病,求神拜佛,然后发生一些古怪的事情,如同脖子疼一样古怪。譬如他的父亲是个同性恋,他莫名其妙地在片尾和老爸上了床。说出来都觉得古怪,但演的时候倒也顺理成章。 
    其实,让我难受并是“同性恋”情节,更不在意“乱伦”。电影看多了,啥希奇没见过。但我难受啊,我为片子里那股郁闷劲难受。活着不爽,死又死的不干净。一切都好象电影里那个漏水的房子,滴答滴答淌着水,到处湿哒哒的,搞的乱七八糟,睡不好,住着更不舒服。如果能找到漏水的源头,关了水龙头也就无所谓了。可是,这世上有多少东西和小康的病一样,来得希奇古怪,却不能安宁,到哪里才能找的到水龙头呢?
  
   连着几天,我总觉得脖子不对劲,走路都下意识地按按脖子。朋友昨天晚上笑话我歪歪扭扭,说你看你的脖子都是歪的,吓的我一愣。脖子?脖子怎么了?
     电影结尾时,小康爬出窗户,没想到那里居然还有一个天台,他古里古怪地站在天台上,看了看天空。屏幕上突然打了“完”,全剧结束了。结果我愣在那里,总觉得应该还有下文吧,应该还要讲点什么吧。可是,他不讲了,该死的蔡明亮什么都不讲了,就停在那里。或者没有停,还在延伸。好象一个鬼片,放了一个咒语在那里,然后画面一片漆黑。可是《河流》不是鬼片,没有恐怖情节,没有恶心镜头,没有音乐,没有枪战,什么都没有,甚至连对白都少的吓人,只有黑糊糊的画面,和里面沉默的人。
  
  记得好象是尼采说过四个字:“美的慢箭”。他说有的美是那种渐渐渗透的美,人几乎不知不觉把它带走,它会悄悄久留我们心中之后,然后完全占有了我们。《河流》也是一种慢箭,中箭的那一刻,我感到这个片子真讨厌,渐渐开始感到它的力量。这种力量是如此阴暗诡秘,并如此强大,恍如生命之流,带着它的阴影,慢慢渗透我的生活。

    电影的开始,蔡明亮放了一条黑乎乎的河流,上面漂浮着一个假死人,怎么摆都不对劲,最后干脆放一个真人,这条河脏脏地流淌,弄的人都臭了。这个人就是小康。
 
79 有用
12 没用
河流 - 豆瓣

河流

7.6

625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8条

查看全部18条回复·打开App

河流的更多影评

推荐河流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