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觉得《动物管理局》不会喜剧收场

唐书钰
2019-06-17 看过

我总觉得《动物管理局》不会喜剧收尾,因为这剧底色悲凉。

酒精走私案里有个“犯人”叫坤沙。没人见过他的长相,在销声匿迹十年后重出江湖。被抓后才发现,真正的坤沙早就死了,他老婆为了维护“坤沙”的威名一直神秘行事,想不到因此名声更大。

细节虽小,倒可以用来解释剧的荒谬。《动物管理局》的“荒谬”,在于给每个角色配了个物种,每个物种又都有个突出的属性。能放屁的狐狸、会隐身的变色龙、仇富骂街的大白鹅……几乎每个分支剧情中的角色都是喜感的。

但这些看似搞笑的设定,又都仿佛“坤沙”的隐姓埋名一样,观众以为是一种结果,结果却倒向另一种。所谓“动物转化者”物种不同,特质自然不同,乍看是为了“搞笑”(剧宣的方式似乎也是如此),实际却推动每个“动物”走向自己的命运。

靠放屁获得大奖允许被进入人类社会的狐狸精,因为自己的屁险被驱逐。

靠分身实现追求梦想和听父母话双和谐的蚯蚓精,因为生活崩盘想要再次分身而丢了性命。

寿命长到惊人的水熊虫,因为孤独总想自杀,结束掉自己的性命。

会在22岁转换性别的黄鳝家族,因为性别问题,必须在22岁之前结婚生子,再在22岁之后重新结婚。

《动物管理局》为什么不火?就是本着看喜剧的观众会发现,这个剧没那么好笑,甚至看完还让人有点难过。

我隐隐觉得动物管理局不会是happy ending,就因为最开始的设定各个有趣,往下看却并不是喜乐的故事。

甚至,很多转化者的过往是很虐的。那个跑龙套的鱼老头失去了等待许久的角色,这个失落一直纠缠着他,就成为了一个“梦魇”,让他一遍遍重复在当时那个角色的故事中,只想做一次完美的表演。

很多转化者的未来则是可以预期的虐。像是给得绝症的饲养员找仙丹的熊猫,他不可能找到仙丹,最后也只能回到动物馆,以自己的熊猫形态,陪饲养员最后一段时间。

这些故事比剧方想要宣传的“动物反映人类社会问题”要真实得多。因为那些所谓能引发大众讨论的矛盾——回农村还是到城市,要梦想还是要安定——早已渗透生活,甚至已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它也许会刺痛人一点,但这种痛就像皮肤简单的“不适”一样,很快就被人忽视了。因为,若没有“忽视”的能力,我们在走出社会的第一天,大概就已经焦虑而死了。

而每个转化者身上的小“虐”,反而成为了《动物管理局》的底色。这些虐涉及生、老、病、死,都是人们日常不敢触及的,甚至涉及相关话题的短视频都有人不愿打开。也只有通过戏谑,搞笑的方式,才能说服观众花费片刻的时间,去付出那么一点心痛。

不过话说回来,做《动物管理局》的主演还是蛮吃亏的。郝运和吴爱爱不需要特别出彩,只要在查案中把故事串起来就好。他们身上的情节点明确,都为了推动剧情,比如吴爱爱的婚姻走向和郝运的“秘密”身份,基本已经明确到追剧的人都能猜出八九分的程度了。

当然,微博上还有很多对两位主演的分析,关于陈赫微表情的,关于王子文“变男变女”设定的……而我觉得,两位主演最大的“功劳”,就是在每个案件中恰到好处的出现,然后在悲伤气氛烘托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带着观众走出来。

他们需要一点喜感,一点个人身上自带的欢乐,却也要有点严肃,一点“我不是不懂这些悲伤”的深度。谈不上特别喜欢陈赫和王子文,只是想了一圈,也的确找不到比他们合适郝运和吴爱爱的人了。

22 有用
4 没用
动物管理局 - 豆瓣

动物管理局

7.7

42258人评价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动物管理局的更多剧评

推荐动物管理局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