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幻想,就能瞒天过海

2006-02-08 看过
    RYAN在愚人节的凌晨发消息过来:电影频道在放昨天。我飞速开电视摇到电影频道,看到老贾和他的二八式在人群中飞驰。然后我就笑了,呵呵,RYAN,傻子快乐。
    我想到那些看昨天的日子,那些我们一次又一次打招呼说着“哟,你还作饭呐”的日子,那些流去的日子。

    我看见本世纪最蓝的一片天
    轻轻一下就让我彻底崩溃了

    一说起这个电影就让我没完没了,我又开始唠唠叨叨了,真不象话。

    “他用无言的漠视甚至歇斯底里的狂躁来消解父母给予他的爱的压力; 他用眼睛进死死盯着曾经无话不谈,现已无言以对的朋友,似乎要从这种长久的对视中获得某种力量。旷日持久的较劲折磨着贾宏声因为吸毒变得脆弱而敏感的神经,毒品又成了他暂时飞离痛苦的避难所。他终日沉浸在列侬的音乐里,感觉那些歌已流入血液,刻入骨髓,他认为自己就是这个天才艺术家的儿子。在医院里,贾宏声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能力竟是那么弱小。不论他多么偏执,跟真正的精神病人为伍,他仍是个孤独的清醒者,一个摆不脱世俗生活的普通人——喜欢吃面条,喜欢穿时髦的衣服,向往自由和温暖。”

    可是我还能说什么呢,我看着这个孩子,然后象婴儿一样哭泣的脸,那些冷漠和绝望,当你处于烦恼之中,又会是谁,会是谁来到你的身边呢。

    其实,这个电影有个挺傻的结尾在我看来,或许他真的是从昨天的经历中抽离而去了,可是清醒?

    “疯狂是一种艺术状态,人疯狂起来会更聪明,但清醒更多的指生活状态,在人群中把握自己的能力。现代人特别需要这种把控力,否则就会伤害你周围的人,对自己不负责。”

    我又一次开始搜索:“他在严肃地做着一件荒诞的事情——像一个较劲的哈姆雷特,思考人活着有什么意义?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并且,需要借助大麻和摇滚乐,他才能飞。现在,贾宏声只要一间屋子和一扇打开的窗。他说:“活着最大的快乐就是寻找新鲜的东西,哪怕是呼吸一次新鲜的空气。”因为寻找,所以要拒绝着等待希望,用他的话说——拒绝邪恶,拒绝世故。”
    于是生活回复到本来的面貌,干净,什么都没有的一种状态。

    其实,你就是一个人,就是一个人,不能改变事,但事能改变人。

    我喜欢他走路的姿势,一种什么都不顾的姿态,还有苏州河里狠命吸烟的表情,和谁都不同。

    2000年末,结束电影《昨天》的拍摄,贾宏声一人搬入城郊的一所大屋子,安安静静住了下来。屋里没有电脑,手机,BP机,备用电话也仅限父母和几位朋友知晓。不去酒吧,不喝酒,起居规律。也没有接拍新戏。贾宏声觉得他是为电影而生的,但还没有一部满意的作品,所以等待,等一部好的电影。每月,贾宏声就靠中央实验话剧院给他发的几百元工资过生活。付了房租,剩下的钱抽2元一包的烟,吃面条和烙饼。当问及现实考虑时,贾宏声反问我:“你觉得生活跟钱有那么大的关系吗?”在贾宏声的标准里,有地儿住,有饭吃,就能生活。为了赚钱去拍戏是件特不给劲儿的事,所以他拒绝。

    那个在电影的最后努力完美的伸出双臂飞翔着的老贾,迅速回到一种松弛的状态,一个年轻人痛苦与欢乐交织的人生。

    阴云密布的夜空依旧会有光明,他照耀我直到明天顺其自然。我又一次梦见了那条龙,他盘在屋顶上,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他问我你是谁,我说我是贾宏声,他说贾宏声又是谁,我说贾宏声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是个演员,热爱摇滚乐,爱列侬和罗伯特普兰特,曾经想成为个名伟大的演员,也想组建一支伟大的乐队。他说你什么都不是,就是一个人,你爱吃面条,鸡蛋,爱穿时髦的衣服,可以给影迷签名,可以哭也可以笑,受不了的时候还可以求人。我问他我为什么在这呢,他说这是对你的惩罚,因为你身上恶的东西太多了,必须把这些恶的东西清理出去,你才能彻底干净。我问他我干净了吗,他没有回答,两只眼睛还是死死的盯着我,然后就飞走了,你就是一个人你就是一个人一个人你就是一个人你就是一个人。
    
    只要有幻想,就能瞒天过海。
57 有用
11 没用
昨天 - 豆瓣

昨天

8.6

2810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8条

查看全部18条回复·打开App

昨天的更多影评

推荐昨天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