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李安还有情时

童孝贤
2006-02-02 看过
李安是一粒中国式情种。这情种如今在世界开花,蒲公英一样放出千蓬万蓬光,国人面上也有余晖。《断背山》拿奖拿到手软,其标志性的谦谦笑容也能保持得相当持久。“奥斯卡那天,李安用中文跟全世界说谢谢”,黄舒骏《改变1995》里的镜头,过去十年仍不变。末了,仍不忘用母语祝福同胞:新春快乐——他似乎比旁人更像中国人。

“不知哪个朝代,哪个佳日良辰的事了。高楼上是夜晚的星空秋风无边际的刮来,远天隆隆的炮声,一阵阵欢叫里,灿炽的烟火一蓬蓬的开在墨蓝的天空中。”《断背山》片花的最后一幕,如同朱天文当年一篇散文的起头,灯火阑珊底下,一个身影茕茕孑立。没有风雷,没有革命,没有创世纪,刀枪剑戟向来不是李安的看家本领。他撼动人心的招术如同中国太极,慢条斯理细细幽幽,一个拈花指弹出,外表无恙,受的俱是内伤。“父亲三部曲”里的家国情深,俞秀莲与李慕白的无言之爱,西部牛仔的不伦之恋——台北、江南、美利坚,历历足迹都是那些招式的空谷回音。

9岁的李安第一次看李翰祥的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时,眼泪止不住地流,“电影院内其他观者好奇地循着哭声看是谁哭得如此凄惨”。这几乎可以当作是这个中国式情种的启蒙教育。大约自那时起,他开始于流云水袖与庭院深深之中学习何为美好,以及那些美好玉碎宫倾时,何为永恒。他应该提前窥见了日后致胜的天机。从此后,他大约也不需要再哭得那样日月无光爱得那样雷霆万钧。喜怒不形于色,胸中有大海,作为中国人,学会这样耍太极才是第一要务。

据说拍《卧虎藏龙》时,李安独独对章子怡“连一次小小的鼓励都没有”;希斯·莱杰也说,“拍完《断臂山》之后,李安对我依然不甚了解。”他俩之间的交谈非常模糊。他们略略觉得被冷淡,戏里戏外,不无失意,反而成全角色……虽然李安麾下的人物来自五湖四海,但他又对他们一径地微笑,交杂羞涩与慈祥。你道他是无情还是有情?

“人类的历史,逐渐明了意向:多情——无情。”木心先生预测,“往过去看,一代比一代多情,往未来看,一代比一代无情。多情可以多到没际涯,无情则有限,无情而已。”既如此,当李安还有情时,云且留住云且留住。
126 有用
15 没用
断背山 - 豆瓣

断背山

8.8

55638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7条

查看全部27条回复·打开App

断背山的更多影评

推荐断背山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