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m Cooper in Les Liaisons Dangereuses

恒殊
2006-01-30 看过
Sorry, actually I'm talking about the DANCE there, not the FILM.


Les Liaisons Dangereuses
/Yomi

Adam Cooper老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不再注重那些发挥特长的舞姿,他开始编剧,他开始导演,他来主导一切。两年前见到他的时候,我送了他一副画,背面写上——致我心中最杰出的表演者,我用的是performer而非dancer。因为他说过,他不希望让人们认为他只是个单一的芭蕾舞者,他要全方位发展。早先曾为他在On Your Toes中的琴技和歌喉击节赞叹,而接下来看到Singing In The Rain,Solder’s Tale,还有今天的Liaisons,我突然开始犹豫。他的全方位表演自然是他的天才所在,然而没有了高难度的舞蹈动作,恰恰让人完全失去了十年前初见天鹅的惊艳。

Cooper出名是因为他跳的Swan,他的杰出是因为他的舞蹈——他的美丽,他的性感,他的气质,他全部的魅力都来自他天神一般的舞姿。那种已经突破美的最高境界,跨越了所有想像的极限范畴,那种舞蹈可以让我颤栗,让我痛哭,让我忘记一切世间欢乐与痛苦,完全沉溺在天鹅白色羽毛的包裹中沉睡。而他现在的舞蹈,混合了戏剧与音乐剧,不再担任任何演出的灵魂——人还是那个人,近在咫尺,同样的汗水掉落到水蓝色的舞台上,而同样的感动在我的心中已经不复存在。

回想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只是走进演出大厅,看到他的海报我就几乎昏厥,最终见面更是激动的面红耳赤签名的时候恨不得俯下身亲吻他的手指——而今坐在第一排的位置,近到连他右手食指戴着的戒指都看得清清楚楚——而演出结束之后,我竟连和他再次交谈的愿望都没有,只是面无表情的随着人流缓慢的涌出大厅。

尽管不愿意去相信,但是他已经不能再感动我了。

如果他不跳舞,他不过是个普通人。和我们一样每日过着平凡的生活。而我以前曾把他当作神。就像曾经伤感的听着大卫爷爷圆润性感的嗓音变得老迈沙哑,或是去看Placebo的演唱会,看着台上的Brian洗尽铅华,因脱发不得不丢掉原本夸张和妩艳的一切——世上最大的悲哀不是美人迟暮,而是美人的追随者从此失去了信仰。


危险关系(Les Liaisons Dangereuses)

在伦敦遭遇第二次恐怖袭击后仅仅三天,我订了最贵的票去看危险关系,Cooper今年夏天的新剧。演出仍旧是在伦敦北部的Sadler’s Wells,十年前初演天鹅湖的剧院。Matthew Bourne似乎是认准了那家剧院,两年前我曾经在那里看过AMP的胡桃夹子,而今年圣诞节前后,他的新剧‘剪刀手爱德华’也会在那里演出。

危险关系来自200年前的同名书信体小说,作者是法国的拉克洛(Choderlos de Laclos)。故事讲述一对社交界魔鬼情人Merteuil侯爵夫人和Valmont子爵,利用各自的魅力周旋情场:剧中关系十分混乱,为了报复抛弃自己的Gercourt伯爵,Merteuil侯爵夫人介绍对方的未婚妻,天真纯洁的Cécile爱上了一位年轻的音乐教师Danceny。而同时情场老手Valmont也发现了另一个目标Tourvel夫人,Valmont力图摧垮后者的虔诚而纯真。在遭到拒绝之后,愤恨交加的Valmont用Danceny的书信威逼利诱,强暴了Cécile。

第二幕开始,Tourvel夫人经不住Valmont的死缠烂打最终妥协。而在Merteuil的压力下,Valmont感到恐惧和不安,他离开了Tourvel,后者在大雨中绝望自杀。失魂落魄的Valmont回到家中,在Cécile的怀抱中寻求安慰,而早就守在一边的侯爵夫人趁机叫来深爱Cécile的音乐教师看到了这一幕。愤怒的Danceny当即拿出佩剑和Valmont决斗。可此刻Valmont头脑中全是Tourvel的影子,他知道自己失去了此生唯一的真爱,于是自杀在Danceny剑下。看到Valmont的尸体,侯爵夫人才意识到自己已在争斗中失去了原本拥有的一切——爱人,权力与地位,于是整个人随之崩溃。全剧落幕。

剧中主人公侯爵夫人由Sarah Barron扮演,她也曾是AMP的团员,名字出现在95年天鹅湖的最初版本里。除演出之外,现在她也是一位舞蹈指导。Valmont子爵自然由Adam Cooper扮演,而他所爱的Tourvel夫人当然是Sarah Wildor,自从Cooper离团单飞,他和他的这位‘beautiful wife’(Cooper语)经常在一起演出。出演Cécile的是他在Singing In The Rain中合作过的Helen Dixon。值得一提的是,Adam的哥哥Simon在剧中担任牧师,尽管只是小角色,但这是第一次兄弟俩同时登台,而Simon也是以备万一的Valmont No.2。

故事背景设定在18世纪的法国,是以演出服装极为华丽繁复,Cooper一人就换了三套礼服。在第一幕末尾,他摘下假发,两位侍者为他更衣,最后赤身披上纯黑天鹅绒的袍子,如幽灵般滑进Cécile的卧房。想起我们的传统芭蕾剧目‘大红灯笼高高挂’,里面也有强暴的情节,却是通过幕布后的影子来表现,非常含蓄;而在Cooper这里,从On Your Toes到Liaisons,所有他编舞的剧目,表现情欲的方式往往非常直接。

我感觉全剧最精彩的一幕就是这里,他假装离开后突然在一人多高的床顶后出现,而后抓住栏杆倒立翻身,双腿盘住床柱滑下。相比剧终二人决斗的高潮部分,这一段配合音乐更能表现人物(Cécile)内心的恐惧,而对Cooper来说更具独创性,动作也更有力度和优美。之后他换上黑色的长皮风衣,舞蹈颇有Stranger之风。

大概由于选材的关系(Liaisons是他计划了十年的剧目),Cooper总喜欢在演出中搀杂很多的情欲因素,挑逗观众的神经。他的舞姿很性感,却失去了原本天鹅所带来的触目的神圣。记得第一次看他的现场演出,我和所有观众一起捧腹大笑,欣赏着台上他身体舒展带来世上最完美的线条,满足的喟叹,然而演出结束,当时的舞蹈动作却在脑海中一片空白。

曾几何时,到第二幕一出场,白天鹅纵身而起的那一跃,使全欧洲甚至整个世界拜倒在他脚下;而第三幕,黑衣的陌生人背负满天繁星跳下露台的护栏,背后黑色风衣的下摆飞扬在夜风中;天鹅与王子缠绵悱恻的双人舞;陌生人与王后纵情狂欢的盛大舞会……已经是过去很多年的事情了,而天鹅锐利的视线始终在头脑中挥之不去。我想每个真正热爱天鹅湖的人,心中恐怕都会留有一片净土,那被满满的水蓝色覆盖的、静寂的池塘边,天鹅舒展双臂,从指尖到肩膀、颈项,乃至每一块背肌都在随着舞蹈灵活的运作——那是世上最最性感的天鹅,那是世上最最完美的人体。

而现在,我们什么都看不到了。他不停的编造着新的剧目,不停的在全世界巡演,不停的接受各种媒体的采访,不停的得到无数奖项。他的每一个新的演出我都会虔诚的去看,坐在那些岁数超过我2倍的老人中间,然而看过也就看过了。我也会发笑,也会鼓掌,也会喝彩,但感动的情绪却再也没有回来。
我不知道让他去做导演和编剧是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又或许,他已经不再满足于只做一个单一的舞者。但统筹全局必然会削弱关注于自己舞蹈动作上的分量,这是毋庸置疑的。我想看精彩的演出,但我更想看到Cooper的舞蹈。如果Cooper不跳舞(或很少),那么这只是一场普通的音乐剧。我不会花45镑去看音乐剧。

今年秋天是AMP的天鹅湖十周年纪念,他们会继续巡演。舞者已经换过好几批了,我对新的cast一无所知。但是我当然还是会去,我想看看其他人是否可以唤回我心底天鹅的记忆,初见时那如天神一般的惊艳。

Yomi
 
24/07/2005 Luton


Cooper’s dancing was as extraordinary as I’d remembered it - Not quite human. Divine. ——OBSERVER
32 有用
9 没用
危险关系 - 豆瓣

危险关系

7.6

760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8条

查看全部18条回复·打开App

危险关系的更多影评

推荐危险关系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