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 LOVE & HOMOS

恒殊
2006-01-3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摄影、艺术圈子以及电影《HIGH ART》
□ 恒殊(Yomi)


两年前写过一篇文章,《信仰·爱情·真相》。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到英国读书,那个时候他和她还都没有出现。在那个时候,我简直把自己生生的与现实世界剥裂开来——当你突然发现自己的愿望很容易实现,当你身边所有的人投过的都是羡慕与祝福的目光,当你无所顾忌的奔跑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当你甚至已经感觉背后腾起了翅膀——我活在自己的宇宙里,我感觉不到日的酷热,我感觉不到夜的冰冷,我看不见也听不见一切,那个时候我唯一能够接受的,只有身边触手可及的梦想。然而,当自己一直为之奋斗的梦想变得触手可及之后,梦想也不再之为梦想了。梦想变成了生活,而生活是现实的。我无法继续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继续做梦。

不能实现的梦想永远是美好的,就像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世界上只有两种真正的悲剧:一种是你无法得到你想要的,另一种是你得到了。偶像王尔德的名言。两年前写Personal Statement第一次引用这句话,因为六年前如愿以偿考上重点大学,却读了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专业。如果那一年我没有被一类大学录取,如果我被迫去学了广告,那么毕业后我出去读的一定是艺术类的研究生而不是本科。因为我拿了工科学位,所以英国的视觉传达我必须从BA一年级读起。

现在也是一样。当巴黎与米兰的时尚已经变成不再流行的谈资,当夕阳之下的圣马可广场近在咫尺,当你随口说出河南的牡丹太远,我们还是去荷兰看郁金香吧——世上还有什么东西值得期待?也不会再有任何惊喜。与他人无关,我们被自己的个性宠坏了。

自己一直的愿望,邀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举办艺术沙龙,如同欧洲19世纪的贵族,每天唯一的工作,就是与圈子里的朋友喝茶聊天,绘画,写作,举办展览。看起来完全不切实际的幻想,但在我们那个小圈子里,这个愿望几乎可以满足。虽然隶属不同的校区,但周末大家总会聚在一起,学建筑的,电影的,动画的,时装的,平面的,纯美术的,专业各有不同,但艺术是相通的。我们经常几个人挤在一个小小的房间,插上电吉他和巨大的音箱,整夜整夜的开Party。每个人都会画画,每个人都喜欢电影和音乐,总有两个人喜欢的设计师是相同的,总有几个人在争相谈论同一本书。我们形容饭菜的味道用“魔幻超现实主义”,评论人物用“失控”,挑选本子用“智慧”。我们关注Marilyn Manson最新的服饰与化装,我们弹奏Metallica,我们一起高唱Linkin Park和Limp Bizkit。我们录歌,我们拍Video,我们随意使用摄影棚。

那个时候我们之间完全没有任何性别或年纪的差异。谈起杜尚,18岁的预科和26岁的研究生同样可以产生共鸣。绘画和摄影,我们互相给对方做模特。我们互相纪录生活中的一切。那个时候和两个男孩子一起去伦敦,一个比我小四岁,一个和我同岁。但对当时的我来说,他们没有任何区别。火车上我坐在中间,他们同时把手伸过来拉住我的手——那个时候感受的不是爱或者任何感情,而只是一种单纯的幸福与满足。那是在我们圈子里,甚至整个学院最有天赋的两只画画的手,一只精通吉他,另一只会弹贝司——后者的手指极为修长——而他们此刻都被我抓在手里。我感觉自己被信任,被依靠,被照顾,被保护。那个时候我总感觉整个世界都是我的。

当然它不是。当这种努力维持的平衡一旦被打破,我连自己都无法掌控,更没有谁可以是我的。第一个流泪的是Camus,当初陪我去意大利的那个美丽女孩。我们曾拥有一个很美好的夏天,在我们一同住在坎特伯雷的时候,每天晚上去High Street那间有500年历史的黑白木头房子里喝咖啡,一起去东站对面最大的那家Night Club跳舞。同行的就是那个有着漂亮手指的男孩子,我后来的男友,那个时候他一直很嫉妒,因为我和她才是一对。漂亮而放肆的一对。学期结束之后,由于校区不同,我和她一度很少见面。她一直给我写信。我没有回。她来找我的时候我让塞浦路斯的室友为我撒谎。再想起那段经历的时候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那段时期竟然这么排斥这个我曾经爱过的女孩。

事态在我寒假回家之后好转。我开始在MSN上和她聊天。因为我周围的所有朋友那个时候都去了巴黎。因为我寂寞。但是她没有问为什么。她又和我在一起了。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她每个周末都坐火车来看我。我们拍了很多很多相片——Lucy和Syd两个人,到底哪个才是我?电影《High Art》中,杂志社编辑Syd渴望艺术与激情,而被感情与毒品毁了的摄影师Lucy十年之后再次从她身上找到了灵感。她为她拍照。

我为Camus拍照。她的专业是Fashion Design。我拍她,拍她的衣服,拍她的模特,我帮助她完成她的Project。她也同样帮我。她帮我寻找灵感,她陪我去了很多地方,她为我借了无数摄影器材。就在很冷很冷的初春,她穿着自己做的Corset和我去城堡,去教堂,把自己纤瘦的肩膀贴在斑驳厚重的岩壁上;我在她身上裹满了透明的塑胶膜,在寒冷的黄昏跑到废弃的旧仓库,在白色石灰袋与黑色废轮胎的夹隙中生存;为了我选定的死亡主题,我们从二手市场买了无数的玩偶,一一把它们悬挂在马路旁边的废工厂里——那是她为我选定的位置,地面上充斥着无数用过的针剂和杜蕾斯蓝色或橘色的碎片。

Camus把我的作品全用在了她的Project中,她的研究生导师对这些照片大加赞赏,问她,你从哪里请来的摄影师?而我的一系列摄影作品Death of Virgin,至今仍悬挂在学院的外墙展出。那天拍摄的时候,工厂的墙壁上有个洞,不时有好奇的路人,走过来探头探脑,不知道我在外面举着相机做什么。我问在里面悬挂玩偶的Camus,路人看到那些吊死的娃娃有何感想,她开心地笑着对我说,他们的表情好像看见上帝了。

我们很骄傲。我们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上帝。我们决定审美。我们创造一切。我们沉迷在自己的艺术信仰中,疯狂的在寂寞中寻找痛苦。艺术从不对任何问题发表看法,艺术从不评论,艺术的唯一目的就是表现。表现艺术家对他内心构造的乌托邦的永恒追求,在追求路途之中的挣扎,以及最终追求幻灭的痛苦。Lucy最终无法从她已经习惯的生活圈子中脱离,尽管Syd曾经给了她阳光。她们始终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一个月前曾经和他说,我除了双手,还有翅膀。双手是用来抱住你的,翅膀是用来飞翔的。我告诉他我不会放手,但是他突然说,如果那样我就飞不动了。当时我不相信。我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最后竟然会如此疲惫,两个世界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我真的再也飞不起来了。

想起还在国内的时候和朋友聊天,她说如果我有一个男友,我就不会去英国读书。当时我认为那是无稽之谈。像我这样的人,怎么会因为愚蠢的爱情而舍弃梦想?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牵绊住,我追逐云端白色城堡的脚步。但是当命运中的那个人真正出现的时候,我一样的迷失,一样的失去自我。我不去上课了。我不写小说了。我不画画了。我不拍照片,我也不上网了。我变了。睡公主从自己的世界中苏醒,她爱上了那个让她睁开双眼的王子。开始的时候,朋友们都说,他吻醒了我;半年之后,朋友们都说,他毁了我。离开英国的最后一个月,我抱着当年弹吉他的男孩哭泣。他是他最好的朋友。我本来是光芒四射、如太阳一般闪闪发亮的狮子,但是他对我叹息,因为那时候的我就像一只蚂蚁,任谁都可以一脚把我踩死。后来他翻开一本关于哲学的书给我看,书上有一句话说,上帝惩罚他所爱之人。

另一个朋友同样对我说,上天既已给了你容貌与智慧,它必定会让你经历一份痛苦的恋情。但是我不甘心。我休了学,不顾所有人的劝阻,飞了八千四百公里回来寻找我的爱,但是我找不回来。面前经历的一切都真真切切的告诉我,我所爱的那个人,在他离开英国的那一刹那就已经死了。永远都回不来了。一并消逝的还有所有我们共同所经历的——属于我们的艺术小群体随着研究生的毕业典礼而解散。有的人回国了。有的人去了其他城市。留下零零散散的两三人,各自找到了男女朋友,与大家也不再联系。圈子消失了。在我下飞机的那一天,在我终于走进家门的那个刹那,我没有感觉到任何温暖。四壁萧条、黯淡、阴冷、空旷。属于夏日的甜蜜永远死亡了。那个夜晚躺在自己的床上,我感觉寒冷。明明已经回家了,明明已经回到了父母和朋友的身边,但自己的感觉,和在遥远的大不列颠躺在地板上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我仍旧还是一个人。我很孤独。我怀念夏天以前的一切。美丽往往是短暂的,但我当时竟然以为那就是永远。

Lucy死了。我还要活下去。一个新认识的玩车的朋友,刚从西藏回来。他对我说,不妨尝试换一种生活。开着他的改装军用吉普,他带着我在阳光下飞驰。我很快乐。温暖的冬日阳光没有夏天里那么刺目,被照耀的感觉让我知道自己还活着。如果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那么就告一段落,把这一页翻过去,重新开始另一段人生。我想他是对的。我们无法改变世界,我们不是上帝。但至少一个人的生命属于自己。


28th Nov. 2004
BEIJING
161 有用
32 没用
高潮艺术 - 豆瓣

高潮艺术

7.5

692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5条

查看全部45条回复·打开App

高潮艺术的更多影评

推荐高潮艺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