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天鹅

恒殊
2006-01-29 看过
天鹅·天鹅
□ Yomi


这篇东西是很早以前就想写的,写关于天鹅,芭蕾,还有我的COOPER。但无论DVD看了多少遍,我没有看过COOPER的现场。后来热情慢慢的淡了,直至听说他今年2月份去日本演出,心里都不再会有当初的嫉妒。然而访谈还是会去查,剧照还是会去看,也一并下载了他在日本的采访录象。

很多天以来,身边可以膜拜的偶像已经换了一个又一个,倾心至爱也从当初的Jonney升华到了72年的大卫爷爷,我以为自己已不再陶醉于那纯粹而古老的意象,然而当Media Player启动的那一刹那,就像当初在朋友家第一次看到AMP的天鹅湖,我彻彻底底的疯了。

从录制成片的96年至今,7年,7年过去了,从25岁成长到如今的31岁,他一点都没有变,从面貌、气质、表情到身形,连短短的头发都保持着,一如记忆中的美丽与性感,恍若初见。

以往和朋友说过,我的梦想就是去为他设计舞台,去给他画幕布,甚至如果要我用这双画画的手去为他擦地板,我也心甘情愿。没有别的要求,我只想看他跳舞,天鹅的幻影,趾尖竖立在心灵的水面上,舞蹈在沸腾的血脉间,直至脆弱的心脏盛不起负荷而完全破碎。


第一次看AMP SWAN LAKE,是在朋友家里。喧嚣与欢笑之中没有过多的感悟,于是借了盘回去。半夜三点躺在床上,耳中反复回响着是老柴的音乐,起床,关掉客厅的灯,在一片漆黑与隐隐月光的投影下,按下了PLAY键。

第二幕,到他出场的那一刻,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到了冰点。低低的乐声中我完全静止,头脑在刹那间空白,眼泪不由自主的淌下。一直到第四幕结束,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我哭得像个白痴一样,眼泪无声的不停的流,而我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哭。

那天的感觉,是以往自己20年来白活了,是发现自己根本不清楚什么才是美,是终于找到了自己想去追求的东西。突破了美丽的极限,以前从不知道,芭蕾可以那么美,天鹅可以那么美,一个跳舞的男人可以那么美。借用柴科夫斯基对莫扎特音乐的形容:“谁也没有像他那样令我痛哭,因为兴奋和认识到自己接近某种理想而战栗。”

以前总和人讲,如果说黑衣的STRANGER是人类可以想象出的诱惑的极致,那SWAN之美,绝对非言语可以形容。COOPER的白天鹅之舞完全超出了思想的范畴,他的美丽冲破了我所有能够想象的极限,面对他,除了感动的眼泪我什么都没有。只是看着屏幕上的天鹅,只是看着那些舞者,第一次,完全因为美丽而流泪。

费特说,只有歌才需要美,而美连歌都不需要。第一次完完全全被震撼,找不出任何的字句来形容,只感觉美,从来没有感受过的美的撞击。他的身体和动作,表情,每一个眉眼都深藏在心底,细细的品,仿佛看护着一个易碎的玻璃娃娃,可他却那么强壮,充满了力量。只是永永远远触摸不到的美丽,是芭蕾艺术带来的震撼,也是他的个人魅力,就像一个深潭,明知道不可见底,还是要往下跳。义无返顾,似乎是在用下落的失重和荆棘划伤的疼痛来安抚自己破碎的心,看到他的时候,全身都充满了感觉,只是心碎了,再也无法弥合。

——他本可成为史上最优雅的王子,一不小心却做了最性感的天鹅。


看到这次演出的剧照,饰演天鹅的还有另外两位,日本的YASUYUKI SHUTO和西班牙的JESUS PASTOR。被贝雅高度评价的两位演员,演出经历十分丰富,得过无数大奖。然而当他们涂抹上天鹅的化妆,就像当初替换COOPER出场的另一位天鹅WILLIAM KEMP,我连好奇的心情都没有,只是完全不可想象,没有COOPER的天鹅湖会是什么样子。

伪芭蕾舞迷,心中天鹅的意象只因COOPER的存在而存在。当白天鹅之舞变成了一种信仰,每次进剧院都俨然一场朝圣。世间任何的诱惑,抹杀不了他在我心底投下的影子。

古典的天鹅湖里面,从未有哪一位ODETTE公主给我以天鹅的感觉,或许我看的最多的,都是那些春节来京贺岁的俄罗斯走穴水团,没有看到精彩舞蹈之故;又或者,她们要表现的只是爱上王子的悲惨公主,而不是一只幽蓝月色下舒缓展翅的白色水鸟。

COOPER在日本接受采访时对记者说,为了模仿天鹅的动作,他和MATTHEW BOURNE(编导)收集了无数天鹅的录象,自然界中真实的天鹅,翻来覆去的看,看它们之间的关系,甚至与人类如何交流。然后他们把这个融入舞蹈,模仿天鹅的展翅,跳跃,抖羽毛,第四幕中双臂最大程度的向后伸展,只用脖子和肩膀去拱王子的身体——此时,人类的短颈完全比拟了天鹅的优雅,在我眼中,那就是一只绝望的天鹅。

自古以来,天鹅都是柔弱的化身,而BOURNE的版本,改变了天鹅的性别,从而把它化为力量,自由,独立与个性的结合。天鹅并不存在,他产生于懦弱压抑的王子的幻象间。从儿时天鹅的梦魇,家人的冷淡,爱情的欺骗到权力的不自主,软弱的王子在头脑中描绘了一个完美的幻象,一个完美的男人,自由而独立,充满了力量。他渴望接近,渴望成为那样的人,直至第三幕舞会中黑衣的STRANGER出场,心中神祗的坍塌,意志终于消亡。

天鹅变成了勾魂的魔鬼,亲情在爱欲面前被残忍的割断了最后一丝牵连,王子崩溃了。天鹅的幻象不再纯粹,可怕的疯狂占据了一切,群鹅背叛了ODETTE,天鹅与王子相继死去。


史上最著名的天鹅湖,应该首推1964年10月在维也纳上演的SWAN LAKE,努里耶夫编舞,天鹅的扮演者是当时已45岁的玛戈·芳婷。演出后谢幕多达89次,创下了芭蕾史上空前的记录。如果非要比较的话,BOURNE的男版天鹅湖,群鹅很多动作都脱胎于努里耶夫的版本。只是改变性别之后,MALE SWANS的动作变得更加猛烈,幅度更大,举手投足间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力量与霸气。

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所爱的,所被震撼的,始终都是SWAN,他飞扬的自由与跋扈的美。而对同为COOPER饰演的STRANGER,却没有太多感觉。尽管,黑色风衣与紧身皮裤的惊艳,舞会上的陌生者是如此令人目眩。

可是喜欢的,毕竟还是天鹅温柔面孔上锐利的视线,和他认真的、勿宁说是累傻了的眼神。天鹅出场的几个大跳,与王子缠绵悱恻的双人舞,幽蓝色的月光下,汗珠雨一样抖落,被暧昧的灯光油上一层晶亮。

天鹅的展翅,天鹅的跳跃,天鹅的一切,COOPER的手臂怎么会那么长,怎么可能会那么柔软,只是简单的一个飞翔的动作,从手指,手腕,小臂,大臂到肩肘,甚至背肌,每一块肌肉都在动,每一根线条,甚至灯光映照下的每一块阴影都完美到了极致。维纳斯长出了双臂,她走下卢浮宫的宝座,正在我面前舞起莎乐美的七袭面纱。

无法想象,优雅、矜持、柔美、自由、独立、力量与男性的阳刚,COOPER竟把它们糅合在一起表现得如此美妙,维纳斯因失去双臂而美丽,而天鹅本身就是完美。

天堂里水波潋滟的声音,小王子正沉睡在天鹅的怀抱中。脑中一遍遍回放着柴科夫斯基的天鹅湖,如同在高高的拉特莫斯山巅寻到了庇护所。从这平静的高峰,可以俯瞰脚下的平原,倾听大千世界在周围散发的喧嚣,就像大洋的波涛拍击遥远的海岸传来的细语。

与此相拥,躺进天鹅白色羽毛的包裹,求宙斯赐予我恩底弥翁的沉睡。


by YOMI
[le 19 Mars 2003]
105 有用
8 没用
天鹅湖 - 豆瓣

天鹅湖

9.4

280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3条

查看全部23条回复·打开App

天鹅湖的更多影评

推荐天鹅湖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