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媽跟你想的不一樣/《恐怖大媽》

換日線
2019-06-0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跟《厭世媽咪日記/Tully》一樣,你原先以為你是以看商業電影帶著喜樂或是準備接受恐怖劇情的時時逼近而走進電影院的,結局卻同樣都是令人由心裡感受到一句話也說不出口的悲傷。 

將Ma譯成「恐怖大媽」大抵還是搭著這幾年驚悚片的熱潮,想要抓住許多熱愛這類型的觀眾進場。同樣是《逃出絕命鎮》監製的電影,《恐怖大媽》不及《逃出絕命鎮》的精采,但仍然把人與惡的距離刻劃得清晰。 

這幾年的電影有越來越長時間的跡象,不演它個120分鐘好像都無法把故事說完,若是劇情沈悶過久便覺得冗長,但若如大媽這樣舖陳不夠,100分鐘又顯得東缺一角、西缺一塊,就只能以過於血腥的畫面,一再堆疊驚嚇度,但探究其中又不甚明白那樣殘暴的情緒所謂何來。

「校園霸凌」的故事永遠說不完,即使是現今不斷提倡與同儕間的往來不可帶上歧視、也不可因其所不同而有所偏見,但在群體裡想完全杜絕霸凌、排擠、歧視的事件發生,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如同《逃出絕命鎮》一樣仍然把這類的議題塞進電影裡,但校園霸凌不如種族議題來容易舖陳,不單只是膚色就可以就此區別。

從《姊妹》到《關鍵少數》,Octavia Spencer先是從黑人的平權到女性的平權,都出色的扮演好劇中的要角。《恐怖大媽》裡她飾演的大媽情緒的轉折、起伏更大,只是可惜劇本太著墨於她與孩子們的互動,她年少與孩子們的父母曾經替她帶來的羞恥、孤單、無助反而顯得薄弱,以及她與女兒間的變態行徑究竟是如何形成?也都沒有交代是可惜了些。

100分鐘要把一個橫跨二十年積累起來的故事說完,確實得在舖陳上精準一點。十幾二十年後,彼此再不相關也沒再有任何交集的人,到底是怎麼起心動念的想要復仇?而又十幾二十年的時間,是如何讓從前霸凌別人的人,仍然如同年少心懷敵意的傷害另一個人?歲月的痕跡沒有留下,故事最後又與「校園霸凌」脫勾,回到恐怖殺害劇情裡。

故事的最後用了「不再重複過錯」、「勇敢挺身而出」做為結尾。但那刻在心上青春的記憶還是沒能離開大媽的心裡。那麼她所經過的那些人生,是如何讓她徹底失去對人的信任?讓她以恐怖的手法,去施行她內心的報復?

「校園霸凌」產生怪物的故事永遠不會消失,被孤立的寂寞感也一再造就下一個瘋狂的殺戮。殺人不需要製造驚悚,最後的那些手法,實在太令人匪夷所思,好好的正面對決不是很好?怎非得要加入那些怪異的傷人手法?

離開電影院時,還是不禁替大媽感到悲傷著。如果生命裡有哪一個人,可以給她一點陽光,會不會就不會有這樣的痛苦存在?而她的痛苦要由什麼樣的方式才能真正地傳達給身邊的人?還是非得以如此的方式自我毀滅?

https://link.medium.com/rPPmuTjQiX

3 有用
0 没用
马大姐 - 豆瓣

马大姐

5.2

108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马大姐的更多影评

推荐马大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