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介绍

猫头大人
2006-01-22 看过
转自:新浪读书

她,是一个女人,作为一个歌手,她在酒吧里唱歌。   

“他”,也是一个女人,作为一个画者,她在画室里作画。   

她们本没有交集,但仅仅是一次神奇的邂逅,造就了一场致命的爱情……   

我不喜欢男人,我只会喜欢女人,我喜欢保护她们,当她们蜷缩在我的臂弯中,我的内心会涌起一种想要怜爱她们的感觉。我觉得我比任何男人都乐于让女人幸福,所以我只欣赏女人,也只爱女人。她是我一生中的至爱,而我也是她一生中惟一的“他”,但是我真的是不折不扣的女人!她一个人住在酒店里,无父无母,也没有兄弟姐妹。每天她都要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然后风姿摇曳地出现在酒吧中,唱自己喜欢的或是不喜欢的歌。那天深夜,我一个人在街上游荡,我喜欢这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感觉。当我在一家酒店门前点燃了一只烟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这将会对我的人生产生多大的影响。   

我深吸了一口烟,任蓝色的烟雾在四周升起,于是,感觉自己随着这烟雾飞升……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仙乐飘飘,那是一种很柔软、很有磁性的声音……带着一种旖旎的风情,会很轻易地撩拨起你的欲望,是没有丝毫猥亵却十分想要的那种。   

于是我放任自己的脚步,走进了那间酒吧。我看到了随意地站在舞台上的她,穿着一袭宝石蓝珠光夜礼服,配着她的歌声,让人迷醉。唱完后,她走向吧台,背对着我坐下,将褐栗色的长发轻轻撩起,再松散地放下,隐隐地透漏出一许诱惑,只有我收到了。在我的注视下,她蓦然回头,对上了我凝视的眼睛,于是她的嘴角上扬起一道优美的弧线。   

我喜欢看她那碧青色的眼睛,像深邃的潭水,有着无穷的吸力,我承认我是卷入了漩涡之中。   

她没问我的名字,只是第一次就将我带进了她住的旅馆。我亲昵地叫她宝贝,宝贝,她带走了我的世界,从那一夜起。激情过后,我们互相依偎在一起,气氛柔和而美妙……我们一起抽烟,一起喝香槟,一起吻着彼此充满柔情的嘴唇。   

她的声音在我的耳边缠绕:“我不喜欢和女人做这个,但是你与众不同,你看上去简直就是一个帅哥……”我知道我自己是一个帅哥,我时常穿着一套深色的西装,修长的身材让我看上去比较俊挺,而我的外貌,则更像一个帅气的男孩。   

她吻了吻我的耳垂,接着说:“但是我们只能过一夜,以后就不会再有了。”于是,我们又开始轻柔地彼此摩挲着,皮肤擦出微微的火花,燃烧了我们俩,也迷醉了我们俩。   

这一夜余下的时光,我都走在街上,我沿着河岸走,青石板奏出午夜后的寂寞,我在等待黑夜的结束。没有了她的陪伴,夜好空。只有哗哗的流水,绵绵不绝,而我的思念就像这河水一样蔓延。也或许那夜我什么都没想,只是微笑着,等待着第一缕阳光照在起伏不停的河水上。   

我依旧到酒吧去,却没有和她说话,她有时瞟我几眼,有时站起来唱歌,我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喝着酒,想着不着边际的事情。有时我会在她的窗下,站着观察她,看她投注在窗帘上的影子。   

那天,我看到她和一个男人亲密地搂抱着离去。在之后的无数个日子里,我从来没有问过她那天的那个男人,她也从来不说,或许我们有一种相知相惜的感应。但是他却在我们的生活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每到她绵软的歌声响起,我就坐到离她最近的地方去,微笑地看着她。直到那一天,她也用深情的目光注视着我,仿佛整首歌就是为我而唱的。   于是几天的努力化为灰烬,我们的激情再一次燃起。或许是因为那刻意的压制,我们反而有了更为强烈的爆发。   我们飞快地奔回酒店,她迅速地把自己脱光。虽然我还穿着衣服,但是我们已经紧紧地贴在了一起,我感到火焰在她柔滑的皮肤上迅速地燃起,我也在她爱的低语中失去了控制,在这样的漩涡中谁还需要控制?!我们都忘记了曾经信守的诺言。   在温馨过后,我坐在椅子上,给她画素描,她则点燃了一支烟,斜倚在枕头上,向我轻声地诉说:“我正想找一个艺术家,和他在一起……可以躺在床上,自由地呼吸,然后穿上衣服,画好妆……”说着,她翻身下床,走出卧室。   

我跟随她,来到梳妆台前,依旧摆弄手中的素描。她吹出口中的烟,随便和我聊些什么。突然,她站起身,平静地说:“好了,你该走了。”   

“可是,我以为你是要将我留下来呢。”我不置可否地说。   

她站起来,很坚决地打开门,近乎草率地说“我爱你”。我只得站起来,走到门口,在很仓促地告别吻后,我就被推了出来。门啪地一声,在我的身后,很响亮地关上了。我只得对着门板摇了摇头,再次敲门,对她说:“你还不了解我。”在我下楼的时候,那个男人和我走了个迎面,我知道他是去找她的。   

我们拥抱着跳舞,她叫我Lover(爱人),我喜欢这名字,从她的口中说出,轻柔而有动感。   

我知道她是一支开在夜色中的玫瑰,她娇艳而赤裸,脆弱而寂寞,她会对着我发出深情的呼唤:“吻我的肌肤,轻轻地,Lover”,我无法抗拒也不想抗拒。我要让她在我的爱抚中绽放,她时而热情如火,时而轻柔似水……所以,我要吻遍她的每一寸肌肤,让她在其中战栗、呻吟,让她在我的爱中美丽……   

我喜欢她不顾一切地吻我,喜欢她揉乱我的头发,喜欢她在最激动的一刻高声地大喊:“Lover”,我喜欢她对我做的一切……我就在这一片爱欲中沦陷了。她从不问及我的生活,她也一点都不了解我,而我却简直不能没有她。不管我是不是画家,只要她喜欢就行,谁在乎呢,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二)

回到画室,我的模特兼密友布萨维正在床上等着我,我对她说:“我放纵我的爱。”布萨维是我生命中另一个重要的女人,她是一个随心所欲地写歌的人,我喜欢她的个性。她具有光滑而黝黑的皮肤,沙哑而低沉的嗓音和明亮而简单的眼神以及一颗爱我的心。我时常会抚摸着她的肌肤,体会由她的身体中实在地迸发出的我的灵感。   她很了解我,对我说:“柔和的阳光,激情的温床……”   

我们互相理解地笑了,然后我们热吻,做爱。那是我们的第一次,但是我们都明了那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我还是疯狂地想见她,我在她的房子下徘徊,犹豫该不该进去。她突然从我的背后抱住我,告诉我,从窗子里看见我,就下来找我。于是,我们迅速向楼上跑去,她在我的前面,边跑边脱下了高跟鞋、胸衣……,最后,她光洁地站在房门口,快乐地对我说:“锁上门,进来洗澡……”   

当我拾起了她丢在地上的衣物,进入浴室时,她已经愉悦地躺在浴缸中了。她对我说:“习俗要求人们穿衣服,但是人们都想脱掉它。”   

我的宝贝,我的女王,接着温柔地向我下命令:“脱衣服吧。”于是我们就相拥在狭小的浴缸中了。我们更像是初生的婴儿,没有一切束缚,只是那么简单地挤着,感觉我们前生就已经注定要在一起了。   

当我们再次穿戴整齐时,我躺在床上给她画速写,她则站在余晖中摆姿势。她很平静地对我说:“我和许多人上过床,因为他们对我的事业有帮助,生活就是这样子。”她还说,和男人上床就像和他们上酒吧一样。我反问她:“生活就是这样子?”   

她微笑着肯定:“是的。”我们相视无言,只是笑笑。是什么夺去了她应有的欢乐,是什么让她如此现实,我知道,只是意识到这一点未免有些残忍。  

一天,我和布萨维亲昵地躺在床上,我们谈起了她。我对布萨维说:“她不适合我。”   

“有人会和自己不喜欢的女人疯狂地做爱吗?”   

我不假思索:“我们只是出于本能。”   

“狗才出于本能。找到这样的一个女人一定非常刺激……”   

我知道布萨维是在启发我,可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我疯狂地迷恋她,却无法喜欢那么现实的她;她很喜欢我,却不愿意真正地去了解我。   

我和她在舞池中相拥而舞,悠扬的萨克斯将我们的舞步吹的缓慢而凌乱,于是我们热吻。她低声告诉我,她喜欢和我跳舞,非常非常喜欢。不经意间,她抬起头,看见了在一边用凌厉的眼神看着我们的那个男人。她立即紧张起来,松开我的手走了出去。我也没有抓住她,只是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回家,她的步伐匆忙而散乱。   

在快到旅店门口的时候,她突然转过身,大声地对我吼:“你为什么要跟着我?我每天都要和这个男人周旋,我不想连累你。”   她转身走了,但马上又转过头:“听着,不要跟着我回家,我不想见到你!你要小心点,知道吗?”语气依旧不见和缓。  

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还是不知不觉地走到了酒吧前。我看到那个男人推搡着,将她弄上了车。我知道自己对她的命运无能为力,所以我只能站在那里,仿佛只是一个过客……她可能是更早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我也没有她想像的那样懦弱,毕竟我不止长相上像男人,而且我要呵护女人。   

可是在我的记忆中这次经历却是这样的:那是一天下午,天空湛蓝,阳光和河水让她的房子前充满了银色,树叶于是斑驳地闪亮,我和她就是那样简单地走出房子,然后分手,回到各自的空间里。我知道这只是我的美好的记忆,可惜美好有时只能是凭空想像出来的。   

接下来的时光,我陷入了低谷。布萨维也有好长时间不见了,什么也没说就走了;而宝贝的声音就像一个魔咒,已经沁入我的身心,当我坐在地上画素描,耳朵里就会充溢着她的声音,然后笔下就全是她零零碎碎的影子,然而却总是不能叫人满意。于是,我画一张,就扯去一张,再画,再扯……她是我的福音,此刻却成了我的梦魇,我知道我逃不脱的。   

于是,我就又出现在酒吧里。听她唱歌,真是令人着迷。我知道她在向调酒师打听我,好像她不说话,我也能听到她的声音。果然,她向我走来,高挑的我在她碧青的眼睛中放出异样的光彩。我们相互望着,好像是为了补偿这许久的未见,她将我的手拉向她,然后放在她柔软的腰肢上,贴近我,再近些,于是我们紧紧地拥吻……   

我为她斟了一杯酒,同时也感受到斜前方传来的冰冷。他坐在那里,不带一丝感情地看着我们,却分明让人感受到压力。可是我们都没有理会他,让他的压力见鬼去吧。   

她微笑着说:“我知道我的脾气不好,我不好,我自以为是,不过,你好像理解我。”她伸出手温柔地抚摸我的面颊,整理我的发丝。   

激情,无边无尽的激情让我们遗忘了世界……闲适的一夜过去了,喧嚣远离我们,白光透过窗子,照在我们激情燃烧后的身体上,一种幸福在蔓延,床上弥散着她诱人的香水味。我和她又神奇地和好了,我们每天都在一起,因为我们彼此喜欢。   

终于,我在街上又遇到了布萨维,她的衣着都没有变,只是她身边的人变了——在她身边的是一个很不羁的黑人男子。她居然假装不认识我,只是说我让她想起了一个人。我们说着彼此才会懂的暗示,但也只能匆匆别过。我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回到家里,我看到墙上的小黑板上以前我写的“In my heart ,I am a gentleman(在我的内心,我是一个绅士)”,失神地笑了笑,走到画架前,将刚具雏形的布萨维的画像涂花了,画布上就只是一片苍茫的白色。有时候就是这样,什么也不必说,只要按自己的心情去做就好,而这画布就是我的心情。

(三)

她终于告诉我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们在排练间里,看到他正在为模特摆造型,但同时他也会拂拂这个的发丝,摸摸那个的脸蛋,虽然很猥琐,但是没有哪个女孩站出来反对。她告诉我,他在监视她们,他监视这里的每一个人,甚至于我。他是个很危险,也很狡猾的人,她让我认清他,不要再陷进去了,太危险了。   

她的神色转为忧郁,原来,他一直在压迫着她,还不仅仅是监视这么简单。她担忧地 摇了摇头,说:“你是斗不过他的,再下去就危险了。”   

我学着她的语气,微笑着说:“谁在乎呢?”   

她却很认真地望着我,郑重地说:“我在乎!”   

虽然我们的关系又近了一层,可是我的状况却越来越差了,我甚至根本就没有作品。还好布萨维回来了,坐在钢琴前,为我弹了一首她的新作品,是一首深沉中不乏亢奋和震荡的曲子。我对她说:“这是你的作品?那你的风格变了。”   

“喜欢吗?”   

“非常喜欢。”   

接着我就向她诉说了我的状态,然后我长长地叹了口气,真不知这样的状态会持续多久。   

她温和地鼓励我:“努力吧!”   

我报以微笑,望着她的眼睛说:“我会的。”   

可是人生常常会事与愿违,我发现时常会有人跟踪我,好像预示着危险就要来到了。而且她也开始不理睬他了,好像我们要力图摆脱他的束缚。   

在浴室里,她端着杯酒,仿佛若有所思:“他就是喜欢控制女人,算是我遇上的最倒霉的事情了。我知道他们是不会放弃我的,所以我会拒绝他们……但是我知道他们还会再来的,我知道的……”她自顾自地点着头,喝尽了杯子里的酒。我站在离她不近的地方,看着她,有些怀疑她是醉了。   

我取出浴巾,将赤裸裸的她包起来,然后抱着她走进卧室。她在我的怀中发出呵呵呜呜的含混不清的声音,像个孩子。我将她轻轻放在床上,然后就走了。我知道今夜她需要安然入睡,而不是我的陪伴。   

黑夜迟迟不肯降临,可我们却只是黑暗中的精灵。   

我已经好久不去上课了,画笔也好久不拿了,我只是还会去上早上的课,可是依旧是没有精神。我也不常去酒吧了,她叫我远离是非之地,不过我还会时常地站在酒吧门口,远远地看着她,看着她被一个个男人接走。   

有时我们见面,感觉也会不好。   

那天我站在她的化妆间门口,看着她烦躁地点烟,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真是糟透了,钢琴师不能来了……今晚可是要来大人物。” “你就是大人物。”   

“那只是你这样看。”   

“你不必总是看男人的脸色。”   

她吐出长长的烟圈,从镜子里看着我。突然,她扑到我身上,我们立即粘在一起。她兴奋地说:“和爱人做爱真他妈的爽!”她把双手插进我的指缝间,然后向上举起,我们就是那样的亲密无间。   

她接着说:“但是激情不能持久,没有激情,就没有爱人,不管你的态度如何……你可真是个性感尤物。我一点都不好,配不上你,你还是离开我吧。”她放下了我的手,亲吻我的嘴唇,她的小腹在我的身上摩擦着,热度升起。   

“我配不上你,我只能配的上他们。”说着,她的身体再次贴近,“我们以前就是这样做爱的。Lover,你喜欢吗?”   

她的身体像一条舞动的蛇,在我的身上游移,带来炽热的温度。她喃喃地说:“我来高潮了,来呀,Lover,来呀……”于是,我们再度爆发。   

之后,她背对着我,好像从袖子里拿出了什么。我爱抚着她的后背,为她理着发丝,问她:“那是什么?”她好像并不愿意告诉我,在我的催问下,她打开那张纸,读了起来:“离开她,否则就会有人……”。   

她的声音黯淡起来:“你知道的,一直有人逼我做某些事情……”   

我打断她:“但是你没有做。”   

她低着头,看着地面:“是的,我没有做。所以,我要和你在一起,不管代价如何。”她向后仰,靠在我的膝上,脸上有些微的笑容:“现在我们很幸福。”她满足地对着我笑了,那一刻我真的感到很幸福,知道这世上还会有一个人为了和你在一起,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会有比这更令人感到幸福的事情吗?   

我知道我遇上麻烦了,只有去找布萨维。她果然是我的知己,我还没有说究竟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她就果断地说:“我来帮助你排忧解难。你知道我可以的。”   

她用坚定的目光告诉我,什么事情都不值得烦恼,一切有她。于是,我笑了,调皮地问她:“可以多久?”   

“你想多久都可以。”她伸出手,放在我的膝盖上,很有力度,好像要把身上的力量传给我。我们互相对视着,笑了。   

我跟着他进了一家小酒馆,向酒保要了一杯酒。然后又为他要了一杯,他喝干了酒杯里原来的酒,却故意放倒了酒杯,把我给他要的酒洒在桌面上。然后不屑地看着我,又伸出一只手指,沾了一点酒,用舌尖舔了舔。他在挑衅,我知道,我们就那样怀着敌意,彼此对视着。我要告诉他,我并不怕他!   

他的出现还是会让她害怕,虽然她会大声地让他滚开,可是赶走了他,她就会更紧地搂住我,更疯狂地和我做爱,好像世界末日就要到了。她说她不能没有我,而我在内心告诉自己,她是我的,没人能抢走她。   我去老地方找布萨维,我们一起打了他的来找茬的保镖,可是这不能解决什么问题。   

那一夜他还是带着保镖找上门来,男人毕竟还是强势的动物,他们以暴力抢走了她的金饰,砸乱了屋子里的摆设,也弄坏了我们的心情。她愤怒地说:“他控制不了我!”,但是我们都知道,摆脱这种束缚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的生活被涂上了灰色。我们躺在床上,她背对着我,想着心事。后来她说她认为她就是那个该受到报应的人,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我要让她重新快乐起来。

(四)

于是一夜又一夜,一个酒吧又一个酒吧,我跟踪着他。我像一个猎手,在等待对猛兽的致命一击。为此,我充满了自信和冷静,我要保护我最心爱的女人。我向布萨维要了一只手枪,我想把它送给我的宝贝,让她防身。   

然而她却在这座城里消失了,我到处找她,却不见她的踪影。可是我却从调酒师的口中得知,原来他是这里的老板,这里的东西都是他的,这里的人也都是他的。我终于知道我 是在和谁斗,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要保护她的决心不会改变。   

晚上,我走在街上,让他的保镖给打了好多拳。   

白天,我坐在她的化妆间,闻着她的香水,想着她的味道,她的身体,她的一切……   

我在酒吧里等她,还是不见她,可是他却进来了,得意洋洋地向我大笑,仿佛在宣告他的胜利。于是我气愤地回到画室,拿出抽屉里的枪。黑板上的“I am a gengtleman”,已经消失,我拿起粉笔,决绝地写上:“I took the gun”,我知道一旦猎人拿起了枪,猎手或是野兽,总有一方会以血来祭奠的。   

终于在旅店里,我看到了她。她穿着一身饰以银色亮片的白色晚礼服,打开门后,我们亲密地接吻,她让我看她,高兴地问我喜欢吗。我拿出了手枪,递给她:“给你,你会用得着的。”   

她放下了枪,低声说:“你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她摇了摇头:“算了,为什么要你知道呢,都过去了。”我知道她一定是受了很多苦,就像我不会将我的遭遇告诉她一样,她也没有告诉我,但是我们是那么彼此深深地记挂着对方。   

我到酒吧里去找他,我要和他决斗。于是,他带着我来到地下室,我先是给了他几拳,但是他一有机会喘息,就使出了浑身解数,将我打倒在地。我真的是打不过他!耳边传来她急促而温婉的歌声,难道我真的保护不了她?我的心里充满了苦涩……   

我只好回家。洗完澡,我躺在床上,仿佛所有的意识都被抽空了,我只能呆呆地看着天花板。不知什么时候,布萨维进来了,她侧卧在我的身旁,握住我的手:“要我做些什么吗?”   

“留下来陪我。”我真的是觉得屋子里好空、好静,此时我感到自己的虚弱,好像只有布萨维能安慰我。   

第二天,我从睡梦中醒来,布萨维已经走了。我看到她在小黑板上留的字:“I’m with you whatever you do(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于是我又有了力量,我也必须有力量,我的宝贝还在等着我。   

我去找她,她告诉我买瓶香槟,然后在窗子下面等她。我买好了香槟,在楼下来回地踱着步子,只见她的身影在窗帘上投出大大小小的影子,就是不见她叫我上去。   

于是,我决定自己上去。推开门,我看到赤裸的他,躺在她的床上,熟睡着。我看了她一眼,脸上的微笑消失了,放下香槟,然后走出房间。   

沮丧、伤心、无奈、怜惜、痛苦……很多种感受在我的脑袋里膨胀,就要炸裂开了……我摇摆,我晃动,我要自己完全地没有意识。可是我真的做不到。   

但是,我还是情不自禁地想见她。于是,我和往常一样去她那里,我没有问什么,也没有说那天的事。她微笑着问我,是要葡萄酒还是要伏特加。今天的她很高兴,开心地对我说,她要带我去出海,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她看着并不开心的我问:“怎么了,Lover?”   我好像是突然下的决定:“我要走了。”   

她的笑容凝结在脸上,让人看上去很难受。她走过来,柔声地说:“Lover,抱着我嘛。”她的眼神转为悲哀,“和我说话呀。”   她搂紧我,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居然会那么狠心地对她说:“我不得不走了。”然后没有一个告别吻,没有一声再见,我就跑下楼去。其实我是怕自己狠不下心,半途而废,我们的爱情已经伤害了彼此,既然我已经保护不了她,为何还要继续下去呢?   在楼下,我的步子又犹豫了,或许她会难过,或许她会……我终于转身,可是我没有上楼,因为他的保镖挡住了我,我只有走掉,不管心里有多么惦记她。   

我就那样走呀走呀,不知走过了多少天,反正好像是很多天。没有小鸟,也没有太阳,没有光线,也没有人群……一切在我眼里都是简单的铅色的线条。   

我的脑袋里浮现的都是她,她的房间,她的演出,她的男人……树在晃动,河水在颤动,我听见她的呻吟声,她对我的呼唤。于是我就画她的裸像,我用红色和藏青色勾勒她的线条,红色是她的火热,青色是她不幸的生活。她应该是红色的,可是藏青却成了她必不可少的颜色。这两种颜色混合,混合……混合成一个美妙而极富动感的她。   

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日夜想念的状态,决定去找她。在楼梯上,就听到两声枪响,于是我快步走上去,轻声地呼唤:“宝贝,宝贝……”   

我走进卧室,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他,他死了。她躺在床上,衬衫敞开着,右肋处沁出一圈殷红,枪就在她的身侧。这就是我的宝贝吗,此刻她已经奄奄一息。她微笑着看着我,用她好有磁性的嗓音对我说:“你听到了吗,两声枪响,Lover?”这是她最后这样叫我了,我知道。   

我爱抚着她的头发,看着她慢慢地闭上眼睛睡去,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她,爱抚她,我知道……
9 有用
0 没用
迷离夜百合 - 豆瓣

迷离夜百合

6.1

24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迷离夜百合的更多影评

推荐迷离夜百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