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不是大媽《恐怖大媽》

Lizard
2019-06-0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Lizard(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720868537/

影院好读版

《恐怖大妈》大概是我今年看过最励志也最写实的惊悚恐怖片,当然写实的部份并非其荒腔走板,带点随性又过于简单的犯罪手法,而是对于边缘族群的心理描写,我们或许会为之好奇,多年以后,这些边缘人跑去哪了?当作为校园风暴中心的主流小圈圈随着时间烟消云散,对于为其所摇荡不止的校园边缘人而言,那究竟意味着什么?

不得不说导演泰德•泰勒(Tate Taylor)对于边缘人心态的描写恰到好处,电影对于反派大妈苏安的呈现相当多面,使得这个角色注定比起作为主角的高中生们更像主角,这首先是基于丑角色的前提而成立的,一个肥胖(如果本片是另一个具性吸引力的美魔女大妈可能就是另一个故事了)、迟缓、友善却不愚笨的大妈出现在这群青春无敌的高中生前,有别于无情拒绝并且斥责他们的其他大人,她替他们买酒,同时邀请他们来自己住处开趴,并逐渐展现其不为人知的阴暗面,以《姊妹》成名的奥塔薇亚•史班森(Octavia Spencer)表现出了这个角色的多元面向,使得其具有令人不安的魅力,在作恶多端的同时,也令人同情,就这点上我很欣赏预告与实际剧情的一致,大妈在电影中就如在预告中一样存在感强烈,《恐怖大妈》不玩市面上已经过于氾滥的多次逆转,不依赖作为卖点的怪奇结局,反倒是着力于对于反派角色为主,并以主角群为辅,情理之内也意料之内的结局,呼应了赫拉克利图斯的名言:「性格决定命运」,电影初期在苏安与高中生们巧遇后回去后,给了苏安相当多的镜头,呈现她借由各种社群软体,比如FB、IG、LINE对年轻人们进行窥视,同时也让她循线找到这些年轻人的个资,原来其中几位的父母就有当年罢凌自己的高中小圈圈成员,因此悬疑就在于大妈的复仇会如何进行,又或者,时过境迁,她对于这些年轻人有更好的处置方式?比如喝喝酒,聊聊天?无论在工作还是在派对上,又或者在监视年轻人的过程中,苏安的眼睛总是摸不透的黑,她不是个活在当下的人,而是活在回忆的人。

而与之相比,电影从一开始就借由对于弱势族群的对待的差异呈现出当下时空背景与大妈年轻时的校园差异,从女主角玛姬在学校帮助一名残障同学,以及转入学校后没有受到罢凌,还有他们的成员内有黑人,我们就可以看到,比起当年一群白人同学罢凌年轻的黑大妈那时的校园场景,早就时过境迁,校园的组成情况以及对于弱势的态度都非当年那么单纯以及恶劣,而以大妈的观点交错,而非只以高中生们的观点来看大妈,我们逐渐了解这种基于身分而产生的不对等,高中生们拥有大妈年轻时渴望的一切,关于友情、爱情、冒险还有许多建立在不成熟的年龄与心智才有可能发生的美妙体验,还有犯错的本钱,比如年轻以及美貌,因为年轻所以理所当然的无知,因为美貌所以值得被原谅,反过来说大妈对于他们而言则总是一个很单纯的提供场地与啤酒的对象,剥去了这些外在诱因,她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无法吸引,于是当大妈对着镜子梳装打扮,或者为了派对准备各种造型,我们看到她是如何努力的要融入这些人之中,努力的将这些年轻人的美好特质沾染到自己身上,而在灯光与美酒的渲染之下,年轻人似乎也都接受了她,接受这名异常活泼,对人和善的阿姨,然而灯光一关,美酒一停,一切美好仍然离她而去,她又再度孤单一人,一切终究是假象,经不起时间考验。

有种本质性的东西阻碍了她的追求。

与女主玛姬及其朋友活力四射,魅力连发相对的是不会被人用性目光凝视的苏安,电影细节的捕捉了苏安被玛姬朋友中其中一个男孩称为「大妈」的表情,那是有些不情愿却又不得不接受的难堪,而身为边缘人多年的苏安早就学会了自嘲的幽默感,于是不只肤色黑,心眼黑,她同时还善于黑色幽默,关于如何讽刺、否定、同时嘲笑这已成的残缺现实,就像许多活过来却没有走出去的被罢凌者一样,她在现实以及自己的心理利用了这些残缺建构了比那些人生胜利组还持久的建筑,她建构了一个诱引年轻人踏入的补兽夹,比如她那不能离开地下室的房子以及不能窥探的精神状态,利用这种非性魅力的开放来替代性魅力诱引这些脑子里都是性的年轻人,她理解边缘人的生存守则,关于装傻、装笨、自嘲、自贬、示弱等等关于残缺的自我揭露以及作为娱乐的暴露,同时适时迅速的划伤那些以为自己人畜无害的无知者以示警戒。

如果边缘人不以自己之丑为丑,而是以其为美的话,边缘人就不会是边缘人,而是能有自己世界的主人,然而苏安看的太清楚,以致于即便她表面上邀请大量的年轻人来自己家,试图成为年轻人的一部分,正如她的地下室开放给年轻人一样,但她打从心里瞧不起与年轻人青春远离的自己,以及自己所生下的孩子,所以她将孩子囚禁,这是她试图汲取青春力量,却必然会成就悲剧的原因,她看的太清楚,她知道自己的魅力不足,当俊男美女们毫无代价的接受着他人的供奉,并在心满意足时将他人的奉献随意堆弃一旁,这是一种令人无所怨尤而且自愿牺牲的控制力,然而她没办法,而且是永远没有办法,于是她只能用自己因岁月积累的年龄与金钱买酒(而这些都是俊男美女们终将随意取得的)、改装地下室、甚至从工作兽医诊所偷走镇静剂,甚至不惜杀人,就为了摹仿这种俊男美女们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她的自我否定是基于一个肤浅的理由,即自己的长相,然而这样肤浅的理由却是充足的理由,因为长相彷彿一条鸿沟,让自己心仪的男孩无法把自己当一回事。

可能是为了凸显长相对于边缘人的决定性有多么强烈,电影特地安排了一个因为父亲是牧师,所以出席派对总在睡觉而无法一起饮酒作乐的丑女孩,这种希望参与之中又因为某些因素只能被排除在外的处境以这种具体的方式被呈现出来,当派对上的男女接吻、狂欢、各种肢体激烈碰撞时,丑女孩被困在厕所外只能漫长的等待同学们交媾结束,而当进行到关键的逃生戏码演出时,丑女孩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第一个想逃跑反而先死在大妈手中的牺牲品,丑人不会特别怜悯丑人,正如弱势不会特别怜悯弱势一样,因为世界有边缘也有中心,而在中心者不会意识到自己在中心,他们拥有当下,他们也早已习惯他们世界的明亮,故没有发现他们的世界是明亮的,只有边缘者时时刻刻意识到自己是边缘的,而世界是随着中心者们的一举一动亦明亦暗,但正因亮度不断变更,而他们不断着追求着光亮,那些中心者的轮廓在他们的回忆中反而记得最清楚,于是电影来到在当下的年轻高中生们以及活在过去大妈的视角外,另一群人,那些过去的校园中心人物,此刻却被浸泡在年老色衰中,过着不怎样的生活,他们或者不耐烦的接受着口交,或者不舒爽的被拒绝口交,又或者是穿着暴露制服在餐厅工作,或者是担任警察进行日复一日的巡逻工作,抓捕着如他们过去一般狂野的年轻人,端详大人们疲倦的脸孔,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们赫然发现,校园之外不过是更大的校园,极少数的人变得更加的接近中心,成为他人仰望与疯狂的对象,同时接受着更巨量的自愿献祭,而大多数的人则在这过于宽广的世界里成为昔日自己践踏与唾弃的边缘人,只能从指责自己子女的狂野放荡里,偷偷回忆年少的狂野放荡,又或者在与昔日老同学聊天忆起那个不包含边缘人的明亮图景。

而这些风景都尽收苏安的眼里,或许正如结局所昭示的,一切从来都与复仇无关,也从来都与岁月无关,而只关于我们对自己世界的光源有多疯狂,苏安的疯狂建构了她自己的世界也遮掩了她的不堪,但这样的世界从一开始注定空虚,她始终等待光源入袋,因为自认了自己在这过于宽广的世界里扮演的角色的不重要性,她终究无法成为年轻人们的「Ma」,无法成为包容且吸纳他们热情的大房子,而只是变形且风化,只等待特定男主人掏出钥匙入住的小房间。

17 有用
0 没用
马大姐 - 豆瓣

马大姐

5.2

114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3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马大姐的更多影评

推荐马大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