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导致了中国元素被异化?

徐晋
2006-01-20 看过
  乔斯•威登大概是有一点东方或者准确地说是中国情结的。
  这在《冲出宁静号》中穿插了很多中国元素可以看出来。比如几句中文,比如写有“宁静”的中文船号,比如扇子,比如电视里的中国动画娃娃,比如……
  据他解释是因为中国是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他妻子在中国待过一段时间,所以他也有很多亲身体验。
  我不会靠这样简单的中国元素说“连美国导演都觉得中国一定会强大”当精神麻醉,我倒是认为中国元素还不够多,还不够好。
  媒体经常报道“我国自行开发出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新产品,填补了国内的一项空白”之后总不忘加上“甚至领先与国外同类产品”之类的废话。难道中国的某项科技成果领先世界一步就非要用“甚至”这样的字眼?那上世纪就拥有空间站的苏美该用什么词来炫耀它们的成就?
  白发苍苍的科学家对着镜头诉说他年轻时的理想:小时候看见落后的祖国,造不出在外国人眼里看来简单的工业品,心里怎么也不认为中国人并不比外国人笨。于是他刻苦学习努力钻研,后来成为中国某个领域的奠基人,为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我尊敬每一个为了祖国的强大而努力的理想主义者。但是为什么要把“中国人并不比外国人笨”这样的蠢话挂在嘴上呢?媒体为什么一遍又一遍地放大呢?
  看来两岸的心的确是相通的,自卑总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真情流露。潘美辰在那首把街坊邻居唱了个遍的、超长的《你在哪里》中:“因为大家都一直非常勤俭又努力,外国人都说这是个经济奇迹”。自己觉得富足就行了,为什么要在乎外国人的评论呢?既然认定“忠孝仁爱信义和平礼节勤俭助人,其实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原则”,那就可以同样认定经济奇迹是理所当然的,把大陆的黄金都带去了,经济不腾飞还有天理吗?
  《冲出宁静号》有很多细节让我觉得似曾相识:比如蹩脚的发音,比如吹灭香火……中国是这样吗?这不只是因为乔斯•威登对中国的理解程度,很大程度跟我们自己糟蹋自己分不开。法国教育部汉语总督学白乐桑就很受不了明明叫张三,为什么一跟外国人介绍自己,就要倒过来说是“三•张”呢?想必乔斯•威登妻子的中国朋友也跟她传递过类似信息。在一个外国人对中国一无所知的时候,自然会先入为主。非洲人以为中国人都会功夫,因为他(她)们对中国的认识仅停留在港台的武侠片上。
  你只是你,你不可能变的象别人,你也变不成别人,如果你连自己都不象自己了,怎么能怪别人异化你呢?
  如果一个法国人一文不名,但他游走于世界各地并不会自卑,因为他觉得自己有文化。
  可以随处找到铜箭头和碎瓷片的我们是否应该更自信一些?
  谈话节目里,一辈子难上几回电视的“著名学者”死抓露脸的机会不放,故作高深地跟目光发散的主持人表演二人转。可能嫌中文不能显出自己有文化,“著名学者”们酸叽叽笑眯眯地向大家传授两个W三个C呀的道理并一一解释英文原意。只不过发音很不标准。
  《红星一号》是张挺不错的音乐合辑,在红星系列中算是最好的。可收录的9首歌中有3首都是卑鄙来卑鄙去的,不累吗?
  胡吗个快被逼疯了,所以他直接把come on baby翻译成“快来泡我呀!我的儿!”
  Telephone这个单词有几个人能拼写完整?但现在的通讯录电话号码栏一律TEL。生产商真要是怕“电话号码”四个字浪费油墨画个话筒的图标难道不可以吗?
  如果这些就是我们认为的“与世界接轨”的标志,那我们就会变成拓跋宏的子民。拓跋宏放弃鲜卑文化是因为汉文化确实太强大,这是历史的进步。而我们之中的一些贱相,是对历史的反动。
  当编辑记者说多少呸的时候,当台湾山区的阿伯采野芹菜的时候说:“要吃自己摘,动手DIY”的时候,当人事问你期望薪水是几K的时候,当国产科幻小说的主人公叫大卫•陈的时候,这到底是在天津还是牛津?
众多国货挂上了洋气扑鼻名字,翻看半天才在角落看见原来是出自某作坊,亲生的倒弄出远房亲戚的感觉来了。把话题扩大一点:不明白为什么商标要标注拼音,从来没看见国外商标标注音标。
设想一下,如果“为人民服务”的标语下面加注拼音是不是很可笑?
  我们早已经不是孩子。
  尽管我们强烈地需要现代化、尽管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努力地在奋斗、尽管我们要和世界融为一体继续扩大开放的力度,但千万别那么浅薄。
  非洲一些国家的英语水平远高于中国,那又怎么样?亚洲一些国家的英语水平也高于我们,那又怎么样?它们除了会英语还有什么呢?它们不可能有所作为。
  在法国的餐馆里,即使这个餐馆的客源全部来自法国以外的国家,即使从来没有一个法国人在这里用餐,餐馆也必须要有份法文菜单。
  金喜善应该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民族主义,因为她做过日本化妆品和中国手机的广告。但在广州的影片宣传活动结束时,主持人代她用日语“撒呦拉那”向影迷告别,金喜善当场翻脸,她表示用日语是对她祖国的侮辱。
  举这些例子是想说明凡事应该有个底限。
  已经有很多外来词汇既成事实了,姑且就这样吧,但希望到此为止了,别再添恶心了。
  我一直看洪波的博客,因为他深厚的行业背景;因为他只说小事,具体的分析才是分析;因为他看起来谁的帐都不买;因为他也反感娱乐至死。
  但坦率地说,《三言二拍:blog需要中文名吗?》一文让我颇倒胃口,不过跟故意过犹不及的政治骗子们比起来,洪波的可爱显得年轻了一点。
  我倒是赞成最近很倒霉的方兴东把web2.0译成互联网2.0。尽管这不如博客翻译的那么好。尽管这个名字太中规中矩,那叫叶子2.0、不知道怎么赚钱2.0、理想主义2.0、互动2.0、自治区、自由、开放、开源……也远比web2.0要好的多。哪怕叫歪脖2.0也比web2.0要好。
  总不会有人说出“你为什么用12345而不用一二三四五呢?”这样的蠢话吧?总不至于蠢成这样吧?
  我有一个做美工的朋友,他帮我设计过几个页面,当我问他是不是可以把页面里的字母删除时,他的解释是:外文字母可以做网页元素,这比中文字好看。
  各媒体的编辑记者、各网站的设计师,因为你们的懒惰、愚蠢、不动脑子,你们所在的平台至少恶心了数万人。难道“E时代”就比“科技时代”更鸟一些?难道新帖子的后缀是“new”就比“新”更鸟一些?难道用“tech”做二级域名的科技频道就比keji做二级域名的科技频道流量更大?
  每个公司都有很多胖胖的笑面猪,说是笑面猪是因为他(她)没有笑面虎厉害,心里憋的坏水,一脸蠢相全现出来了;每个公司都有很多装嫩的孙女(与孙子相对应,感谢我的同事老董对汉语的创新贡献)每年12月24号她都会跳到你跟前边跳边说“卖瑞可瑞死妈死”。
  难道笑面猪这个词不比“Leader”要好的多?难道孙女这个词不比“一个假装很Open的老女人”要好的多?即使学鸟骚骂人,蠢货们能不能尽量动点脑子呢?
  我有一个经常饿着的诗人朋友,他一直告诉我诗不是给劳动人民看的。如果基于这个说法就必须有一个前提:他就不应该在天桥下把他写的烂诗集以每本15元这样离谱的价格兜售给民工。
  如果互联网的从业者以及刚把脚洗白的Leader们非要说“我们就是为中高端人群服务的”,那么请不要给厂家或风险投资商的广告文案或计划书里吹什么增长潜力,1亿网民这个牛已经吹大了,因为绝大多数是一个月上两次网的超市女工或家里看的不是那么紧的孩子。1亿以后的增长只能依靠不那么白的领子。
  如果再这么糟蹋下去,要不了500年,5年后就会变成《冲出宁静号》那个样子。
25 有用
21 没用
冲出宁静号 - 豆瓣

冲出宁静号

7.2

2451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9条

查看全部29条回复·打开App

冲出宁静号的更多影评

推荐冲出宁静号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