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施 写实作品中的超现实符号

Poodle
2019-05-31 看过

《尘世乐园》 1505年

德•贝亚蒂曾在游记中有这样的描写:

此外,还有各种幻想画,上面画着大海、天空、森林和原野以及许多其他东西;一些生物正从贝壳里出来,另一些生物在清除天鹤;白种和黑种的男人、女人呈现出种种姿态;各种鸟兽显得自然逼真。这一切是如此悦目和奇异,简直无法向没有见过它们的人描述清楚。

初看博施的作品,很容易将其归为超现实主义,但其创作年代确实16世纪初,文艺复兴时代。彼时对艺术的革新是艺术家们对现实世界的探索,而博施的作品是在发展起来的写实成就转而描绘人的眼睛从未看见过的实物进行描绘,奇思妙想的混搭潮人。

博施本人的日常生活几乎是不为人们所清楚的,就如这幅《尘世乐园》一般,没有任何作者本人的介绍,也没有人记录他的言行。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特别喜欢这位艺术家,因为它非常关心人的邪恶。博施将人们对地狱的恐惧转化为可见的具象,与写实作风不同,与人们向往的灵魂归宿更加相悖,所以在纪录片第二集中,特意强调了“这是宗教画而非迷幻药的产物”。虽然离经叛道,但这并不难解释

文艺复兴的精神就是时尚潮流的发源地,文艺复兴的全部内容本身就在于对自由的思考,文艺复兴的作品则折射出了这种自由的概念。

《尘世乐园》左幅,伊甸园

三联画的左幅为伊甸园中耶稣为亚当和夏娃主持婚礼的画面,同时也出现了很多生物已经用生物构成的和谐曲线。水池中爬出很多邪恶生物侵蚀伊甸园。

《尘世乐园》中幅,人间乐园

三联画中幅人间乐园是出乎意料的存在,让人不自觉地想看细节,而随着对细节的查看会发现画面变得狰狞,而狰狞之处融合熟悉的生活中,让人身临其境。画面到处是裸体,生活在一个充满异果的世界。

多处画面将人物与动物、果子的比例倒置。猫头鹰遍布,注视着人类社会。在文艺复兴时的猫头鹰并不是智慧的代表,它们在夜间行动,代表了负面的意义,即忧虑与罪恶。男女们拥抱即指代性交,吃着水果的人们指代人们无节制的欲望。

人类在善恶并存的人间乐园享受欢愉,追逐欲望,而猫头鹰注视着一切罪恶。

大地有眼,树木有耳

《尘世乐园》右幅,地狱

画面充满黑暗、火光、杀戮,人们惊恐万分的终极炼狱。画面中的乐器变成了刑法,载人的空壳树人冷眼看着地狱,眼神闪烁残忍之光的猫头鹰吞噬着人类,右下角穿戴修女衣饰的猪逼人签下条约,画面中的这些符号可以推断这幅“地狱”对奢靡之音侵蚀、腐败社会的道德警告。

《尘世乐园》外部

上帝创造世界。

善恶是否可以共存

《尘世乐园》的三幅画面中,没有一幅是有绝对的善与恶,而是描绘了生命是如何走向万劫不复。即时是天堂的美好,也有邪恶的生灵侵蚀。人间乐园中,画面上方男人们骑着各种动物逆时针转圈,中间的女人们在水池嬉戏,这是人们的人性使然,这份本能被上帝统治不够,被恶魔统治得更多。左边的耶稣看着充满了罪恶的人类神情哀伤,与右幅树人的冷眼旁观形成对比,地狱不再是寻常地狱,而成为了一种理性标识。天堂和地狱不再是人的最终归宿,而成为内心的永恒存在,正式自我的道德问题。

同样善恶共存的画面也存在于博施的另几幅画中,如《贤士朝圣》、《干草马车》等。自此便打开了阴暗面这一新流派。

《贤士朝圣》

《干草马车》

博施的画面中有很多邪恶丑陋的细节描绘,但这不影响绘画过程中产生的美。他在刻画邪恶时融入富有美感的符号,当然也得益于对自然的仔细观察,以及对人心恐惧之物的仔细洞察。艺术家在这一时期有机会将自己的理解与想象通过作品表达,所以现代人的理解与彼时的出入是较大的。当面对《尘世乐园》时,我们很自然地联系到超现实主义,而彼时的人们看到这样的作品时,内心更多的是对道德的思考。

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将《尘世乐园》当作是一种寓言、一种道德警告,在宗教整顿动荡的时代,这一幅画被完整保存,警告世人恪守道德,减少贪婪欲望,减少社会奢靡腐烂之气,大地有眼树木有耳,心中的罪恶会被时刻注视,最终走向毁灭。

亨德里克的客人们以为会有最后的宣判日,殊不知所有宣判皆在你自己心中,要从心中寻找自己到底是什么。
0 有用
0 没用
文艺复兴 - 豆瓣

文艺复兴

8.6

175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文艺复兴的更多剧评

推荐文艺复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