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仇

狄飞惊
2019-05-24 看过

从前,张勇陪着母亲在乡村生活,放牛砍柴,砍柴放牛,一活就是十八年。 这天,母亲将其叫到跟前,儿呀,如今你已长大成人,是时候告诉你咱家的秘密了,其实你是名门之后,你身上肩负着血海深仇。 十八年前,“天剑”张涛在江湖上还是响当当的角色,不料和“屠刀”杨威在嵩山上的一场巅峰对决,成为了他人生中最后的战役。嵩山一役,“屠刀”杨威声名鹊起,与之对应的,则是世上再也没了“天剑”张涛这个人。为防备杨威斩草除根,母亲带着尚在襁褓中的张勇不得不隐姓埋名,苟且偷生,一晃已是十八年。 你爹倘若在世,咱家光景该是何等风光自在,再看看现如今。这一切都是杨威所害,你可要为你死去的爹报仇哇。母亲咬牙切齿地哭诉。 长年的简单生活,使张勇缺乏应有的心理准备,娘啊,你的癔症是不是又犯了?我叫村头的陈婆子再来给你念念吓吧。 母亲一把抓过儿子的手,用力咬了一口。 娘啊,你这是干嘛? 疼吗? 能不疼吗? 疼就对了,娘也心疼。 那么? 看来你还不迷糊,娘也没迷糊。 虽然子报父仇,自古亦然,但这门血海深仇,怎么突然就砸自己一个人头上了,张勇显然还是转不过弯来,娘啊,你干嘛不多生几个呢? 母亲叹了一口气,我倒也想啊,你爹直男癌,当年成亲之时就和我许诺,起码要生四个儿子,名字都取好了,勇猛刚强,可才生下你来,你爹就死在了杨威的刀下。所以,杨威他可不止杀了你爹,他还杀了你三个弟弟。 张勇勾着指头算了算,母亲所指仅限弟弟,倘若中间有妹妹花插降生,那杨威的罪行是只深不浅,看来母亲所言句句在理,一切再无讨价还价的余地,报仇吧。 张勇身负一柄柴刀,从此一脚踏进江湖,在达成目的之前,他没有回头路,当他折返归途的时候,柴刀上必须沾染杨威的鲜血。

母亲作过交待,杨威住在东边,张勇一路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行进。 这天,他路过一个村庄,在一座茅草屋前,看见一个少女正在溪边脚踏水车车水。 张勇:你好。 少女:你好。 张勇:可否讨碗水喝? 少女点头,从水车上下来,把张勇领进屋内,给他舀了一大瓢水。 少女主动发问:看你风尘仆仆,一定是赶了很多路,这是要去哪? 张勇:找一个人。 什么人? 仇人,叫杨威。张勇把老娘讲的给少女转述了一遍。 少女听得很认真,所以你是去报仇? 对,报仇。 怎么报? 杀之。 怎么杀? 用刀,这柄柴刀。 你杀过人? 没有,只砍过柴。 你武功可好? 张勇苦笑:实不相瞒,只会砍柴,不会武功。 那你掂量掂量,如果找到杀父仇人,你杀得了他吗? 不知道,但杀父之仇,不得不报。张涛挺了挺胸脯。 少女点头,表示理解。沉吟半晌,又说,目前情况是这样,因为杨威杀了你父亲,所以你要杀杨威报仇,杀他首先要找到他,你现在的状态是还在寻找中。 是。 那么接下来,你将面临如下可能,一是你这辈子都找不到他,寻找将成为你今生的目标和主题;二是你最后找到了他,但你不会武功,所以你不是他的对手,你杀不了他,然后他杀了你;当然这里面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三,他不知道你是谁,也不屑杀你,于是你杀不了他,他也懒得杀你。但无论哪种结果,你都杀不了他。 那怎么办,照你所说,我岂不是报仇无望? 请问你出门多久了? 应该有三年了吧。 既然你出门三年,也没有找到他,找到了也未必报得了仇,那何不就让“没找到”这种状态一直延续下去? 怎么讲? 既然找了,结果是没找到,那干脆就别找了。 找了只是可能找不到,但不找那就肯定找不到啊。 对,是这么个理。但死不一样,你杀不了他,可以让别人杀死他,或者,让时间杀死他。 哦?愿闻其详。 报仇无非是要仇人死,这里面有两个问题需要理清,一,是否非得你亲手杀了他?做个假设,如果在你找到他之前,发现他已经死了,那这个仇是不是就不用报了?或者说,就已经报了? 张勇愣了愣,又想了想,说,可以这么理解。 再做个假设,如果一直没找到他,你是不是要一直找下去? 嗯,母命难违啊。张勇点了点头,想了想,又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了。 所以这就是第二个问题:要他死有没有期限?一个客观事实是,我们每个人都会死,你杀不杀他,他都要死。你的仇人年纪比你大,而且应该还大不少,所以按照自然规律,他死在你前面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他既然和你结了仇,就也有可能和其他人也结了仇,你要杀他,也有可能其他人也要杀他,你杀不了他,却未必其他人杀不了他,当其他人先你一步将他杀了,你的仇自然也就报了,又或者,他患了重病,练功岔了气,吃饭噎着了,或者遭雷劈了,没等到谁去杀他,他自己就先死了。所以即使你杀不了他,也可以让时间熬死他。这样岂不两全其美? 言之有理,听你一番话,真是茅塞顿开。 你不是要喝水吗,说了这么多话,又不渴了吗? 张勇这才意识到,这一瓢水自己已端持多时,低下头来,瓢中清水倒映着少女笑意盈盈的脸庞,张勇将水一饮而尽,真好喝啊。 给你盛多少你就喝多少,你是牛啊? 张勇嘿嘿地笑了,他听懂了其中的揶揄和亲昵,转眼望去,外面两只喜鹊在打架,啊,爱情来了!

转眼间,张勇走在了回家的路上。这番归家和三年前的离家,走的虽然是同一条路,心情却显然不可同日而语,当日二人私定终身后,张勇和少女约定,自己要终止报仇任务,回家禀明母亲,前来少女家中提亲。 当张勇兴冲冲地出现在村头时,迎面碰上了同村的二狗,后者用一种悲喜莫名的口吻招呼他:你回来了,你 妈 死 了。 家乡人真是太不友好了,张勇也不甘示弱:我是你爹。 二狗一下胀红了脸:你这人啊,我可没有咒你。你 妈 死 了,这是真的。 原来,当年张勇出门后不久,家里就起了一场大火,母亲连同那座茅草屋,一起葬身于火海之中。为何失火,原因不明。但张勇心里却明镜似的,母亲这些年一直活在仇恨当中,报仇是执念也是生活的全部,一俟自己答应下来,她大概就觉得心愿已了,生无可恋了。另外,她想必也料准儿子性格懦弱,气馁时难免会打退堂鼓,于是破釜沉舟,将自己和家业一并摧毁,令其退无可退,只能一往无前,但母亲千算万算,大概也没算到,儿子此番回家却是为了成家,这个家既毁,却恰可从那个家重新开始。 张勇再次转身离家,直奔少女方向而去。 少女自然还在原来那个地方等着,生活状态都一点没变,还是在房前车水,还是笑意盈盈地迎接张勇:你父母双亡,我有车有房,我们结婚吧。 张勇坚定颌首:非诚勿扰。

从此以后,张勇就和少女在一起过上了幸福的日子,他们一共生了三个儿子,分别叫猛、刚、强。中间还夭折了一个,所谓短命小鬼,他们称呼他为杨威。鉴于夫妻俩都还年富力强,照这种节奏,再生三五个也不在话下,接下来,他们希望后面能有个女儿,儿子也没问题,就叫张涛好了。总而言之,生孩子既是改变也是创造,一张白纸能画最美最好的图画,一切如此美妙,就像是一场幻觉。以致张勇有时会有点恍惚,实际情况会不会是这样:有朝一日自己从某个荒郊野岭的破庙里冻醒过来,才发现这一切都只是报仇路上的南柯一梦?有一天他终于忍不住将自己的担心告诉了妻子,但是善解人意的妻子及时打消了张勇的疑虑,她安慰他说,如果这是梦,你就不要醒。

5 有用
0 没用
任务清单 - 豆瓣

任务清单

7.5

63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任务清单的更多影评

推荐任务清单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