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软弱,没有爱

Bigteeth
2006-01-07 看过
   这世界上有一种遗憾,可以让一代乐坛宗师李宗盛在昏暗的灯光下遍地寻找蓝色的小药丸,这种遗憾叫ED。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对于ED,或者说勃起功能障碍的定义是:持续不能达到和维持进行满意性交的勃起。勃起象征着一种力量,所以关于ED的这个定义如果上升到具有普遍意义的高度,那就是说:软弱无力是不能成事的。

    由性这个人类根本出发,我们会碰到女性主义、权力,甚至革命,国家命运等等含义深奥的词汇,但是,天经地义,与“性”这个字关系最为亲近的可能还是“爱”,弗洛伊德就觉得,所谓爱情就是性本能的表现,说得好听一点是性本能的升华。按照ED给人的启示,如果软弱无力,还会存在爱吗?
    伟大的导师马克思教导我们:“如果你在恋爱,但没有引起对方的反应,也就是说,如果你的爱作为爱没有引起对方的爱,如果你作为恋爱者通过你的生命表现没有使你成为被爱的人,那么你的爱就是无力的,就是不幸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42卷,第155页。)如此看来,陈可辛导演最新力作《如果·爱》中的聂文和林见东实在要算是不幸的,因为他们曾经或者正在觉得自己与孙纳恋爱,却不曾被孙纳所爱。他们给予孙纳的绝不止精液的一点热量,但是唤起的却只是孙纳在自己人生道路上又进一步的由衷喜悦。

    Erich Fromm《爱的艺术》一书1956年在美国出版,我第一次看到这个书名,以为不过又是一本“鸡汤读物”。其实,这是一部相当严肃心理学著作。在Fromm看来,爱与软弱无力无缘,应该被看做是一种力量,一种能产生爱的力量。爱应该是奉献和给予,在给予和奉献的过程中让你所爱的人获得新生,而爱人的新生将给自己带来新的希望。聂文和林见东的不幸在于,他们给予和奉献了,也使得孙纳新生了,但是孙纳回赠给他们的却是背叛和羞辱。
    孙纳值得同情,从她偷吃林见东吃剩的面条开始,毕竟,“什么爱情故事,可以填饱肚子?”这个道理大家都懂。万恶的资本主义在政治上鼓吹自由原则,在经济上鼓吹市场原则,老孙是受了他们的毒害了。在她看来,与填饱肚子相比,爱情居于次要地位,老孙如同齐天大圣大闹天宫一般挣扎于人世,她信奉得是等价交换,互利互惠。所以,她对美国人说“OK”,希望林见东有一天做导演能捧红她,抛弃林见东奔向林的副导演同学的怀抱,最后遇到聂文。爱的定义被每个人的生活经历做出不同的书写,是迈向名利的台阶呢,还是相互索取太多的占有呢?或者,是一个十年的心结?

    什么是真正的爱情?不再有当年张学友自信满满高唱的“如果这都不算爱,我有什么好悲哀”,他如今婉转低回得是:“也许,你是爱我的。”或许,并不是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爱,只不过当时我们太匆匆,所以只有在回忆里面,才会想起青海的草原和自己最想演出的那个简单的爱情故事,伴着泪滴说一句“我走了。”这回忆的短暂瞬间让人变得清醒,这短暂的瞬间可以让郝思嘉终于明白她爱白瑞德,自信“Tomorrow is another day。”但是,在接下来的时间内,面对命运和生活的冷硬,即使有了辉瑞公司的帮忙,我们真的就能坚挺火热了么?

    很多时候,我们笑着说:“以前真傻”,事后,我们却并没有变得聪明。
20 有用
5 没用
如果·爱 - 豆瓣

如果·爱

7.7

20034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如果·爱的更多影评

推荐如果·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