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好女》:好男,好女

kavkalu
2006-01-03 看过
题记:
你该知道此刻我正在想念著你
回想我们一起拥有的美好的回忆
一切欢乐和不如意瞬间逝去
现在只是孤单的我和遥远的你
 ――窦唯《上帝保佑》。

他们去了,答案也跟着去了。社会的变迁,人性的飘忽,让美好和挚情仅留在了银幕上,我们可以穿上戏装,但是,我们再也无法和他们的灵魂同重。
电影描绘的人我不熟,但是候孝贤想说的话我懂了,两个时代人对爱情的领悟和质疑,在专权年代,蒋碧玉、钟浩东对理想的追求和对爱情的守望,而当我们拥有了平稳生活的时候,我们的灵魂却不再执着。
当黑白的色调上慢慢浮现字幕:“悲伤的昨日将要死去/欢笑的明天已向我们走来/而人们说/你们不应该哭泣/我们为什么不歌唱”我们跟着歌声进入历史的腹地。打开尘封的历史,历史里的好男好女今天的“好男好女”将怎样演绎。
候孝贤以蒋碧玉的故事、小津《晚春》的图像、现实里梁静纸醉金迷的生活相对应,剖析两种生活和时代精神架构的日渐式微的无奈,有着鲁迅先生式的悲叹。影像所崭露的渐变,是生命在社会中的趋向的转变和不可追悔的无望。
他们的坚贞,他们的理想属于了他们,我们中的许多人会不以为然,但是,正是他们的献身精神和对理想主义的虔诚皈依,才使得他们的灵魂有了警世的意义。
候孝贤以惯常的长镜头来作为拍摄的主演方式,在叙事手法上却是意识流的,段落间的剪辑打破了时间顺序,影像自由穿行在历史的深处和现世之间,让人物的思绪说话,让观者自己对照这发生着的一切。
电影里的有些镜头故意以人工光源强化,让观众产生间离的效果,表述了导演对历史的认识,一切可以描摹,但是,我们的描摹只是后人的臆测,复原的影像,只是我们心中悲凉的一瞥。
五十年代青年为理想的赴死,九十年代的青年醉生梦死中自暴自弃。我们赞美银幕上的理想主义,我们却在灯红酒绿的尘世里埋葬自己。归去来兮,我们只是能在影像里的呼唤,梁静她们再也无法握紧自己的命运,因为,他们没有了抗衡的勇气。
影片以做旧胶片的效果表现戏中戏《好男好女》的场景,逆光的镜头更体现了故事的沉重和复原的不可测,他们以一腔热血投身抗热,以知识分子的良知呼号正义,悲剧对于他们是一种升华,他们的人生是后来者有了一面灵魂的镜子。
相反,在表现梁静和阿威的上,场景充满暧昧和轻佻的红色,他们沉迷的个人的情欲里,放任自流。伊能静对两个反差极大人物(革命者的沉稳、吧女的歇斯底里)的把握还是到位的和可信的。
候孝贤明白,历史只能无限接近而无法还原,所以他将电影一再从叙事里割裂,他试图告诉我们,我们都是人生戏台上的演员,在宿命里榜样自己。
影片里有一场梁静对这无人接听电话哭诉的戏,这是一种没有岸的痛楚,漂浮里我们可能忘乎所以,但是,发生的,永远静静等在某个历史角落,我们的灵魂会在无人的夜里回忆,回忆所有的所有。
有的人以生命的代价证明着高尚,同样,也有的人以无谓证明着死亡的猥琐,一切是我们自己的行为。
在候孝贤的影片里你总是能够找到一点历史的印记,他们这一代人总是有着文以载道的自觉,在历史的长河里,许多事被刻意淡忘,中国人(大陆和台岛一样)是健忘的,为了铭记,为了良知,需要有人记录、识辨,这是文化工作者的责任,也是历史的嘱托。
这,候孝贤正默默做着。《好男好女》里台岛知识分子讨论土改的戏与其讲是电影本身,还不如看成候孝贤对知识分子的召唤,在这样人欲横流的社会中,这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历史依旧在黑夜里等待发掘,而,导演却以他的视角去诠释历史,中间是你的眼睛。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这就是历史!
演员伊能静在她的书中说:青岛东路军法处,钟浩东被拷打得伤痕累累,却昂首坚定地走向刑场,曾经为国抗日的他,被冠上了共产思想的罪名,被判死刑,蒋碧玉望着铁栏外的他,眼泪直流,可是她知道,他们其实已是一生一世了。
是的,在相同的场景里,历史和还原,黑白和彩色,形似容易,但是神似却要以一生一世证明。
候孝贤将影片献给了献给50年代的政治受难人,也是给我们的。

【影片资料】
《好男好女》1995年拍摄 台湾 中影

原著:蒋碧玉 蓝博洲
导演: 侯孝贤 
编剧: 朱天文 
摄影: 陈怀恩 
演员:伊能静,林强,高捷,候德健
原著: 蒋碧玉 蓝博洲 
剪辑: 廖庆松 
出品人: 杨登魁 黄忠 
制片: 张华福 
作曲: 颜志文 林少英 
录音: 杜笃之 

独立影评人:OSAMA KAVKALU
2004年2月18日 星期三 19时44分 夜雨申城
64 有用
5 没用
好男好女 - 豆瓣

好男好女

7.5

548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好男好女的更多影评

推荐好男好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