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构与阉割

狄飞惊
2019-05-13 看过

这段太精彩了,我忍不住单独剪了下来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DE3OTkxMzE3Ng==.html?spm=a2h0j.11185381.listitem_page1.5~A,并配以中字翻译。

李文:你们,你们俩,(对左炎)是你情况是吧,女朋友? 左炎:不是,好朋友。 女(同时):好朋友。 李文:站在船上看你们两个,好有感觉啊。 女:站在床上? 李文:船上面,嘿嘿,嘿嘿。还可以,我觉得你们两个有点像啊,有点般配。真的,我是作为年长的来看。 女:哦。 李文:嗯,小左…… 女:我们自己都有朋友了。 李文:啊?有朋友?

女:研究一些关于妇女的问题,研究关于性少数人群的问题。 李文:研究得么样呢,跟我们增加一点见识呢。 女:我最近在做一个项目,就是武汉地区出柜同志的口述史。出柜就是很多同性恋他是同性恋但是他不敢向别人表明身份,因为会受到歧视,但是有些人他比较勇敢,他觉得没什么,他就出柜了,就是亮相了。 李文:出柜?柜子的柜? 女:对对对,因为那种状态,就好像他是躲在柜子里面。 李文:哦,他从柜子里出来了,他不怕丑了。 女:嗯嗯,他觉得…… 李文:你们就口述,就听他们么样说是吧? 女:就采访他,就是问他一些…… 李文:那你是么样找到这些人的,就网上找的? 女:对啊,还有些朋友介绍啊什么的。 李文:哦,男的女的? 女:男女都有啊。 李文:男女都有啊? 女:60多岁的都有。 李文:哦,60多岁的,女滴? 女:男的。 李文:哦,60多岁的男的,有没有女滴? 女:女的找的有40多岁的。 李文:哦,女的40多岁的。 女:然后我就觉得,真的是,年纪越老的,他这一生就越悲惨。 李文:哦,他越悲…… 女:他经历过文革的。

李文:那就是你在学校,也是躲躲闪闪地搞? 女:我为什么要躲躲闪闪? 李文:因为冒得哪个包容……学校…… 女:没有没有,还好,我不怕啊,我不怕这些东西。 李文:你们同学…… 女:我们寝室的同学都还蛮支持啊,就是有些男生觉得很奇怪。 李文:小左,你能接受这些东西吗? 左炎:还好吧,还好吧。 李文:是她以前给你,把你教化了是吧?你是不是暗地里接受了这些东西很多啊? 左炎:年轻吧,可能我比较年轻一点吧。 女:叔叔你那个时代的教育跟我们不一样。 李文:我觉得习以为常我就感到非常惊讶。因为我们可能说呢,也说,可能说得比你还激烈,但是我们不像你这么普遍,么研究啊,你是九几年的吧? 女:八几年的。 李文:哦,看着像九几年的呢。 女:反正怎么讲呢,可能是因为你平时没什么途径去接受这些资讯,所以你会觉得有点奇怪…… 李文:那不啊,我经常上网。 女:是吧,但是你也不会去看这些网站啊。 李文:看。我有时看它要注册我就算了,嘿嘿,怕暴露身份。 女:你看的是黄网吧? 李文:都有。网上嘛,冒得么挑的,它自己蹦到你面前来。

李文:自己喜欢闻自己的气味…… 女:比如说你呢? 李文:我是啊,因为我受道德影响,我觉得自己搞自己不大好,但实际上,偷偷地我发现,他的偷窥状态都是这样的,但是呢在面上都不说。这个里面呢,就有一种人的潜意识的暗示。你自己对你的气味要,就像你是卫生部长,那你就闻你自己到底是个什么状态,是了解你的病情,或者了解你自己的东西,你这样达到你自己的协调,闻这种气味的包容度。 女:那我想问一个问题,为什么自己闻自己的气味会觉得不好呢? 李文:这是社会的一种普遍的面子,就是,我们…… 女: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面子呢? 李文:是因为我们人作为一种高端,他把好人坏人,把他分类。 女:为什么要把他分类呢? 李文:这是社会,现在人的认识能力问题。 女:为什么? 李文:现在我提出来一种新的认识能力,是吧,说这个人的认识能力是有偏差,是有问题的。是吧。 女:这不是认识能力,这就是被建构起来的。 李文:建构是么子? 女:就是一种社会建构啊,社会建构就是…… 李文:你不要老是说这些东西,么子建构啊…… 女:那你刚才讲的东西也是陈词滥调啊,为什么我不能讲建构你就能讲你的陈词滥调呢? 李文:不是陈词滥调,我觉得一个人,要有一个真诚的态度…… 女:什么叫真正的态度? 李文:真诚的态度!就是我们,我跟你谈这个话,我是想把一种,就是我们来谈话,并不是来抬杠,晓不得? 女:我没有跟你抬杠啊,我只是…… 李文:我还冒说,我只是,就是我就表示怀疑,你们老是说话,用什么建构所谓那些东西,认为别人越听不懂就越好。 女:没有啊。 李文:其实很多东西…… 女:但是问题是…… 李文:高人都是想把东西说得更简单。 女:但是问题是,我讲建构是我想把问题那个东西,复杂的东西先用这个词来讲,但是你不懂的话我可以解释啊。 李文:我冒得么不懂的。 女:那你不是刚才说那个高人…… 李文:但是你那个建构,你说的那个建构给人感觉像一个挡箭牌样的。 女:那不是挡箭牌…… 李文:什么叫建构? 女:那我问你什么叫女性,什么叫男性…… 李文:就像炒菜一样的,你炒了这个菜,你还建构这个菜? 女:但是你炒菜,你炒菜这个行为,是不是用这个词把炒菜这个行为给描述出来了,我就是用建构来描述一样事情…… 李文:你这样的建构我难以理解。 女:你难以理解,那就像你是异性恋难以理解同性恋是一样的。你们异性恋,然后中年男人,都是这样的,不愿意听就是没有听过的东西,不是这样的吗?不是吗? 李文:不是么子啊? 女:不过也还好吧,就起码你这种可容性,包容性比别人要大一些吧。 李文:我不大,嘿嘿嘿。

女:我觉得人就是…… 李文:所以说…… 女:我觉得人就是活在一种恐惧中,恐惧那种差异,比如说男的,他会很恐惧被阉割,这样他就不是男人了,他就不是…… 李文:你这话我觉得我就不认同。 女:怎么不是呢? 李文:从来冒得哪个男人会认为自己被阉割,那是书上胡说八道的东西。我是一个正常人,我除了怕我手臂被阉割我做么斯,这个埋在里面的东西怎么会被阉割呢?你作为你不是一个男的,你怎么晓得这个,你是个女的你怎么晓得男的会怕阉割呢?你明显是看到书上说的…… 女:你怎么知道我想象不出来呢? 李文:你想那是归你想,但是这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可以做调查,你可以找十个男的会不会怕自己被阉割。 女:你现在,你现在,你这就是对阉割的恐惧,为什么听到阉割你就这么激动呢?你这不就是恐惧吗…… 李文:你这完全是冒得道理的,你可以找十个人调查,你作为一个女的…… 女:有什么没道理?你说没道理是什么没道理你讲清楚。 李文:你说是男人都会怕被阉割,我作为男人,我没有怕阉割。(问左炎)你会不会怕人阉割? 女:他不怕?你问他怕不怕? 李文:你怕被阉割?你就喜欢做爱,你还怕被阉割? 女:他,他的笑容已经告诉你他的答案了。 李文:他,你不要替他说,让他自己来说。 女:呵呵,反正我知道。那你能代表所有的男人吗? 李文:我是代表我自己,所以我问他撒。你要调查你才能知道男人是不是怕阉割撒,你这个道理你都不说,你让他来说,你问他,我是朋友,你问他。 女:我说男人怕被阉割…… 李文:冒得这个概念,所以你这是胡说八道。 女:是吗?是吗?是吗?你肯定吗? 李文:我是男人,你是女人,你说不是吗?那我说女人你喜欢长个鸡巴的…… 女:我就讲弗洛伊德…… 李文:我觉得女人都是会喜欢长个鸡巴的…… 女:是吗?那你可以这样讲…… 李文:怎么可能?我绝对不会这样说,我冒得这么无知,晓不得? 女:弗洛伊德以前说过…… 李文:弗洛伊德是个么东西啊,所有人都在谈弗洛伊德,我觉得非常好笑,早八百年…… 女:但是弗洛伊德他有讲过,并且有很多人认同他的想法…… 李文:唉呀,我不懂弗洛伊德…… 女:你不懂,那你就不要这么激动…… 李文:你就是你连父母都不懂,你身边人也不懂,你还谈一百年前一个人,跟他有个么关系呢…… 女:你精神上已经被阉割了。

5 有用
0 没用
李文漫游东湖 - 豆瓣

李文漫游东湖

8.0

123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李文漫游东湖的更多影评

推荐李文漫游东湖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