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村里有过一个疯子吗?

Doran
2019-04-29 看过

不知你们有没有注意过,差不多每个村子里都有一个疯子。

我家里的村里就有一个,是我的妹妹。而且,她的爸爸—我的叔叔也不似正常人一般。为什么我先注意到的是妹妹而非叔叔,是因为妹妹傻得特别明显,而且跟我是同龄人。

她常常走在大马上唱歌,爬进山里大叫,冷不丁出现在我家背后。我外婆那时候还在,听到她唱歌就会叫她到家里来,给她一点吃的,问问她家里最近怎么样。后来,她奶奶跑来诉苦,说她不听话,整天到处跑。再见到她,我外婆就会骂她几句,让她赶紧回家,别叫她上了年纪的奶奶到处找她。

以前我虽然常见她,但是很少跟她说话。一是懵懂的感觉她有点不对劲,二是跟她说话她也不会搭理我。我外婆常常要追着问她,她才会回答一些关于“是”与“不”的问题。她并非回避人,也敢于直视问话的人。她不想回答的时候,就把头撇开,不再看你。

等我大一点了以后,我才发现,她爸爸也有点智商不足。讲话是前言不搭后语的,做事也不怎么好吧。他常年在外面打工,辗转多地,没存下什么钱,还经常失联。他妈经常也经常跑到我家来问我爸,叔叔给他打电话没有。

据说妹妹的傻并非遗传,小时候看着也是机灵的,只是幼时生了一场病,变成了这样。她妈妈据说是跑了,不知是因这家庭无法承受,还是别的。

这个妹妹长大以后,还是整天往外跑。她家里便说,这样影响不太好,要把她嫁出去,给找了个比她大很多的穷男人。不知对方家庭是不是也有智商问题,据说第一个孩子怀着的时候,她在二楼单独生下来了。她婆婆没注意,孩子就没活下来。好歹后面又生了第二个,看着挺正常的,两边家长倒也是舒了一口气。

她生下孩子以后,仍旧到处跑。有时候路上晃,有时候长住在奶奶家。听说她冬天在家待着,使劲儿烧火取暖,把她奶奶整个冬天的柴火都烧完了。来我家倒是少了。有一次和我妈在路上碰到她,我妈问她为什么不回家,她说她老公打她。我听着有些生气,便说他打你,你也打他就是。因为我听说她是有几分力气的,那个男人看着矮小,应该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我妈听了哈哈笑,好像是笑我想得太简单了。那天我看她身上穿得破破烂烂的,当然是一如往常,只是脸上不知怎么回事,也是有些溃烂,手上也是。

再后来,就是最近的事儿了。她爸爸—我叔叔回来了。他去年打电话给我爸,说自己想回家,但没有路费。我爸给他凑了一些,才在时隔多年后再次看到他回家。问他这些年在外面干什么了,他也说不清楚,反而是凭空抒发一些感想,我们旁人也不明白那些感想从何而来。今年倒是没有再出门,因为身体不好,听说是得了肺癌,多年挖矿留下的疾病。

更令人不安的是,我妹妹最近又说隔壁家的伯伯性侵她,而且还有这个伯伯的儿子。我们都震惊了,纷纷谴责这家父子不是人,但是没有人能拿他们如何。因为她是个傻的,人们相信她不会说谎,却不会相信她的话有用。

这真是一个令人心痛的家庭。如果说叔叔只是智商略有不足,那么妹妹的遭遇又当如何?在乡村生活里,这样的家庭并不少见。我们村隔壁也有一个傻子,一直睡桥洞、靠乞讨度日那种。有一次他在拐弯处突然出现,我舅舅差点把车开进河里。后来听说他死了,至于死在何处,大家众说纷纭。

每一个村里的疯子,都是树先生的翻版。他做不好事情,说不好话,看着呆,但他并非傻,他觉得这样活着没意思,但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自己的尊严。母亲跟他生活在一起,想继续照顾着他,但已经失去了相应的能力。他们短暂成家,然后又回归独身生活。他们运气好的话,会有一个孩子。运气不好的话,则会醒悟什么都拯救不了自己。

村子里并不讨厌这样的人存在,他们也时常逗乐他们,但并不看重他们。他们是村里人的闲话谈资,是可以指点的对象,也是可欺辱的目标。村里时常流传着我妹妹沿着马路唱着什么歌去往哪个方向的嬉笑,他们关注着她,在彼此的眼神交汇之间传递着心照不宣的信息。我叔叔稳住病情需要去医院挂水,我爸叮嘱一个哥哥带他去县城,这个哥哥晚上悄悄跑了。那天我碰到他拿个手电筒,沿着马路漫无目的地走。

我没有看见过妹妹结婚的场景,也没有见过叔叔参与社交生活的场景。想来跟树先生也差不多,被动的、无处安放的个体在社交场景下实在卑微、实在尴尬,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应对的。

30 有用
0 没用
Hello!树先生 - 豆瓣

Hello!树先生

7.9

14337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Hello!树先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Hello!树先生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