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逐的最深处

于是
2005-12-03 看过

假如一个女人不再年轻了,心里还有隐隐的痛,无处说,那么应该考虑去跳弗拉门戈舞。有一个弗拉门戈的术语“duende”,它主宰了演唱者与听众之间的沟通,即便是在表达快乐的情绪,演唱者也能传达深沈的情绪,令人动容。西班牙诗人Garcia Loca说,duende只能发现于“放逐的最深处,灵魂里最后一个鲜血四溅的房间”。


我没想到在这个婚外情的电影里,弗拉门戈竟然会出现得如此惊心动魄,如此悲凉。生老病死的哲学命题太抽象,情爱却具体到了体肤和心,再去领会什么叫做“放逐的最深处”竟是可行了。


有很多迟迟没有结婚的女人,在犹疑、或在否定爱情。另一种女人早早就结婚生子,忙碌完婚姻,还有大把的岁月用来犹疑、或否定爱情。丈夫和家如同万无一失的港湾,象征了自己的身份、却不是完整的自己。其实爱情只能是用来认识自己的。别无他用。甚至无法让人幸福。甚至根本没什么奇迹,乍一看,都是说了一百遍的老式故事——过着平淡生活的太太爱上了年轻男子。


江国香织写出《东京塔》来,社会就震动了。日本社会说完了正常的恋爱,又说完了援交,现在,由一个中年女人挑起事端,说起了女人和少男的性和爱。太多的全职太太都那么美,又那么闲。同样,20岁的大学男生一样美,一样闲。爱情滋生的元素都有了,却偏偏落进了不伦的陷阱。


黑木瞳一如既往的优雅深情,且善于沉默。她不止一次出演幸福少妇,且被婚姻外的感情所诱惑。电视剧《好想谈恋爱》里面,黑木瞳是矜持的、怀旧的、甚至有点俏皮的。但《东京塔》里,她演的诗史却是那么辛苦地掩饰和21岁美男子阿透的恋情,几乎显得放肆。


而透,这个有着音乐家气质的美少年,将人生中最美好的三年都用来等待有夫之妇,他在黄昏中等待电话响起的时候,CD里播放爱人最爱听的马拉第九首,穿她喜欢的衣服,却一次也不可以主动去找她。“这感觉不像是恋爱,而是失去。”他这样说着,随时作好永远不再约会的准备。因为对方的爱是收敛的,他就更要释放。所以这份感情绵延不绝,看过了雪花,下一次见面却已是樱花飘飞。都说“等待”是情人要遵守的爱情规则,但被等待的那个人也是在苦苦的等待之中啊!


诗史和透都在极度忍耐中拥有了爱情,但这样痴迷的事情是掩藏不住的。当透的母亲、也就是诗史的好友终于将香槟洒在她身上脸上,她没有任何反抗。她和太多女人一样,因为不善于叛逆,而总在摇摆之中。


另一对恋人也许不够唯美,主妇喜美并不漂亮,琐屑地生活着。与她交往的男孩耕二君曾有名言说:和年纪大一点的女子交往有两个好处,一是懂得温柔,二是经济状况良好。但偏偏,是这样一个主妇被点燃了。


弗拉门戈舞是20岁女孩子跳不出来的美。人生需要悲和愤才会有力量,要明白了安定和老去的矛盾、孤独和憧憬的矛盾,才会跳得出感人肺腑的弗拉门戈。正如耕二君看到分手后的喜美竟然变成舞台上明艳动人、声势强大的舞者,才终于被震撼了。年轻男子放肆不羁的爱让年近40岁的女人突然找到了自己热情的出口,最终,年轻男人也无法再忍受幼稚无聊的拍拖游戏。他第一次茫然而确定地知道,自己爱的女人是“天真而热情的”。


恋情的开始是盲目的游戏,结局却是人人发现了新的自己——这恐怕就是爱情的定义了,并不是保证抵达幸福的途径。从某种角度来说,虽然透和诗史的结局是美好的,但总觉得,这是电影编剧的一片好心而已,是可以切去的、童话般的结局。

335 有用
6 没用
东京塔 - 豆瓣

东京塔

7.5

1294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9条

查看全部49条回复·打开App

东京塔的更多影评

推荐东京塔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