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ove That Crucifies

le frisson™
2005-11-21 看过
看索库洛夫(A.Sokurov)的电影《父与子》。现实里美丽的里斯本幻化为军港圣彼得堡,相依为命的父子也脱离了一种具象的刻画而成为理想中的活物。父亲是退役军官,儿子是士官生。父亲总是安抚从轼父暗示的噩梦中醒来的儿子。儿子的女友意识到自己的旁观者身份决定离开,父亲则永远沉浸在丧妻的悲哀和战争的伤痛里。

论者都提到了电影中的性暗示,可是索库洛夫拒不承认。我相信索库洛夫是完全正确的。同性恋男子往往与母亲有着非常强的认同和亲近感并与父亲疏远,但异性恋男子与父亲的关系会很分化。一个极端是无沟通,另一个就是完全的理解和体认。影片中的关系属于后者。阿列克谢(儿子)用指头触摸父亲的太阳穴,然后回头丈量自己,发肤受之父母的感恩之情就很了然。父亲安慰噩梦中醒来的儿子,意识到噩梦也是儿子对父爱拒斥的表现,那种两难的境地也是真实的。父爱在电影里既是过度的保护和宠爱(阿列克谢在窗外做危险动作被父亲当着朋友的面责打),也化身为责任感和期望(父亲在军校骄傲地观看阿列克谢格斗)。

我们都在这纯粹的父子之爱中败退,正如阿列克谢所说的那样:A father's love crucifies. A loving son lets himself be crucified. 俄罗斯人深刻的基督教哲学居然从这里浮出来,我只能赞叹。神将自己的独子耶稣献出来救赎,而耶稣则从容地赴死。道成肉身的那一刻就是十字开始淌血。爱,不论亲情爱情,都是布满了十字的(crisscrossed)。

父亲认识到阿列克谢重要走出自己的生活,自己也会老去,死掉。阿列克谢也需要自己独立的人格。可是相依为命的生活就是如此,这样的爱是伤害爱者的。可是阿列克谢与父亲是亘古的,他让父亲想起自己一生唯一爱过的女人,因为阿列克谢的面容是她的,这是血脉的亲情。阿列克谢唯一感到安全的地方也是父爱。父亲总觉得自己的肺有问题,军医学生阿列克谢每天拿着父亲的胸透片研究。他们的生活就是这样一个循环。阿列克谢在邻居面前小孩气地说:这是我的父亲,我非常非常地爱他。最后的场景依然是睡梦中的父子。父亲梦见的是雪,也即是死亡。

向死而生的父亲和生命初始的儿子,如何梦下去?可以自己想象了。
80 有用
10 没用
父与子 - 豆瓣

父与子

7.4

553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4条

查看全部24条回复·打开App

父与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父与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