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洁的能量

迷宫中的站起来
2019-04-07 看过

有一次我坐在房间的床角,看着窗外的阳光透过帘子散漫地落进来,我的目光从窗外徐徐移向室内,移向朝洗手间开去的门,幻想着在平常,我从洗手间内匆忙走出,绕过床头走向窗,拉开帘子,让阳光全部落进来的情形。这是两条完全相反的视线,相反的方向,相反的视景。若将上述两个时空的我化为两个摄影机视角,把它们组合在一起,就构成了一组最基本的拍摄语言。

在《春风沉醉的夜晚》中,娄烨用了类似的、看起来很简单的拍摄语言,完成了许多组富有能量的镜头。一个固定摄影机位从侧面的视角记录下谭卓哽咽地在歌唱,当她唱毕,电影沉默了十几秒钟,时间仿佛凝固,继而在背景的秦昊,缓慢地移动、站起来,拿起纸巾盒递给谭卓。很快,视角切换到另一个点,在一个完全相反的位置,摄影机透过雾化的玻璃门拍出两人飘渺的影子,谭卓问秦昊,你也这样拉他的手吗?透过玻璃门的视线是如此朦胧,如此昏暗,几乎看不清他们的手是怎样地拉在一起,他们的脸怎样地相对。过后再次几秒的沉默,忽然《那些花儿》响起,伴随着朦胧的光影,朦胧的噪点。这两个相反视角的镜头与适时的音乐紧紧相贴,一点也不生硬,不机械,富有情感,简洁而散发能量。

这是第三遍看完《春风沉醉的夜晚》后,我试图回想的它打动我的缘由。为什么当谭卓唱起歌时,我会忍不住地跟随她淌下泪水,当她在洗手间听见门外响起陈思诚的歌声,心又跟随那刻钟的她微微颤抖。娄烨一贯剧烈运动的手持摄影在《春风沉醉的夜晚》中,竟然不那么剧烈,不那么冲击了,它一度化为正常状态下人的视角振幅,凝望、观察、停留,慢慢地在简单的镜头中叠加上一丝丝电影能量,这能量是与观众的观看心情适宜地交合后忽然得来的(为被观看的运动匹配适宜的氛围),并在观众不可猜测的下一秒反馈给观众去(在氛围中继续展开运动又一点点推进变化)。开头几分钟的第一场交欢场景后,摄影机从两人的肉体慢慢滑向窗外,淅沥沥的雨水滴落在莲花池上,两个男人一个躺着一个坐着,都不说话,除了雨声不再有其他;末尾回想起已死去的旧爱朗读文章的场景,摄影机再次从两人的肉体慢慢滑向窗外,南京斑驳的夜景在摄影机前浮动,朗读的声音停止,背景音乐响起,在扣题字幕显现后,氛围得到强化。再次感到电影美就是电影技术美,它很精确,却又不可尽言喻。

38 有用
2 没用
春风沉醉的夜晚 - 豆瓣

春风沉醉的夜晚

8.0

7801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春风沉醉的夜晚的更多影评

推荐春风沉醉的夜晚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