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城市〉的长镜头

闲D.散|
2005-11-05 看过
第一次看这片子是2,3年前,这次又看起,已经是第3次了,之前的感想和现在的体会交融在一起,
于是写下了此文.
侯孝贤的片子是静默的,观影的时候也需要比如<<悲情城市>>里的静默,而且往往影片结束后会长时间的陷入这种静默之中,从亚洲范围来看小津安二郎和侯孝贤的长镜头运用从表现上很是接近(静止长镜头,大全景,声画错位),他们的影片中都充满了一种山野乡间的呜咽声,但是小津的镜头更加的平静,舒缓,整洁,
而侯孝贤的镜头虽然也很简洁,工整,可他的镜头要更丰富和强烈,充满了镜头内部的调动,文清,虽然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内心充满了抑郁,但是我们完全可以从侯孝贤的镜头里看出他充满了热情,精力充沛,内心的激情抑制不住的迸发.
台湾导演的镜头语言都给人以旁观者的感觉,侯孝贤如此,杨德昌更是如此,而侯孝贤比杨德昌在镜头内部的投入上要感性的多,在平静的镜头里表达他的一腔情怀,就拿<<悲情城市>>来说,我们可以在他的影片中,当感到无法倾诉的时候,他干脆直接把镜头对准山水之间.
我个人觉得就技术上来讨论侯孝贤,到不如更多的欣赏他艺术良知、勇气、用心、诗情,这些方面.
当然还是有几个观影过程中影象深刻的镜头是必须提出来讲一讲的

文清第一次入狱,狱警呼两个狱友开庭(其实就是等于枪毙),固定镜头,文清坐在门口,茫然,接着狱友起身穿衣,与人拥抱握手告别,一切都在平静中进行着,没有喧哗和过多的肢体语言,接着镜头转到文清坐在铁窗下,画外传来两声枪响(注意文清是听不见声音的...),接着狱警呼“林文清开庭”——简直是惊心动魄,不想镜头一切,却看到阿文清一家在吃饭,再切,文清坐在墙边,这段戏的表现简直让人叹服,让人越发觉得在政治运动的惊涛骇浪中,普通人原来是如此渺小,并且一切的一切都是在这么静默中发生的,这种固定机位的长镜头用在这里恰倒好处,本身就是最平稳的镜头语言,镜头里的安静,平缓,却反衬出了外在的波涛汹涌.

宽荣死讯传来,文清呆呆坐着、宽美喂孩子吃饭,没有失声痛哭、没有失手将碗打破,却分明是悲痛欲绝,一切至乐、至痛原来都是如此静静地、淡淡地在生命中流过,这里又是固定长镜头,同样是平静的镜头里却蕴涵着这么强烈的悲伤!最强烈的伤痛,并非情事,而是在历史和政治的旋涡中,体会到人的渺小无力,无从抗拒,即便是像文清,宽美这般温柔,善良,与世无争的人,长镜头在这里的运用更是加强了这种无奈的悲哀.

影片结束后许久,依然沉浸在一种难以忘怀的情绪中,偶然想起,首先出现脑海中的竟是那些山谷、港湾、帆船、桅杆的空镜头,而忧伤之情也正是从此缓缓的溢了出来........
这部影片能讲的方面是很多的,本身它就是侯孝贤自身突破的象征,从过去自传式、童稚或惨禄少年的深邃悲愁与怀乡情韵,已经飞越了内向的世界,明显地外化为更复杂的历史与个人命运的沉思,侯孝贤无疑已成就了一份史家笔触,在客观与写实的时刻里,最是关情.
183 有用
10 没用
悲情城市 - 豆瓣

悲情城市

8.9

5763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8条

查看全部28条回复·打开App

悲情城市的更多影评

推荐悲情城市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