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着Keiji Haino胡扯

小米加步枪
2005-10-13 看过
不得不承认喜欢《喜宴》多过于《饮食男女》,虽然前者更为取巧和显摆。讲述矛盾、差异和不可调和的题材,本来就汁液充溢佐料十足,但菜好,色香味如何还得讲究个刀工火候,显然李大厨师出品还是颇为开胃的。

《喜宴》叙述了一个有些匪夷的故事,主人公的处境就像是那个仓鼠球的游戏,困在球中的仓鼠慌张地前奔,既要顾着脚下的路又得提防劈头盖脸而下的大锤子。而于观者,便如那场喧闹的婚宴,双耳隆隆被炸得有些头晕,不知道下个要上演的节目又是哪出。相比于《饮食男女》中略显憋闷,无奈,甚至有些黯淡的镜头和那耐不住性子恨不得扯开包装砸开硬壳的冲动,这里却成了嘈杂、尴尬、艳丽的场面和捂着盖着窝着的善意隐瞒。同样讲述两辈人之间的代沟,亲子间的温情和冲突(《喜宴》更多了中西方文化的差异),单从肤浅的观感上来说,却是如此不同。

如果说《饮食男女》中最醒目的是那些省略:在镜头外某个我们不知道的时间地点发生的一些转折性的事件和重大时刻,却在下一个镜头中突如其来,成为一种既定事实(它们常常以“我要宣布一件事”为开头),那么《喜宴》最大的特色是不断从天而降的麻烦,就像一只猫缠进了一团绒线球,但是不必惊慌,在我们怀疑一切已经失去控制不可收拾时,李安却能在最后关头用抖落的惊喜包袱全身而退,编剧功底实在不俗。

核心的大场面——婚宴,在我们看来恐怕是既写实又熟悉,(但我总忍不住猜测在场老外的心理,真如片中所言“中国几千年的性压抑”?,呵呵),如同《饮食男女》中的饮食文化按摩泡澡堂一样,既可看作某种文化噱头又可视为导演的怀旧不忘根情绪。《饮食男女》暗藏些许落寞:奢华隆重的星期天晚餐事实上总在少语和微动筷子中进行;一个个女儿离家的场景、老屋上那张已售字条和郎雄老脸上的锁眉深壑相印合,但李安并不是个真正悲恸的家伙,他没有蔡明亮在《不散》中那种缠绕不断的眷恋执念,旧时代的消逝(连老爸也过上了新生活)却在新的某处被继承(老二召集的那场晚饭),或者《喜宴》中的换个角度,老一辈观念对新观念的承认和接受,纵然矛盾依然存在,却不失为某种协商和一定程度上的调和。两部片都出现了很大的意外,就像金庸小说中杨不悔嫁给了殷梨庭和世人最终接受了杨过小龙女的师徒恋(:P,这个比方真拙劣),然而却不禁让人怀疑这究竟是关于开明的神话还是对宽容和勇气的乐观估计,李安在屏幕后的笑容似乎带着某种聪明人的狡黠。

最后,不得不提,老演员的表演自然是成了精的(归亚蕾我尤为喜欢),其他一干人等也颇出彩,只是金素梅(不知道是不是配音的)的台词念得实在让我抓狂不已。《饮食男女》在表现亲情上更为浓厚和温情脉脉,但谈心场面(老大和老二在厨房那段)还是令我窘迫不自然得紧。唉,我似乎太挑剔了些,就此罢手。
32 有用
9 没用
喜宴 - 豆瓣

喜宴

8.9

25130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喜宴的更多影评

推荐喜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