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劫

鹿梦二
2005-09-25 看过
已发平面媒体,转载请与偶联系。



STOLEN LIFE

生死劫

文:CIL


导演 : 李少红 
演员 : 周迅 吴军 蔡明 苏小明 赵成顺 王培炜 闫妮 孙佳浓 
原著 : 安顿 
编剧 : 廖一梅 


这是个有点青春,又有点伤感的故事。
这是个有点残酷,又有点矫情的故事。

这是个值得我们一起来听一听的故事,也许你可以象大多数旁观者一样流着眼泪庆幸自己幸福得多的命运;当然,也可以象个愤青那样臭骂一顿把电视砸了;或者,象个批评家那样挑剔各种破绽和不妥之处,从导演到群众演员统统骂个狗血喷头……不管怎样,这个故事至少是可以让我们记得的,我们会记住一个叫胭妮的女孩子,记住她的黑眼睛、黑帽子,记住她能够奉献的所有的爱,记住她拥有过的一点点美好、痛苦和悲哀。

胭妮的声音带有一种宿命的悲悯的情怀,慢慢地述说着。快乐时并未有开心的语气,悲伤时亦淡然,似乎一切过往都已经成为别人的命运,她不过是这样在一边看着,看着一个女孩子怎样爱的死去活来,又怎样在现实中冲撞的头破血流,到最后带着满身的伤口,黯然离去。

故事从一个闹哄哄的车站开始,胭妮的小姨带着胭妮去火车上见她的母亲,那是一个“手心出汗,脸上出油,说话恶狠狠”的女人,和胭妮的小姨一样涂着铁青的黑眼圈,举止打扮象个普通的农妇,说起话来却有着小市民的挑剔和低俗。胭妮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到了家,也是自顾把玩着门帘不理会大人们的话。姥姥和小姨把她当作一个多余的人,除了不得不尽的养育的责任,几乎对这个寄养的不爱说话的女孩子没有任何好感,更不必说贴心关怀的温暖了。胭妮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到了十四岁,始终是倔强的,默默反抗着。她在十四岁那年第一次见到了乡下来父亲,她慌张地找出一顶黑色线帽戴在头上,以为这样就可以隔绝整个世界。她也许没有想到,正是她的父亲,反对所有人的看法,坚持让她考大学。她真的考上了大学,走的时候,她跟姥姥说:晚上不回来了,在学校住。姥姥只顾洗衣服,没理会她。

如果胭妮没有考上大学,如果她没有在第一天上学的时候为自己叫一辆出租车,如果她没有戴那一顶黑色线帽,或者是他没有戴那一顶黑色线帽,生活也许是另外一个样子。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让人无可奈何,冥冥之中总有一些安排,怎样也逃不脱。

胭妮就是这样在出租车遭遇的一场事故中认识了木玉,另外一个和她戴着同样黑色线帽有着闪亮眼睛的帅气司机,就象蚂蚁用触角辨识同类一样,一瞬间眼神的碰触,和有着同样独特个性的黑帽子让他们成为了朋友。

木玉大概是所有少女幻想中的完美男人,除了没有什么钱。他高大,帅气,有男子气概,会抓住机会,创造条件,会烘托气氛,制造情调,会满足女孩子心里对浪漫的想象,会说最让人觉得虚伪却宁愿相信的甜言蜜语,会适时地为女孩子花钱,让女孩子感动。重要的是,他让人觉得他值得信赖,值得依靠,有情有意。这听起来可太象神话,可一切就这样发生了,连胭妮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快的爱上一个男人。

也许所有最真实的爱都是足以摧毁一切的。在木玉为胭妮过完她人生中的第一个生日后,他突然消失了。胭妮终于在一个破旧的屋子里找到了他,还有一个看起来落魄的女人,以及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那个女人看到她,立刻拿起菜刀把她追了出来,跑了很远,她回头看时,只见那个女人一边歇斯底里地哭着,一边用菜刀把木玉买给她的红色单车砍得遍体鳞伤。

后来呢?后来木玉回来了。说已经和那个女人分手了。说自己活的很辛苦。说孩子也不一定是他的。说着说着,还掉了眼泪。胭妮还是那么爱着他,希望他能回到她身边,再找回曾经拥有的温暖。所以她不假思索地原谅了她,相信了他,并决定和他在一起。

这也许是胭妮可以记得的他们之间最美好的时光。他们一起在破旧的地下室有了属于自己的小窝。他们一起吃饭,睡觉,做爱,生活虽然窘迫,却甜蜜得快要淌出汁来。他们就象上辈子就注定要在一起的小冤家,象两个逃学的孩子,天天粘在一起,以为一辈子都可以这样幸福下去,永不分离。

可是好时光总是如此短暂,胭妮在她大学第一次期末考试后,发现一件让她手足无措的事——她怀孕了。

学校很快知道了这件事,她不得不在学业和她以为的爱情中间做出选择。木玉的情意绵绵和一枚不起眼的戒指很快让她相信了所谓爱情的力量,放弃了她的学业和未来,只为着能够成全她伟大的爱情,为木玉生一个他们的孩子,能够和木玉永远幸福快乐的在一起。

而她不知道,危险就在这一刻开始向她慢慢逼近。

她失去了学业,每天呆在十几平米的地下室里不出去,寂寞象黑色的潮水一样把她淹没,快要透不过气。时钟滴答作响,电视总是坏的,吃东西的声音响的可怕,白色蚊帐蒙在脸上,隔绝了所有的联系。她开始在墙壁上写字,写木玉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冰凉,我的手脚也冰凉,带我出去走走吧……木玉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把我们的衣服都洗了可是不敢出去晾……木玉你会不会一直爱我?木玉木玉……她所有的指望在这一刻变得尤其极端和强烈,然而她还是什么都做不了。因为木玉没有回来。更糟糕的是,木玉很快就没了工作,他们花光了所有的钱,不得不开始包装廉价的盗版光盘,到大街上摆小摊子卖炒螺狮。后来被小姨发现了,母亲很快就来了。她还是那么倔强,不肯低头,经过一顿争吵之后,母亲走了。他们有了钱,木玉说是母亲给她保养身体的,条件是孩子一出生就要处理掉。胭妮终于有了第一次发作。孩子出生以后,非常的健康可爱,却不得不送给别人,胭妮也因为生育患病,子宫会突然痉挛,痛彻心扉。胭妮没了学业,没了亲情,没了孩子,没了钱,几乎变的一无所有。唯一可以指望的就是所谓的爱情,可是木玉开始不怎么回家了,据说是找到一份跑长途的工作,回不来。

胭妮总是觉得会发生什么,事实上她知道自己一直在骗自己,以为爱还是象开始那样单纯热烈不顾一切。到她发现了那个装满了各种各样卖小孩的协议的盒子时,世界坍塌了。

原来,并没有真正的爱情。他们从头到尾,都是一场交易。他给她温暖和甜蜜,而她却不知不觉成为一场脏脏交易的生产机器。

有新的女孩子来找她,说木玉是她的了,趾高气扬的样子象极了当初的她。她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淡淡地笑。也许木玉说的是对的,为了他这样的一个人,拼命是不值得的。所以报复的刀子,也只能无力地落在地上。

胭妮就是这样带着充满伤痛的身体,和充满伤痛的心,在一个商场里默默地做着小店员,脸上挂着模式化的微笑接待着每一个顾客……

这个故事就这样结束了,结束的时候,胭妮在一个阳光明亮的房间说希望大家不要上当。

可是爱情这场交易,谁能在一开始就预料到结局呢?

我想胭妮最想问木玉的,还是木玉到底有没有真正地爱过她,哪怕只有一分钟。

在爱情的战争中,多数女人总是歇斯底里不顾一切的那个,做了对了是一辈子的幸福,做了错了就是一身的伤痕。女人总是感性而富于幻想的,因此女性的作品也往往带有明显的女性气息。你可以说它不够现实,不够完美,甚至有点太过于注重细节,矫揉造作。可是你不得不沉迷其中,毕竟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依旧需要一点点梦来缓释自己的情绪。这就是女性的魅力之所在了。

导演李少红是个典型的女人,从她执导的多部作品都可以看出她是个非常注意环境的烘托和细节的表现的人,重视人物内心世界的呈现:比如在胭妮怀孕期间,独自一人呆在空房间的时候,她把各种细微的声音都处理的很清楚,画面也是灰暗陈旧的色调,表达出一种令人窒息的沉闷和寂寞。而电视里的对白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的安排,恰恰显示了当时人物的心情。这段可谓是整部影片中处理的最妙的桥段。木玉在逐渐显露出庐山真面目的过程中,从一个戴着黑色线帽略嫌羞涩的大男孩,逐渐成为一个头发蓬乱面目委琐的爱情贩子,人物外表的过渡也是非常的自然而生动的。

而编剧廖一梅依旧不负众望,她的聪明在年初的话剧《琥珀》中就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了,一出话剧除了舞台上的表现,就是剧本最为人所称道,那些优美的句子至今仍琅琅上口。在这部影片中,她继续了她平民化和文艺腔的巧妙结合。尽管有些文艺腔调显得脱离生活,可是你不得不为这文艺腔叫好,人家写的,就是贴切,且让人心甘情愿地接受。


周迅大概要算是李少红的御用女主角了,她虽然长的一副纯情柔弱少女相,却一直有点愤青的劲头儿,不管演什么,总是带点天真,骨子里的不妥协慢慢渗透出来,让人觉得真实又不大靠谱。可最后还是爱上她。

据说这个电影在今年的美国翠贝卡国际电影节上摘得“最佳影片”大奖,实至名归,恭喜。




24 有用
9 没用
生死劫 - 豆瓣

生死劫

7.7

533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生死劫的更多影评

推荐生死劫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